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以为身后的冷风会是什么冤魂之类的,可出乎她预料的是,她的身后站着一个帅气的男人,身姿挺拔,气质……邪恶。

  白之言眯了眯眼,吸吸鼻子,不禁皱眉鄙夷道:“这么重的妖煞之气,就算是寄居在人类身上,也掩盖不住。”

  陈雕唇角扯出一丝阴戾的冷笑:“雪昙,你知不知道,一旦你使用了人类的身体,法力就会减弱。”

  “那你呢?你还不是一样使用着人类的身体,难道法力就不会减弱吗?”

  “我跟你不一样,我使用的这具身体,是活的。我吸食了他的魂魄,所以,这具身体跟我自己身体没有太大区别。”

  陈雕眼神眯了眯,盯着白之言,咬牙道:“白之言,你该受死了!等我杀了你,看谁还能拦着我取镇魂珠。”

  “那镇魂珠本来就不是你的,你没有资格拿走!”白之言紧了紧掌心,已经暗暗做了准备,随时会和陈雕交手。

  陈雕冷笑出声:“镇魂珠是我无意中得到的,跟了我几百年,早就应该是属于我的。”

  “你还真会找说词,镇魂珠明明是神界的东西,怎么就变成你的了?就好像我不小心掉了个钱包,你在后面捡到了,我呢,刚好回头去捡,你说钱包该是谁的?”白之言嗤笑一声,不屑的瞟了陈雕一眼。

  陈雕眼神一阴沉,掌心紧扣:“你以为我会听你这些歪理吗?”

  “本来就是这样,这东西既然是从神界遗失的,当然属于神界,神界不要的话,那也不是你的啊!我拿了那就是我的了。”白之言仍是歪理一大堆,环着双臂挑了挑眉,看陈雕被她一番话气的脸色发青的模样。

  陈雕掌心缓慢松开,手心灵力迅速冲击而出,直朝着白之言打去。

  白之言一看情况不对,赶忙侧身偏移,这才险险躲了过去,故作惊吓的抚了抚心口道:“吓死我了,居然来真的。”

  陈雕哪里还听她的废话,两手翻转结印,再次打向白之言。

  白之言眼神一凛,再次躲过去之后,也不再迟疑,掌心结了印诀,与陈雕大打出手。

  酷+r匠◇网“正版F首》发G*

  蜜儿也赶忙落地幻化成人,帮着白之言一起对付陈雕。

  陈雕有意要除掉白之言,下手是招招狠辣无情,每一次都朝着白之言的要害部位击去。

  蜜儿道行浅,交手了一阵之后,陈雕一个出其不意的印诀从她的心口处旋转击中,她眉头一皱,口中顿时喷涌出一大口鲜血,疼的是浑身无力,整个人也迅速往地上跌,重重摔落在地。

  蜜儿吃痛的窝在地上捂着心口道:“雪昙姐,我不行了,你自己要小心啊!”话音刚落,瞬间变回了本体,软趴趴的趴在一块青石砖上。

  白之言与陈雕正打的激烈,也无暇顾及蜜儿,因为她清楚自己的斤两,单凭她和蜜儿现在的法力,根本就不是蛊雕兽的对手。

  打了许久之后,白之言浑身的灵力已经消耗太多,陈雕趁此一机会,一掌裹挟着灵力打向白之言丹田之处。

  白之言来不及去抵挡,眼睁睁看着那一阵绿光冲击在她的丹田处,沉闷却难以言喻的疼从丹田处轰然蔓延,她只感觉体内的灵力一点点的在消散,清醒的意识也变得模糊不清。

  陈雕脸上阴冷如同地狱的笑在她眼前眼花缭乱的晃啊晃。她看到陈雕手上再次聚集的灵力,正准备做出对她的致命一击。

  白之言眼前一黑,本是想着自己这回要死定了,耳畔忽然传来急促的喊声:“白之言,你怎么在这里?导演找你呢?”

  陈雕眼神一沉,注意到剧组的一名工作人员正朝着这边走来,一急之下,赶忙收了法力,咬牙道:“这次算你走运,下一次,我绝对会杀了你。”

  陈雕说话间,那名工作人员已经越过青石桥朝这边走来,只在一瞬间看到陈雕,下一瞬,陈雕已经化作一道肉眼几乎不可见的绿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工作人原疑惑的揉了揉眼,再看去时,那里确实没有人,纳闷的挠了挠头,下了桥继续往前走。

  刚走了几步,已经看到躺倒在地的白之言,他慌慌张张跑近前蹲下,小心的摇了摇躺在地上的白之言:“白之言,你怎么了?你醒醒?”

  白之言吃力的睁开眼,意识薄弱的低低说了一句:“带我回去。”一句话说完,眼前再次一黑,这次昏了个彻底。

  工作人员焦躁起来,连忙走到桥边上去喊刚刚走出来的其它人,挥着手招呼:“过来两个人,白之言昏倒了,要赶紧带她去看医生。”

  那一群人中,有几个和白之言关系还算可以的,赶忙小跑着往这边来。

  工作人员领着那几人到了白之言面前,手忙脚乱的将白之言扶起来,由一名男演员背着,朝酒店走回。

  蜜儿已经趁着机会爬到白之言耳朵后,疲软无力的躲在白之言的头发遮掩处。

  天色快黑的时候,白之言才缓缓醒来,当她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雪白。

  她的周围站了七八个人,每个人都用担忧的眼神望着她,看到她醒来,这才舒了口气。

  导演靠近了一点,舒口气道:“白之言,你总算醒了,可把大家都给担心死了。”

  “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白之言试着挪了挪身体,从丹田处开始蔓延的疼痛竟然没有减轻。

  她皱了皱眉,忙问道:“导演,我没事吧!”

  “医生说,可能是中暑了。具体的情况,医生也说不太清楚。不过医生交代过,你这几天要好好休息。”导演关切的说着,环顾周围几名演员道:“我们走吧!让白之言好好休息。”

  周围的几人同时点了点头,其中一名女子忽然注意到白之言耳朵后一个东西动了动,疑惑的低下头查看,一看竟是一只蜜蜂,皱了皱眉道:“白之言,你耳朵后面有只蜜蜂。”

  “哦,没事,就让她在那趴着吧!”白之言面色有些尴尬,本是准备用腹语告诉蜜儿赶紧躲起来的,可是一试之下,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办法集中意念,一点点法力也施展不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