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悦平息口气,捋了捋刚刚得到的消息,急促道:“刚才剧组负责看护白之言的那名工作人员打来电话,说白之言被人绑架,扔到一辆银色轿车上带走了。”

  “被人绑架!”安漠霖心头猛地一紧,急问:“有没有看到车牌号?”

  “没有车牌号,估计是临时摘掉,如果按照车子离开的方向来看,一定是朝市中心的方向。”

  “立刻通知交警队,散布消息,就说有人进入市区做非法买卖,让交警队帮忙盘查所有进入市区的银色轿车,务必把人找到。”

  安漠霖说着,将手中的西装交给身侧的林叔,吩咐道:“林叔,你立刻打电话通知保全部经理,让他调集所有人手,开车到市区外各个入口寻找白之言的下落。”

  林叔赶忙应声,拿着手机就开始拨打电话。

  周悦皱眉道:“总裁,交警队那边,万一到时候追问起您散步假消息这件事要怎么办?”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解决。”安漠霖深吸口气,迈开步子朝着电梯走去。

  周悦也赶忙跑回办公室,开始着手安排打电话。

  林叔边走着边通知保全部经理,跟在安漠霖身后上了电梯。

  天色渐黑,蜜儿头脑昏沉的躲在麻袋中,在白之言耳边喊了起来:“白之言,你快醒醒啊!”

  白之言紧蹙着眉头,吃痛的睁开眼,眼前是一片黑暗,手脚已经被捆了起来,动也动不了。

  白之言挣扎着体踢腾了一阵,哭丧着脸问:“蜜儿,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你大概是被人给绑架了,而且我现在也被你连累,捆在这麻袋里出不去了。”蜜儿忧桑的说着,心头一片悲哀的苍凉。

  白之言死命的踢腾喊叫起来:“放我出去,你们这些强盗,敢让本姑娘脱身,绝对会让你们死的很难看。”

  车子以飚车般的速度急速行驶着,车内的人好像是听到了白之言的喊叫声,忽然的来了个急刹车。

  巨大的冲力下,白之言整个人随着急刹车往前面撞去,“嘭”,脑袋毫不留情的撞在了后备箱的架子上。

  她疼得眼泪汪汪,倒抽一口气骂了起来:“你们这些强盗,立马放了本姑娘,不然有你们好受的。”

  “哟,这妞性子还挺烈。”车子后座上一名平头男扯着嘴角一笑,问另外几个人:“她要这么一直吵吵下去,我们还怎么进市区?”

  “冷少不是吩咐过嘛!说是再往前走一段路,我们就把车牌号装上,至于这个吵嚷的女人,要么继续把她打昏,要么就把嘴巴给她塞上。”

  开车的那个人满不在意的说着,吩咐另外的几个人:“差不多了,反正停都停下来了,现在就去把车牌号装上吧!另外找个东西把那个女人嘴赶紧堵上,她要是一直这么吵,我还怎么开车?”

  靠边坐着的两人点了点头,在车子后方翻出了一条毛巾,另外拿了车牌号。

  下车后,一个去装车牌号,一个打开后备箱的门,把麻袋解开,准备堵上白之言的嘴巴。

  眼前渐渐出现了光线,白之言瞪着眼盯着拿着毛巾准备塞她嘴巴的男子,以最快的速度来了个猛抬头,猛力撞向那个男子头部。

  那男子疼得迅速抬手揉了揉疼痛的头部,咬牙切齿的盯着白之言:“你这个女人,居然还敢反抗,你信不信老子立马做了你。”

  “你们是什么人,我跟你们什么仇什么怨,你们干嘛要抓我?”白之言勉强坐起身,使劲的踢腾着绑着她手脚的绳子。

  装车牌那个满脸横肉的男子已经把车牌装好,站起身盯着白之言冷冷一笑:“你跟她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赶紧堵上她的嘴,早点回去了。”

  白之言双脚使劲的挪动,眼看着就可以从后备箱翻滚出去,被撞头的男子一恼火,重重将她重新推了回去,冷哼道:“想跑,没那么容易,等把你带回去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说话间,扯住白之言后脑勺的头发,恶狠狠的把把毛巾塞入白之言口中。

  蜜儿忿忿瞪着眼,飞落在男子手上猛力的一蜇,男子再次疼得“嗷嗷”叫起来,甩手就要去拍蜜儿。

  蜜儿慌忙飞起来,对着白之言道:“雪昙姐,我现在救不了你,我要赶紧离开,找到安漠霖。现在只能借助安漠霖在逸州市的势力,或许还能救你。”

  “白之言憋屈的难受,含着泪不停的点头。

  蜜儿这才飞旋着远离了车子,记住车牌号码,朝着远处飞去。

  O最{9新D章,/节上j酷%{匠@☆网

  装车牌的横肉男子不耐烦的摆摆手说:“时间不早了,赶紧走吧!这天都要黑了。”

  被蜜儿蜇了的男子咧着嘴骂娘:“特么的,今天真是倒霉,我特么想杀人。”

  “行了,别说了,赶紧回去吧!”横肉男子推着那人,赶忙重新把白之言装好在麻袋中。

  他把白之言往后座的地方推,把靠近侧面的几个大箱子往前面移,将白之言整个挡在了箱子后面,然后关了后备箱的门,重新上了车。

  前面开车的那人再次启动车子,以飚车的速度前进。

  车子进入市区,前面有交警在盘查,开车的人放慢了速度,排着队等交警盘查。

  一阵之后,终于轮到他们的车子,开车的男子拿了驾驶证和身份证给交警看,交警看了几眼之后,说:“把后备箱打开,我们要盘查。”

  开车的男子唇角掠过一抹阴沉笑意,小声提醒:“大哥,你要查可以,随便看几眼就成。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我们,可是冷少的人。”

  那名交警人还年轻,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笑了笑,转身朝着后备箱走去。

  后备箱罗列着几个大箱子,交警打开来看了看,里面都是一些食材类的东西,没有什么异常。

  白之言感觉到有人靠近,扯着傻嗓子“呜呜呜”的喊了起来,可是无论她怎么费力的呼喊,声音还是细微的几乎察觉不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