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之言心底“嗖”的凉了个透彻,正准备移动身体去把蜜儿扯下来藏好,可是那名女子眼疾手快,已经伸手扯住蜜儿的翅膀,撇了撇嘴说:“这该死的蜜蜂,是不是想来蜇人啊!”

  说话间,已经伸了手准备去扯蜜儿的翅膀。

  白之言吓得脸色瞬间发白,急道:“慢着!”

  那名女子叫刘雪,剧组的女三号,跟白之言关系还算可以。

  此时,刘雪困惑的望着白之言,问道:“怎么了?”

  白之言嘿呵一笑:“把蜜蜂给我吧!”

  “别了吧!万一它蜇你怎么办!看我的把它翅膀给扯了,然后再一脚踩死。”刘雪笑笑,伸了手又准备扯翅膀。

  白之言急的大喝:“住手!”

  所有人都被她的大惊小怪给惊住,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盯着她。

  刘雪更是觉得怪异,问道:“白之言,你没事吧!”

  “刘雪啊!那只是一只蜜蜂啊!佛家有云,万物有灵,不管怎么说,她也没真蜇我。咱们呢,要一心向善,善待一切生灵。你看它这么小,活着也怪不容易的,你就放了它吧!”白之言努力的挤出了一碗心灵鸡汤,小心的喂到众人心里。

  刘雪扯着嘴角,极不自然的一笑:“你这是,跟我们弘扬佛法呢么?”

  “算……是吧!咱们要一心向善嘛!”白之言打着哈哈,望着渐渐苏醒的蜜儿。

  蜜儿警觉到自己的翅膀被人扯着,顿时疼得眼泪汪汪,哀求的看着白之言道:“雪昙姐,你怎么能把我交到人类的手中,你是想要害死我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白之言也没法跟蜜儿解释,伸了手到刘雪面前道:“刘雪,把蜜蜂给我吧!你就看在我的薄面上,放过这个小生命吧!”

  刘雪疑惑的望着她的眼睛,最终败下阵来,将手中的蜜蜂丢在了白之言掌心,啧啧道:“没想到,你居然还信佛,实在是令人意外啊!”

  白之言干巴巴的摆着笑脸,暗暗松了一口气。

  导演嘱咐道:“那好,白之言,我们就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今晚杀青宴,看来你是去不成了,有什么事,记得找医生护士。”

  白之言笑融融的点着头,挥了挥手,目送众人离开。

  病房门再次关起来,白之言惊魂未定的抚了抚心口,将蜜儿丢在软趴趴的被子上,两手试着结印。

  印结成,她正准备施法在蜜儿身上,可是悲催的发现,体内竟然一点灵力也没有,不禁哭丧了脸盯着蜜儿:“蜜儿,我的灵力被蛊雕给打散了,我现在就一普通人啊!”

  蜜儿吸吸鼻子,抽噎道:“我也很惨啊!受了伤,估计也得好几天不能施法了。”

  “咱们俩真是难姐难妹啊!”白之言沮丧的低着头,心中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场面震撼的令人发指。

  蜜儿顺着被子爬到白之言手上,嘤嘤哭了起来:“我可是被你连累的,你得保护好我,不然,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我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咱俩说不定谁先死翘翘呢!你就别指望我了啊!”

  白之言伸着手指,同情的抚了抚蜜儿的翅膀:“蜜儿,保护好自己啊!”

  蜜儿顿时沮丧起来,抽噎道:“那现在怎么办?本来是你保护安漠霖的,这下倒好,我觉着你要想活命,估计得赶紧寻求安漠霖庇护,才能躲过去。等到你法力恢复,也就没事了。”

  “幸好明天就离开剧组了,不然,那才叫一个糟糕。”白之言扶了扶额,深吸口气:“我得赶紧回酒店收拾收拾,明天自己搭车回去。”

  “你得了吧!跟着剧组可能还安全点,你自己一个人,才是不安全。”蜜儿忧虑的提醒着,缓慢爬到白之言肩头。

  白之言忍着丹田处的疼,下了病床穿好鞋子,打开门往外走去。

  出了医院大门,白之言站在路边,正准备拦的士,侧面的一个巷子里,忽然跑出来五六个衣着打扮差不多的男子,迅速冲到她面前。

  白之言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些人手中一个黑色呃麻袋迅速罩了下来,白之言惊吓的大喊起来:“救命啊!”

  话音刚落,后脑勺突的被人一磕,她眼前猛地一黑,再次倒霉的陷入了昏沉的黑暗状态。

  蜜儿本来浑身无力的趴在白之言肩上,连爬出来的机会都还没找到,那些人已经利索的将罩住白之言的口袋扎了个严实。

  蜜儿心底猛一沉,惊恐的望着眼前的黑暗:“不会是杀人毁尸吧!”

  正想着,口袋像是被人抬了起来,然后扔到了一个空间中。

  蜜儿听到车子的启动声,原来她们是被塞到了车子的后备箱中。

  这一处本来就安静偏僻,没有人注意到刚才的一阵动静,只有角落处一名也是剧组的工作人员悄悄从侧面探出头,眼睁睁看着扬长离开的豪华轿车,猛咽了一口唾沫,拿着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电话那头响了一瞬之后,很快有人接听:“喂,你好。”

  工作人员手指发抖,语无伦次的说着:“周秘书,白……白之言被人绑架了,被扔到一辆银色轿车上带走了,车子没有车牌号。那些人,好像是黑道上的。”

  “白之言被人绑架!”电话那头的周悦正坐在桌旁处理文件,顿时惊得站了起来,平息口气道:“车子往那个方向开了?”

  “车子往市区的方向开去了。”工作人员答着,再抬头看去时,车子已经没了踪影。

  周悦吐口气,忙道:“好,我马上把事情告诉安总,你继续留在剧组注意情况。”

  工作人员应了一声,那边,周悦已经迅速挂断电话,深吸口气后,朝着安漠霖的办公室走去。

  安漠霖正是准备离开公司,林叔也已经上来接应,周悦走到总裁办公室时,安漠霖已经拿了西装站起身。

  U(酷+2匠网首U、发O

  周悦蹙眉,急促道:“安总,白之言那边出事了。”

  安漠霖只觉心底猛地一沉,胸口突然一阵沉闷的难受,皱眉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