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漠霖隐忍着怒气,再次重申:“我说最后一次,让他立刻来见我,否则,安氏在冷氏集团的所有投资,全部取消。”

  那两个人吓得浑身抖了个激灵,忙改口说:“安总稍等,我马上去叫冷少下来。”

  楼上楼栏处,冯晓静躲在侧面的水晶吊灯掩映处,隔着水晶吊灯的掩映看着楼下的安漠霖,眼神中尽是愤恨嫉妒之色。

  那名手下也不敢停留,赶忙跑到楼上去叫冷杰。

  冷杰的手正缓慢的往下移,白之言紧咬着牙关,视死如归的闭着眼,她已经决定好,只要冷杰碰她,她就咬舌自尽。反正她还有妖灵在,到时候重新找到契合的身体,再回来找冷杰算账。

  就在白之言这么想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打开,冷杰高涨的兴致瞬间落了不少,烦躁的扭头看向门口道:“谁让你进来的。”

  那人不知道白之言和安漠霖之间的事,于是小心翼翼咽了咽唾沫,胆怯的说:“冷少,安氏影业的总裁来了,说是让您立刻去见他。”

  “这个安漠霖,也真是,怎么刚好赶到这个时候来,真够扫兴。”冷杰烦躁的一抚头发,说:“你先下去,告诉他,我马上来。”

  “是。”那人应了一声,赶忙关上门离开。

  冷杰吁口气坐起身,一边扣着衬衫纽扣,一边对白之言道:“你老老实实在这待着,别指望安漠霖会救你,到时候他要是不肯帮你,你不是在他面前更没面子。”

  白之言眼珠滴溜溜一转,呵呵一笑:“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求他帮我的,因为我很清楚,他对我根本没一点感情。”

  “你明白就好,算你还有点脑子,等会儿回来,我再好好跟你玩。”冷杰邪肆一笑,转了身开门下楼。

  白之言长舒了一口气,在房内四下打量了一阵,确定房内没有人之后,赶忙挪动着身体往床下蹭,一个翻滚,整个身体毫无重心的摔在高档的木质地板上。

  “哎呀。”她疼得一皱眉,也来不及磨蹭,赶忙吃力的挪动着身子往门口去。

  好不容易蹭到了门口,她借着门板勉勉强强站起身,手背在后方,努力发挥着自己身体的柔韧性,朝着门把手往上移动。

  好不容易摸到了门把手,她心中一喜,正准备开门,门却从外面被人打开,她脚下不稳,身体整个不受控制的往前倒,“啊啊”一喊,已经摔在地板上摔了个狗啃泥。

  本来挨过打的身体这次疼得像是被人扎了无数根钢针,她眼泪汪汪的望着光可鉴人的木质地板,苦着脸道:“我怎么这么背啊!为什么倒霉到这种地步。”

  一句话说完,猛地一恍然,赶忙望向身后开门的人,竟然是冯晓静。

  眼看着冯晓静又要关上门,白之言扯着嗓子大喊一声:“安漠霖,救我。”

  她这一嗓子使尽了浑身解数,如果是在树林里,肯定会鸟兽四散引起很大的动静,可是她的声音刚刚传出房间一点,冯晓静“嘭”的猛力一推门,再次将门关死。

  楼下,安漠霖皱眉听到那一声若有若无的呼喊,心头猛地一阵紧抽,他甚至已经肯定,白之言一定就在这座房子的某一处,等着他救她。

  冷杰已经到了楼下,笑呵呵望着仍然站在客厅中,随身带着两个保镖的安漠霖,散漫说着:“漠霖,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平常这个时候,不应该是你在公司里最忙的时候吗?”

  “我来,找你要人。”安漠霖开门见山,语调冷沉,眼神慑人的望向冷杰。

  冷杰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半晌后,才扯着嘴角僵硬一笑:“你找我要什么人?我这里可没有藏你的人。”

  安漠霖眼神中迸射出一抹寒光:“那我就再说的明白一点,把白之言交出来。”

  冷杰脸上的笑意这次彻底的凝固,唇角微动,深吸口气道:“你凭什么认为人会是我藏起来的?咱俩多少年的关系了,你觉得我会骗你吗?”

  “那这个呢?”安漠霖紧攥的掌心松开,愤然将纸团砸向冷杰胸口。

  冷杰紧皱了眉头,眼看着纸团从他的胸口滚落在地,缓慢俯身将纸条捡了起来,随后,他的脸色发白了几分,直起身紧扣着掌心问:“谁告诉你的?”

  “谁告诉我的,并不重要,我今天只要带走白之言,其它的事情,我可以不过问。”安漠霖眯眼望了眼楼上,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找人。

  冷杰忽而大笑了起来,看着安漠霖道:“漠霖,我记得,自从叶菁失踪后,你就再也没碰过女人。这个白之言,也只是你公司的艺人,一个小小的艺人,你干嘛放在心上?还是说,你喜欢她?”

  安漠霖冷沉的眸子瞟了他一眼,淡声道:“我没有说过喜欢她。”

  “那就是说你不喜欢了。”冷杰两手一摊,往后退了几步:“既然你不喜欢,那我就这么说了吧!”

  冷杰手指倚着唇,牵唇一笑:“我看上这个女人了,你把她送给我,多少钱,我来出,而且,我保证不会亏待她。”

  “你以为,我会在乎钱吗?”安漠霖的怒气几乎已经忍不住,紧握的手掌上,手背处青筋突起。

  “你将安氏经营到这个地步,整个逸州市商界,你都是没人敢得罪的风云人物,我当然知道你不在乎钱。可是一个对你来说无足轻重的女人和利益比起来的话,我觉得,你应该选择利益才对。更何况,咱们之间和睦相处,日后才有更多的发展,不是吗?”冷杰自以为很了解的说着,始终带着笑意盯着安漠霖。

  安漠霖眉头一皱,紧盯着冷杰质问:“我再问最后一次,白之言在哪里?”

  冷杰嗤笑起来:“我说安漠霖,为了一个女人,你居然这么大动干戈,真的有必要吗?”

  “这个女人,对我来说很重要。”安漠霖强压着怒意,眼神危险的眯了眯。

  冷杰嘴角微一抽动,眼神一暗,与安漠霖对视。

  酷匠Y8网唯K一正!版t@,\-其{他Sz都Z是(w盗(版\

  僵持了一瞬,他冷淡一笑,似乎在安漠霖眼中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秘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