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心,再上瘾,也没你上瘾。”冷杰呵呵一笑,手臂一用力,将冯晓静揽进了怀中。

  冯晓静嗔笑着觑了他一眼,随他揽着腰身出了关着白之言的房间,还不忘顺手把门锁死。

  白之言倒抽一口凉气,越来越为自己的处境担忧,这都过了这么久了,也不知道蜜儿究竟有没有想办法通知安漠霖,也不知道安漠霖会不会拼尽能力寻找她的下落。

  她所在的房间,室内光线很不好,只有一个小窗口透着稀疏的阳光,看样子,这个房间应该很隐蔽,说不定是地下室之类的房间。

  想到这里,白之言更是烦躁不已,叹口气吸吸鼻子祈祷:“蜜儿,你一定要想办法让安漠霖查到我所在的地方啊!”

  蜜儿受了伤,飞的也是很不容易,艰难的飞到安家之后,已经是到了半夜。

  她远远看到安漠霖在园子里的凉亭下坐着。

  安漠然熬不住困倦,打着呵欠往别墅门口走,蜜儿又不能暴露身份,干脆心一横,跟在安漠然身后进了客厅。

  然后一路飞到楼上,进入书房,拼尽力气翻找出一张白纸,用残存的一点灵力将钢笔抽开,在纸张上写下车牌号,和白之言的名字,已经是累的浑身无力。翅膀一软,移动着身体趴到了文件夹侧面收了翅膀,眼前一黑,再也没精力把纸张带给安漠霖。

  足足等了一整夜的消息,安漠霖熬的双目满是血丝。

  早上七点钟,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安漠霖赶忙按了接听,听筒中传出周悦的说话声:“总裁,昨天交警的盘查资料我已经利用您在警局的关系翻看了一遍,没有看到没有车牌号的车。不过,有几辆比较可疑,其中一个,是冷少手下的车。”

  “冷杰的人。”安漠霖眉头一皱,想起冯晓静和白之言的矛盾,深吸口气吩咐道:“安排人去冷家附近守着,等我去了之后,再做下一步的安排。”

  周悦默了默,迟疑着问:“安总,您觉得,这件事会和冷少有关系吗?”

  “如果这件事和冯晓静有关的话,冷杰很有可能会插手。至于是不是,我暂时还不敢确定。”

  “那好,我这就安排。”周悦点了头,随后挂断了电话。

  安漠霖蹙眉站起身,朝着别墅门口走去。

  张婶已经做好了早餐,章芸心和安漠然已经坐在餐桌旁等安漠霖,章芸心一看安漠霖从外面进来,疑惑的锁着眉问:“漠霖,你早上出去了?”

  “他哪里是出去了,他明明就是坐在园子里,坐了一整夜。”安漠然精神恹恹的说着,抬着手又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

  章芸心的眉头紧皱成一团,追问道:“怎么会在外面坐一夜?难道公司遇到了什么棘手的问题?”

  “不是公司的事。”安漠然说话间,看了眼安漠霖的神色。

  安漠霖眼神微一沉,示意安漠然不要再说下去。

  安漠然很是识趣的打住,呵呵笑着说:“他就是失眠,睡不着。”

  “是吗?章芸心似乎不大相信,满眼狐疑之色。

  安漠霖点了点头,说:“我要去公司了,早餐就不吃了。”

  章芸心关切道:“你这一夜不睡,怎么又不吃早餐,这样对身体可不好。”

  $$酷匠网*u唯k‘一正&o版,-W其《他S%都是盗版

  安漠霖却不再吭声,转身上楼准备去换衣服。

  章芸心满腹疑惑的望着安漠霖的背影,对安漠然道:“你有没有觉得你哥这段时间有些不对劲?”

  “没觉得,他本来就不是那种冷漠的人,我倒是觉得他现在正一点点的恢复他原来的样子。”安漠然摇了摇头,夹了面包自顾自的吃起来。

  “是吗?”章芸心还是觉得古怪,可是自己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吁了口气,这才端着牛奶喝了两口。

  回房换了衣服之后,安漠霖很快出了房间,顺便去书房取一些需要用到的资料。

  停在电脑桌前,清晨的阳光折射在书桌上,书桌上一张白纸被微风吹动。

  安漠霖一眼看到上方有字迹,疑惑着将纸拿了起来,上面黑色钢笔字歪歪扭扭的写着:“救白之言。”后方一串是车牌号码。

  安漠霖仔细将车牌号看了一眼,忽然意识到是有人向他求救,目的无非就是为了救白之言。

  安漠霖将纸张紧捏在手中,赶忙取了手机拨通周悦的号码。

  周悦很快接了电话,慎重道:“总裁,冷家外围,我已经按跑保全部经理坐好准备,只等您过去。”

  安漠霖望着纸张上的车牌号,强抑着心底的不安吩咐道:“逸A16688,帮我查一下这个车牌号,我要尽快知道结果。”

  “是,我马上就查。”周悦一边记下车牌号,一边琢磨要尽快安排人去查。多年来的工作经验,让她已经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记住一连串数字类的东西,一个车牌号,对她来说自然好记。

  安漠霖挂断电话,将纸张折起来,用力攥紧手心,转身朝着书房外下楼而去。

  蜜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眼看着安漠霖拿着纸张离开后,缓慢的飞起来,从窗口穿出,朝着白之言的房间飞去。

  林叔很快开了车子接应,安漠霖上了车,阴郁的眼神望了眼前方,吩咐道:“去冷家别墅。”

  林叔小小吃了一惊,回头看看安漠霖的神色,似乎是猜测到了几分,赶忙应了声“是”,启动车子离开了安家。

  林叔边开车边用车内的呼叫系统接通了安漠霖平时很少带的随身保镖。电话接通,吩咐了几句之后,加快了车子的速度,朝着逸州市另外一处临近郊区的高端别墅区开去。

  白之言一直睁着眼待在房内,从昨天中午过后,她就没吃过饭,加上没了法力,现在身上是一点力气也没有。眼下真想眼前有些吃的,可以让她大吃一顿,起码还能补充体力,也不至于坐以待毙。

  她沮丧的叹着气,忽然听到开门的声音,她恹恹抬起头,望着门口走进来的人,是昨天那个一脸横肉的男子。

  横肉男扯着嘴角冷冷一笑,走近白之言面前道:“你可算命大,咱们冷少看上你了,现在让我带你过去。你只要把冷少伺候舒服了,说不定冷少一高兴,还能把你给放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