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交警挠了挠耳朵,正准备翻开箱子查看,后方一脸横肉的男子不耐烦的说:“我们还要赶时间回去,你到底还要查到什么时候?”

  那名交警疑惑的说:“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能有什么声音,这大马路上的,车来车往的,能没点声音吗?你是在尽职工作,我们也要赶紧回去,耽误了正事,你替我们担着吗?”

  那名交警伸到一半的手这才不耐的收了回去,舒口气拍拍手道:“没问题了,你们可以走了。”

  横肉男打开车窗,狠狠冲着外面啐了一口:“特么的,有病!”说完,前面开车的男子已经启动车子扬长离去。

  白之言欲哭无泪的望着眼前的黑暗,恨不得大哭一场,自己怎么就那么倒霉,这些人干嘛要跟她过不去啊!

  天色越来越黑,安家别墅园子中,安漠霖坐在园子中欧式风格的白色凉亭下,手边放着手机,侧面是一杯猩红的拉菲红酒。

  他的目光带着忧郁深沉,静心凝望着外面可能会出现的动静。

  手机很快响了起来,是保全部经理的电话,安漠霖按了接听,保全部经理沉稳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安总,我们的人已经在各处找遍,没有发现白小姐的踪迹,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车辆。现在只能等交警队那边的消息,看看有没有结果。”

  安漠霖默不作声,沉眉挂掉了电话。

  侧面站着的林叔担忧的问:“安总,Boss,有结果了吗?”

  安漠霖缓慢摇了摇头,拿起酒杯一口气将杯中猩红的液体灌入喉中。

  -U更s新x最\;快L上:酷$a匠网

  此时,安漠然从客厅走了出来,朝着凉亭作走去,坐下后,托着腮疑惑看着安漠霖有些阴郁的脸色,皱眉问:“哥,你今天怎么回事?是公司出了什么问题吗?还是别的什么事?”

  安漠霖眸色暗沉的望向安漠然,深吸口气道:“白之言,失踪了。”

  “什么,白之言失踪!”安漠然嚯的站起身,慌张的问:“哥,到底什么回事儿?她怎么会失踪呢?”

  “我也不清楚,我正在安排人寻找,如今我们只能等消息了。”安漠霖掌心紧扣着,他不想承认自己是很担心的,担心白之言会出什么事。

  安漠然无措的点着头:“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有结果?”

  “我也不知道,总之,明天下午之前,一定要找到。如果找不到,就出动警方,无论如何,一定要把白之言找出来。”安漠霖手指紧扣着精致的高脚杯,心口沉闷的感觉愈发强烈。

  安漠然蹙眉望着安漠霖不安的神色,小声问:“哥,你……是不是,爱上之言了?”

  安漠霖紧扣的手一僵,蹙了蹙眉,摇头说:“没有。”

  安漠然只当他是不肯承认,也就没再问下去,忧虑的叹了口气,重新坐下来,跟着安漠霖一起心神不宁的等候。

  车子的速度缓缓变慢,紧接着,像是开进了车库,车上的几个人各自下了车,其中一人将车门打开,几人把白之言抬着,出了车库,朝着外面一栋豪华至极的别墅走去。

  白之言什么也看不见,为了节省力气,也懒得再挣扎。

  眼前的光线渐渐明亮起来,然后又渐渐按暗起来,紧接着就是一阵沉闷压抑的寂静。

  再然后,麻袋被人重重的丢在地上,把她给摔得浑身发疼,一股子浓郁的二手烟气味刺鼻的冲进他的鼻腔,一道慵懒的男声在她身前不远处散开:“把袋子打开。”

  “是,冷少。”那名横肉男点了头,很是麻利的走近白之言身侧把麻袋解开,把她口中的毛巾也取了下来,然后背着手站在了一边。

  白之言慌忙睁开眼朝着刚才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那是一名身穿宝蓝色休闲西服的男子,面容俊朗,带着一股子浪荡气息。正侧倚在银灰色的皮质沙发上,口中叼着上等的雪茄吞云吐雾。

  他的身侧,一名身材火辣,衣着暴露的卷发女子正坐在侧面给他按摩着双腿,身体不停的触碰着那男子,刻意的挑逗。

  室内的光线很暗,大致呈暧昧的橘红色,室内的摆设却很精致,精致的每一样东西估计都价值不菲,若单看表面,估计这人的财力和安家有得一拼。

  白之言紧了紧掌心,无惧无畏的盯着那人,冷声质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

  “我听说,你在剧组挺猖狂的,居然,连我的女人都敢得罪。”那人吐出一阵烟雾,目光带着鄙夷望向白之言。

  白之言忿忿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是真听不懂还是假听不懂?自己得罪过什么人,自己不记得了吗?”男子细看着白之言的面容,五官精致,肤色白皙,身材,虽然说不上火爆,可是也算是凹凸有致,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清新淡雅的气息。

  白之言看他目光不善,扬眉道:“我劝你最好放了我,我怎么也是安氏的人,你就不怕安漠霖找你麻烦?”

  “笑话,你是安氏的人又怎么样,安漠霖什么人我不清楚吗?他这几年一个女人都不碰,更何况你只是他公司的艺人,你真以为一点小小的绯闻,就能让他对你上心?以前这种绯闻也从来没少过,我也没见他对哪个女人上心过,就你,算了吧!”男子轻蔑的说着,随后站起身,朝着白之言面前走去。

  白之言眸色一黯,不确定的说:“你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冷少,冯晓静的男朋友?”

  冷杰唇角牵起一抹笑意,俯身紧扣住白之言的下巴,戏谑道:“你这女人倒是不笨,还算有点意思。”

  白之言下巴被他给捏的生疼,紧咬着牙道:“你那个女朋友冯晓静,简直是蠢的没边,动不动就给别人摆脸色看,你有这样一个女朋友,简直是你的悲哀。”

  “这嘴还挺硬,既然你都说了我那个女朋友太蠢,要不,以后你代替她做我女朋友算了。”冷杰眼神一眯,仿佛眼前的白之言是什么可口的猎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