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谢谢你家冷少抬举我啊!不过,我不会伺候人,所以,你们还是死心吧!”白之言翻了个白眼,很是嫌弃的觑了横肉男一眼。

  横肉男面部的肌肉猛一抽搐,磨了磨牙道:“管你愿不愿意,反正冷少看上的女人,绝对跑不掉。我好心提醒你伺候好冷少,是给你面子。你不领情的话,冷少到时候一个恼火把你给弄死了,你可别怪我没提过醒。”

  |酷O匠$t网z$唯一正版5,C其xV他都…是盗版%

  “我告诉你,你们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对不会妥协!你们最好把我放了,不然,我要是脱身,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白之言提高了声音,可是眼眶有些泛红,她其实挺怕的,为了安漠霖守身如玉几百年,要是就这么让人糟践了,她还不如直接死了得了。

  横肉男鼻翼间发出一声冷哼:“真是嘴硬,我看你等会儿还怎么嘴硬。”

  横肉男迈开步子,一招手,门外又冲进来两个人。

  横肉男冷冷一笑,吩咐道:“把她带到冷少房里去,等冷少玩够了,再把她拉去扔到海里喂鱼。”

  那两人脸色阴沉的一点头,一左一右将帮着白之言的绳子解开,架着她仍然被绑着的手脚朝外面光线明亮的大厅走去。

  白之言气愤的挣扎谩骂:“你们这些人渣,败类,你们放开我。”

  “松手,你们这些混蛋,安漠霖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虽然她一直在谩骂,可是丝毫不起作用,自己还是连拖带拽的被带到了楼上的房间。

  雕花的白色烤漆木门打开,满屋子都是欢爱过后的暧昧气息,冯晓静身上松松散散披着一件丝质睡衣,衬得她的身段更是玲珑有致。

  冷杰侧身倚在床上,伸了伸手,冯晓静已经动作妩媚的拿了一支雪茄给他点上。

  冷杰上半身的衬衫敞开着,露出精壮的八块腹肌,曲线完美,无可挑剔。

  白之言却全当看不见,因为还在不停的挣扎,那两人干脆把她提起来,半吊着脚沾不了地。

  白之言愤恨的瞪了冯晓静一眼:“你不是说她他是你男朋友吗?哪有人会让自己的男朋友去碰别的女人的?冯晓静,你脑袋有包吧!”

  “白之言,这情场上的事,你知道什么?男人嘛,你管的太紧了,他只会恶心你,讨厌你,你要偶尔放他出去吃些野花野草,他才会对你感激涕零。”

  冯晓静冷笑一声,随后看向冷杰,妩媚一笑:“冷少,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还是你最懂事。”冷杰勾着她的下巴,邪邪一笑:“你先出去走走逛逛,容我采采野花,以后,还会更疼你的。”

  冯晓静点头,在他侧脸之上印下一吻,迈着猫步越过白之言,朝外面走去。

  冷杰轻笑一声,将雪茄仍在水晶材质的烟灰缸中掐灭,对着门口勾了勾手指道:“把她带进来吧!”

  那两名手下听命,架着白之言把她往冷杰身侧一丢,转身出门时,顺手将门关死。

  白之言整个身体在柔软的大床上弹了一下,她赶忙爬起来就要往侧面躲。

  冷杰伸手扣住她的肩,牵唇一笑:“你觉得,到了我这里,你还有机会跑的掉吗?再说了,这年头,女人又不需要一辈子守着一个男人,你今天把我伺候舒服了,我可能真会放了你,而且保证,不会亏待你。”

  白之言用嫌恶的眼神瞪着他,咬牙道:“我告诉你,你要敢碰我,我让你断子绝孙!”

  “够泼辣,我喜欢。”冷杰越来越有兴致,侧身一翻,将白之言紧箍在怀中。

  白之言脸色发白,恶狠狠道:“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我看到你就想吐,你还想让我伺候你,我现在恨不得咒你全家下地狱。”

  “那你咒啊!你咒的越大声,我越开心,你倒是咒啊!”冷杰呵呵冷笑起来,一只手已经缓慢从她的锁骨处往下移。

  白之言浑身汗毛直竖,悲催的是她手脚都还被绑着,连反抗都没机会。

  黑色商务轿车离冷家别墅已经越来越近,安漠霖支着腮望着车窗外的风景,心中已是焦急的如同火炭上浇了油,火势凶猛,几乎要烧毁他所有的理智。

  此时,手机铃声适时的响了起来,安漠霖迅速按了接听,却不开口,只等着对方开口。

  打电话的是周悦,周悦平息口气,说:“安总,车牌号已经查到,是冷少手下的车。”

  “果然。”安漠霖倒抽一口凉气,手指骨节紧扣的“喀吱”作响,“没你什么事了,你把公司的事安排妥当。”

  “好。”周悦点头应下,很快挂断了电话。

  安漠霖收起手机,眼神冷鸷的望着已经近在咫尺的冷家别墅,吩咐道:“林叔,等会我先下车,你通知手下的人,在外面守着。如果冷杰敢动手,你就立刻带人冲进去。”

  林叔提醒道:“Boss,您和冷少也算熟识,又有很多商业利益上的牵扯,真的有必要这样做吗?”

  “我相信,冷杰他还不敢。”安漠霖眼神笃定,他有足够的自信,冷杰不敢为了这件事和他闹翻。

  车子缓缓停在冷家别墅门口,林叔按了喇叭,外面的电子大门很快打开。

  林叔本来是要将车子开出去,安漠霖冷声道:“不用进去了,车就停在外面。”

  “是,Boss。”林叔踩了刹车,将车停下。

  安漠霖打开车门,后方跟着的车辆中,两名随身保镖也下了车,跟在安漠霖左右两侧,朝着冷家别墅内走。

  冷家别墅外侧,守着两名身着黑西装的手下,看到安漠霖走来,连忙恭敬的打招呼:“安总。”

  安漠霖眼神幽冷如寒冰般扫了两人一眼,说:“让冷杰出来见我。”说话间,已经大步进了冷家的客厅。

  恢宏华丽的客厅中,硕大的水晶灯吊在正中,照的整个客厅白亮的过分。

  门口守着的两人面面相觑,望着安漠霖的背影,没敢做声。

  安漠霖沉住气,对着客厅的两名手下重申一遍:“叫冷杰来见我,立刻!”

  他的声音无端的透出一股令人胆寒的气势,那两人听在耳中,都是一阵惧意。

  其中一人赶忙开口:“冷少在房里,还没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