“我有说过不喜欢吗?”安漠霖皱了皱眉头,这个女人怎么说的这么肯定,他明明告诉她只是没想好而已。

  “可是你也没说过你喜欢我啊!”白之言吸了吸鼻子,满腹委屈。

  “我们回家再说。”安漠霖语气有些不自然,眼下,当着冷杰的面,叫他该怎么回答她。

  白之言乖顺的点了点头,揽着他的颈项,窝在他宽厚富有安全感的胸口,微闭着眼享受这难得的温柔。

  冷杰跟着安漠霖一起下了楼,脸色阴沉,手指紧扣着掌心,却不再开口。

  安漠霖停顿了一瞬,淡声道:“你放心,安氏和冷氏在商业上的往来,不会受任何影响。至于冯晓静,我会把她干干净净的还回来,这个女人,留或不留,你自己决定。”安漠霖说完,大步朝着别墅门口走去。

  冷杰紧攥的掌心总算缓慢松开,对于冯晓静,他并没有多少感情,顶多算是一个让他还算满意的床伴。既然这个床伴对他造成了不利的影响,那么,也就没有多少留着的必要。

  出了冷家别墅园子,林叔已经站在车外等候,一看安漠霖抱着白之言出来,白之言已经浅浅入睡,可能是因为恐惧,两手紧紧环着安漠霖的后颈,怎么也不肯松手。

  林叔一看白之言身上到处都是青紫,紧张的问了起来:“Boss,白小姐这是怎么了?”

  “应该是被打的,这两天,估计她也吃了不少苦头。”安漠霖吁口气,细看白之言紧皱的眉头,心疼不已。

  林叔赶忙将车门打开,安漠霖俯身,抱着白之言进了车子,林叔随后上车,启动车子出了别墅区,直接上大路。

  边开车,林叔边问:“Boss,我们现在是去医院,还是回去?”

  “等会儿打电话让姜医生亲自去家里,我们直接回去。”安漠霖紧蹙着眉头,伸手捋了捋白之言脸上的几根发丝。

  林叔立刻应了一声,加快了车速回安家。

  车子缓缓开进安家别墅的门,林叔下车将车门打开,安漠霖小心的抱着白之言下了车,随后按了门铃,等张婶开门。

  张婶很是麻利的跑去开了门,眼下时间已经将近正午,章芸心和安漠然都在家。

  章芸心正姿态优雅的坐在沙发边心不在焉的看电视,安漠然自顾自的窝在沙发角落处玩手机。

  两人察觉到安漠霖回来,齐齐将目光移向安漠霖,反应当然是不同的。

  安漠然吃惊的捂着嘴问:“哥,之言怎么了?”

  章芸心则不顾重点的指着安漠霖怀中的白之言,紧张的大呼小叫:“漠霖,你把她给放下来,你抱着她干什么?”

  “她被人绑架,如今情况很不好,我要先带她回房。”安漠霖也不多做解释,快步抱着白之言朝楼上走。

  白之言被章芸心和安漠然的一惊一乍给吵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望着头顶上那冷峻帅气的脸,唇角勉强的扯出一丝暖心的笑。

  进了房间,安漠霖小心的将白之言安放在床上。安漠然和章芸心也紧跟着上了楼,站在门口,一个神色忿忿,一个眼神担忧的望着白之言。

  章芸心环着双臂,不耐烦的说着:“这个女人还真是个麻烦精,要是好了,你赶紧让她搬走。总是住在我们家也不是个事,万一那些豪门千金误会你跟她之间有点什么,那影响多不好。”

  “妈,之言需要休息,你们都下去吧!”安漠霖的语调有些冰凉,眉头微皱着看了章芸心一眼。

  章芸心嘴角一抽,继续道:“你有没有听懂我刚才的意思?”

  “我听懂了,但是,我还没决定让她离开。”安漠霖声音稍稍提高,“这是我的事,我自己会决定。”

  章芸心听出他语气中有些愠怒,她这个儿子向来什么事都是自己做主,很有主见,也很有掌控能力。她也不想再多说,冲着白之言翻了个白眼,转身下了楼。

  白之言呆呆看着门口离开的章芸心,努了努嘴,小声道:“你怎么能因为我,跟阿姨这样说话?”

  “我妈向来这样,如果你怕她,她就更加没完,你不用担心。”安漠霖舒了口气,望向门口的安漠然:“然然,家里不是有治跌打损伤的药吗?你先拿上来,之言身上的伤痕,需要先处理一下。”

  “好哒,我马上去。”安漠然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随后看向白之言,握拳,做了个加油的收手势道:“之言,我看好你哦!”

  白之言第一次不好意思的笑了,不是因为安漠然那一句鼓励的话,而是因为安漠霖居然直接叫了她的名字:之言。

  心中的小欢喜,怎么藏也藏不住。

  安漠然明媚一笑,转身下楼,安排张婶帮她一起找治跌打损伤的药。

  安漠霖望着白之言偷乐的表情,冷声问:“你笑什么?”

  更¤8新/x最:快√,上酷f^匠8网

  白之言抬眼,笑盈盈的望着他:“你这是,第一次,直接叫我的名字。”

  安漠霖冷淡一笑:“这又能代表什么?”

  “我不知道能代表什么,不过,你应该比我清楚。”白之言望着他幽深的双眼,仍是笑意盈盈。

  安漠霖神色有些不自在,抬手落在她膝盖骨上,轻轻一按。

  白之言只觉膝盖处,猛地一疼,赶忙就要收腿,皱眉道:“好疼。”

  安漠霖忙按住她的腿,温声道:“别乱动,等会我给你擦些药,姜医生来了,再开些吃的药就好。然后你休息好了,再带你去医院做检查。”

  “嗯。”白之言温顺的点了点头,多想时间停留在这一刻,看他这样的温柔,真的很动人。

  张婶拿了之跌打损伤的药上了楼,敲了敲门停在门口。

  安漠霖平静道:“进来。”

  张婶这才拿着药递到安漠霖面前,说:“安总,这是您要的跌打损伤药。”

  安漠霖点头,接过张婶手上的药,拧开盖子就要往白之言腿上喷,忽然注意到她的身上有些脏兮兮的,并不干净,皱了皱眉道:“不如,你先洗个澡,我再给你擦药。”

  张婶很是不自然的笑了笑,说:“安总,不如,我来照顾白小姐吧!”

  “不用,你先下去吧!我自己来照顾她。”安漠霖以不容置喙的口吻说着,摆明就是对任何人都一副不放心的态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