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之言抬眼凛然与冷杰对视:“你既然那么有势力,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就我这样的,你怎么看得上眼。再说了,冯晓静虽然蠢了点,可是不管怎么说也是个大美女,配得上你。”

  “可我已经有点厌倦那种女人了,刚好今天看到你,类型不同,所以就想换换口味。你只要跟了我,我保证,绝对不会让我的手下对你怎么样。”冷杰移了移手指,眼神阴鸷却喊着一抹精芒。

  白之言嘴角一抽,嗤笑起来:“你把我抓来,不就是为了教训我的吗?怎么现在说起这个来了?再说了,我不是冯晓静,没有蠢到会喜欢你这种人渣。”

  “嘴硬!找死。”冷杰眸色一沉,抬起手掌一巴掌拍呼在白之言脸上:“我看你比晓静蠢多了!”

  白之言紧咬着唇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仍是倔强的冷笑:“看吧!坏人就是坏人,本性改不了。我告诉你,我就是死,也绝对不会答应你所说的!”

  “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吗?”冷杰再次捏住她的下巴,阴狠发笑:‘我今天就让你尝尝做女人的滋味,看你还敢嘴硬。”说着,作势就要吻上白之言的唇。

  白之言动作极快,就在冷杰的唇覆上她的唇的一瞬间,头部迅速一偏移,死死咬住冷杰的肩膀,恨不得咬下一块肉来了,怎么都不肯松口。

  冷杰顿时疼得“啊”一声喊叫,双手用力去推白之言,侧面站着的几个手下也赶忙手忙脚乱的去扯白之言的头发。

  白之言直咬的满口都是血腥味,因为头发被人扯住,疼得紧,这才不甘心的松了口。

  冷杰忍着肩膀处的剧痛,抬起手又是一巴掌呼在白之言另外一侧脸上,咬牙吩咐那几名下属:“给我好好打一顿,打倒到她服软为止,记住,暂时先别碰她的脸。”冷杰说完,愤然一甩手,又龇牙咧嘴的捂住了肩膀上淌血的伤口,朝着外侧灯光明亮的地方走去。

  留在房内的几名手下摩拳擦掌,嘿嘿冷笑着,其中一人顺势一推,将白之言推到在地,几个人对着躺在地上的白之言一顿拳打脚踢,下手下脚都是毫不留情。

  很快,白之言浑身上下疼的像是散了架,头脑也越来越昏沉,眼前一黑,再次昏了过去。

  察觉到白之言昏死过去,那几名下属才收了脚,横肉男不耐烦的撇了撇手指道:“要不是看她长得漂亮,估计冷少早就把她一枪给做了,她还能活到现在?”

  “就是,这种女人真是不识好歹,死了也是自找的。”另外一人接口说着,朝着白之言小腹处又是提了一脚,才舒口气说:“我们都回去休息吧!先把她关在这。”

  另外几人也跟着点了点头,其中一人把白之言拉了起来,找了绳子结结实实的绑在一张铁质的靠椅上。

  白之言浑浑噩噩的皱着眉,忽然陷入一场古怪的梦境。

  “雪昙,雪昙。”一道清润的男声落在白之言耳畔,她在梦中睁开眼来,看向前方一片白光中,手指勾着酒葫芦靠在一棵大树树枝上的男子。

  那男子着了一身灰白色的陈旧道袍,样貌清俊慵懒,看样貌也就不到三十岁的模样,正是白之言的师父文正道长。

  白之言眼含热泪的望着文正,慌忙问了起来:“师父,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没来呢,你现在看到的是我所造出来的意识。蜜儿和红玉,都是被那个黑洞带到这里的,蛊雕兽是上古凶兽,本身就有穿越时空的能力,只不过要耗费些法力而已。我就不同了,我是凡人修炼而来,要想穿越时空,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我已经尽量在想办法,到时候,再跟你详说关于你的事。”

  “关于我的什么事,你现在不能说吗?”

  “我所制造出来的意识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没有办法跟你详说那么多。我知道你现在被蛊雕打散了法力,你先撑着,我替你卜算过,有惊无险,会有人救你的。”

  文正仓促说完,白之言只感觉眼前剩下一阵刺眼的白光,再看去时,文正已经没了踪影。

  白之言吃力的睁开眼,眼前果然有了白色的亮光,有人正举着手电筒对着她的脸仔细查看着,假惺惺的说着:“哎呦,这么漂亮的一张脸,怎么就给打肿了呢?这谁下手这么狠。”

  白之言恶狠狠的等瞪着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冯晓静。

  原来她昏死过去已经很久,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冯晓静一早就跟着剧组回到了逸州市,直接来了冷杰的家。

  冯晓静望着她忿忿不平的眼神,将手电筒熄灭,轻蔑的瞟了她一眼,说:“我早就跟你提过醒,别总是跟我过不去,没什么好下场。你看看你现在被打成这个样子,能怪我吗?”

  “冯晓静,我告诉你,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白之言眼神幽冷,没有一丝怯懦之意。

  酷YC匠uN网S唯一v=正lu版,,3其f;他LP都@=是y9盗a版◇…

  冯晓静嘲弄的笑着:“你啊,还是先想想该怎么扛住后面要挨的打,要是一个不小心扛不住,一口气上不来了,那就只能怪你命不好了。”

  白之言气的脸色发白,可恨自己现在没了法力,不然可能真的会忍不住杀人。

  冯晓静得意洋洋的望着她,身后,冷杰朝着这边走来,从背后环住她的腰身,温热的气息吹拂在冯晓静颈窝中,语调带着蛊惑道:“晓静,我可是帮你把人给抓来了,不过,你也得给我点好处。”

  “冷少想要什么好处,我都给。”冯晓静转过身,揽上他的颈项,大红的嘴唇在冷杰脸上印下一吻。

  冷杰抬手抚了抚脸上的唇印,目光轻佻的瞟向白之言:“这个女人够辣,我觉得还有点意思,不如让我先玩玩,你再让人收拾她也不迟。”

  “冷少,你怎么这样?”冯晓静娇嗔说着,娇嗔似的别过头。

  冷杰唇角勾了勾,覆在她耳畔轻轻啃噬:“我就是玩玩,又不会认真。再说了,你不是还在我身边呢吗?”

  冯晓静眼珠转了转,想了一瞬后,撇了嘴勉为其难道:“那好吧!就让你玩玩,不过,你可别上瘾了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