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之言望着夹在门缝中的手臂,赶忙稍稍放松了门缝,恶狠狠的说:“你赶紧收回去,不然我等会还夹啊!”

  “你夹吧!你要是想夹,就把我胳膊给夹断好了。总之,你今天得听我把话说完。”周洺疼得龇牙咧嘴,怎么遇到白之言之后,他就变得这么多灾多难了。

  “你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会死缠烂打呢?我都说的那么明白了,你怎么还是不死心?”白之言不耐烦的望了望周洺还在死命往里面挤得手臂,说不心软,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她也是一只善良的好妖。

  烦躁的吐口气,白之言总算松开了推着门的手,不悦道:“你说吧!我听着呢。”

  周洺这才舒了口气,打开门将怀中的花递到她面前,笑意灿烂:“你把这花收下吧!我所能想到的要送的,都已经想的差不多了。你要是再不收,我混迹情场这么多年,这挫败感也太狠了。而且,我以后都不会再跟别的女人来往,要送花,也只送你一个人。”

  白之言冷漠的脸上眉头微微皱了皱,周洺这样缠着她,说她一点都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可是,也仅限于感动。

  白之言缓慢侧过身,接过他递到面前的花,讪讪道:“你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我明天还要忙拍摄,得早点休息。”

  周洺点了点头,叹息道:“周氏公司内部出了些问题,我爸让我尽快回去。所以,我明天一早就要离开,你一个人在剧组,要好好照顾自己。”

  ?酷匠网l唯。一正4版,d其P他都C是K盗~版*&

  “嗯,我知道。”白之言点了点头,说:“那你一路顺风。”

  周洺唇角牵起一抹自嘲的笑:“我也知道你不喜欢我,不过,你也知道啊!我这人就是喜欢死皮赖脸,你别太介意就好。”

  “周洺,你要是非要说这个,我现在一个字也不想再听,你可以滚了。”白之言冷了脸,又有了赶他离开的火气。

  周洺忙转了话题:“我就随便说说,你也随便替听听就好。那个冯晓静,你最好还是少得罪她的好,他男朋友叫冷杰,是逸州市权势很大的黑道少爷,我跟他虽然认识,可也是因为跟周氏有些利益往来,平时在一起喝酒鬼混是难免的,但是也仅限于酒肉朋友。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跟冷杰对着干,这对周氏来说,会造成不利的影响。”

  “原来真是黑道的啊!”白之言若有所思的摇咬了咬手指,继而舒口气道:“你放心吧!我自己有分寸的。”

  “有分寸就好,在剧组好歹有导演罩着你,我也能护着你,所以,你也不用太担心。就是以后,别再跟冯晓静对着干就行。”周洺慎重的叮嘱着,望了眼她怀中抱着的花:“你早点休息,我就先回去了。”

  白之言认真的点了点头,嗫喏着问了一句:“你的胳膊……没事吧!”

  “没事,就是还有点疼,我回去了揉一揉,过会就好了。”周洺满不在意的说着,邪逸一笑:“不过,你肯关心我,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白之言嘴角抽了抽,无语问苍天。

  周洺看她表情有点尴尬,转了身,走到门外,道了晚安后,关门离开。

  蜜儿趴在百合花之上,狠狠的吸食着上面的香气,满足的微笑着:“嗯,实在太香了,简直是大补啊!”

  白之言伸着手指到了百合花中,提起蜜儿的翅膀嘿嘿一笑:“你很喜欢这花啊!”

  蜜儿认真的点着头:“对对对,我很喜欢。”

  “那就赏你了。”白之言手一扬,把花丢在了桌上。

  蜜儿赶忙紧跟着趴在上面,吸食花香花粉。

  白之言采集灵气是要花灵,而她采集灵气只需要花香和花蜜就好,相对来说,要简单许多。

  白之言累的不行,洗了澡之后,直接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翻看,调出短消息之后,点开安漠霖的号码,只输入了寥寥几个字:安漠霖,晚安!

  随后喜滋滋的按了发送。

  安家别墅,安漠霖刚刚从书房忙完,进了卧室,手机一响,却是短消息,疑惑着打开来看,一看是白之言发来的消息,唇角牵起一抹笑意,按了回复,只简单两个字:晚安。

  白之言望着手机,只等了一瞬,已经看到回复,偷笑着望着上方的两个字,满心都是难以言喻的欢喜。

  这是安漠霖第一次给他发信息,实在是一个令人期待的好开始,白之言瞬间又斗志满满:“我要早点睡觉,我要认真拍摄,我要成为配得上他身份地位的女人,嗯,就这样,睡觉!”

  说完,迅速掀开被子一趟,笑意淡淡的眯着眼酝酿睡眠。

  蜜儿纳闷的忘了她一眼,嘀咕道:“又是哪根筋不对了,一天到晚搭错线。”

  嘀咕完,继续趴在百合花上吸食花香和花蜜。

  拍摄持续了两个月,后面的拍摄,也没再生出什么意外,很是顺利的杀青。

  拍完最后一场戏份,导演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将一天下来的所有拍摄整理了一遍,才抬头扫视周围所有的剧组人员,呵呵一笑道:“我宣布,剧组从现在起,正式杀青!”

  所有的剧组人员欢呼雀跃起来,随后凑到导演面前问东问西。

  白之言落了单,望着围在导演身边的一堆人,深呼吸一口气,朝着外面走去。

  蜜儿飞在她身侧,问道:“白之言,人家都围着导演转,你干嘛不也跟着凑凑热闹?”

  “我好想安漠霖啊!这段时间,他都不来看我的。”白之言悻悻然叹口气,朝着外面空旷的影视基地走去。各种年代的建筑风格迥异,还有其它的剧组也在拍摄的,都在认真的工作。

  白之言沿着一条青石路朝一处江南水乡类建筑的房屋群走去,过了大门,是一条小河,小河两岸建筑相同,青石路,青石桥,煞是别致。

  白之言过了青石桥,走在另外一侧的青石路上,走了有一阵之后,身后忽然扫过一阵阴冷的风,在这闷热的夏天显得特别突兀。

  白之言背脊一僵,赶忙扭头看向身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