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漠霖紧盯着冷杰的眼神,语调冷沉:“她如果出了事,我会让整个冷氏家族陪葬。”

  冷杰心底漫出一阵寒意,眯了眯眼道:“安漠霖,咱们认识多少年了,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说出这样的话!”

  “我向来说到做到。”安漠霖越过他,直接迈开步子快速朝楼上走去。

  冷杰与他擦肩而过,深吸口气,转身时,咬牙望着他的背影,说:“安漠霖,今天我把人还给你,就在我房间,你把她带走就是。”

  安漠霖也不答话,径直朝着冷杰的房间走去。

  冯晓静将门关死之后,一步步朝着白之言逼近,白之言艰难的翻了个身,一双漾着水泽的眸子紧盯着冯晓静。

  冯晓静唇角扯出一丝冷笑,俯身蹲在白之言面前,抬手死死扣住白之言的下巴,恶狠狠道:“白之言,挺有能耐啊!逸州最有钱有势的安氏总裁都让你给迷住了,你上辈子是狐狸精吗?狐媚的招数练得这么炉火纯青。”

  “你才是狐狸精,我好好一人,你嘴巴怎么那么贱,什么话都说的出来。”白之言气不打一处来,她要是现在手脚解开束缚,估计会揪住冯晓静一顿胖揍。可恨的是,她就是干着急,没办法脱身。

  冯晓静手一扬,“啪”的一巴掌打在白之言脸颊上,因为力道大,白之言这一下被打的是眼冒金星。

  咬牙忍着疼倒抽一口凉气,白之言轻蔑一笑:“你怎么这么没创意,除了会打脸还会干什么?”

  “我看你是真的不想活了吧!”冯晓静眼神中划过一抹狠戾,迅速揪住白之言的头发,又是一巴掌打了下去。

  NU更H新最t快…U上}酷L匠网#Y

  白之言无力反抗,眼看着第三波巴掌即将打来,她头部猛地一用力,狠狠的跟冯晓静的头来了个火星撞地球。

  冯晓静被她给撞的是头脑发昏,赶忙摇摇头凝聚精神,恼恨的指着白之言道:“白之言,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白之言头脑同样发昏,她微吐口气,冷着脸盯着冯晓静:“别说你不会放过我,我今天要是脱身了,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告诉你,你别想离开这里!就算要离开这里,我也先毁了你的脸,让你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出头!”冯晓静腾的站起身,在房中逡巡了一圈,只有床头的地方放着一支红酒瓶,还有三分之一的红酒。

  冯晓静一咬牙,拿起瓶子狠狠摔在地上,瓶子瞬间碎了满地,猩红的液体顺着地板浸入靠近床边的羊毛地毯上,银灰色的地毯瞬间变得黯淡发黑。

  冯晓静俯身捡起一块玻璃片,缓慢朝着白之言走去。

  白之言这次是真的怕了。冯晓静怎么打她都没关系,可是毁了她的脸,她哪知道还能不能恢复啊!于是放软了语调,试着改变冯晓静变态疯狂的想法:“我说冯晓静啊!你不如换个办法,这个办法实在太血腥,万一把你自己吓昏了那多不好。再说了,你要是毁了我的脸,咱俩之间这仇,恐怕一辈子都解不开了。要不咱俩讲和,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谁要跟你做朋友,我才不要等到哪天你骑在我头上的时候,我再后悔。”冯晓静拿着尖锐的玻璃片,缓慢往白之言脸上压。

  白之言不停的往后缩,小声说着:“那个,冯晓静,你看你现在那么有名气,你得为自己的以后考虑不是?万一我离开这里,把这事宣扬出去了,对你的名声影响多不好啊!”

  冯晓静眉头皱了皱,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白之言怕再惹恼了她,一动也不敢动。

  就在冯晓静迟疑的空档,房门被人一脚从外面狠狠推开,冯晓静手掌猛地一抖,手中的玻璃也跌在了白之言身上。

  白之言惊喜的望向门口,可是下一瞬,又是满肚子的委屈,当即抽噎起来:“安漠霖,你怎么现在才来?”

  安漠霖身后跟着那两名保镖,一左一右像门神一样守在门口。

  冯晓静的眼神瞬间慌乱,腾的站起身望着安漠霖,脸色发白,颤抖着声音开口:“安……安总。”

  安漠霖眼神如利刃一般盯着冯晓静,吩咐身侧的两名保镖:“把她带走。”

  他话音刚落,冷杰也已经跑上楼梯,停在安漠霖身后道:“漠霖,给我个面子,放过她吧!她也不知道你和白之言之间的关系,所以才会这么做。如果她早知道的话,肯定不敢这么做。”

  “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安漠霖冷沉的语调在房间内旋落,缓步朝着白之言走去,再次吩咐:“把这个女人带走。”

  那两名保镖这次没再迟疑,点头应声,走近房内朝着冯晓静走去。

  冯晓静吓得浑身涩瑟瑟发抖,结结巴巴的说着:“安……安总,我真的不知道您和白之言之间的关系,我要是知道,就是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安漠霖根本不听她的辩解,俯身蹲在白之言面前,看到她身上脸上到处都是被踢打出来的伤痕,大大小小的青紫遍布了全身。

  冯晓静费力的挣扎着,眼神惊恐的看向冷杰道:“冷少,你要救我,你不能不管我。”

  冷杰心中急躁,蹙眉道:“漠霖。”

  安漠霖眸色依然冷沉:“你放心,我不会对她怎么样,只是,她对白之言做过什么,我也会让白之言亲手还回去。”

  冷杰的心一沉,转头望了眼冯晓静,倒抽一口气,再无话可说。

  冯晓静心底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挣扎着被两名保镖带到了楼下,先一步出了冷家别墅。

  安漠霖伸手亲自为白之言把绳子解开,然后拉着她站起身。

  白之言膝盖处已经多次受伤,刚一站起来,疼得”咝“一声吸口气,泪眼汪汪的险些再次摔倒在地。

  安漠霖慌忙将她拉入怀中,轻声问:“疼吗?”

  “疼。”白之言听他说话难得的温柔,心里百感交集,恨不得大哭一场。

  安漠霖俯身,打横将她抱了起来,眼神温和的望着她:“我抱你下楼。”

  白之言手臂一抬,勾住他的后颈,含着泪问:“安漠霖,既然你都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对我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