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之言这才走到沙发处坐下,长出了一口气,刚才把气往周洺身上一撒,这会儿感觉心情好了不少,顺手掏出包包里的手机望着上方安漠霖的号码,无奈的扶额。

  安漠霖这人实在太深沉,太难以琢磨了,她压根弄不清安漠霖究竟是自怎么想的。不禁懊丧的趴在沙发上,不停的唉声叹气。

  蜜儿在一旁聒噪起来:“白之言,你该清醒清醒了,你跟安漠霖不能在一起,你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只是不小心掉到这里来了,你们是不可能的。”

  “你能不能不啰嗦了啊!‘白之言神情呆滞的盯着天花板:“我觉得,老天爷既然失误把我弄到了这里,这就是天意。”

  “天意不是让你来谈恋爱的,可能只是让你把镇魂珠带回去将功折罪的。”蜜儿旋身落下,幻化成人的模样,托着腮趴在沙发边沿上,“雪昙姐,咱们是妖,就该回到青瑶山去,在这待着总不是事儿,你难道就没想过要回去吗?”

  “刚来的时候,是想过要回去的。可是我没想到安漠霖真的就是三皇子柳慎,蜜儿,我实话说了吧!这五百多年来,我没有一天把他放下过,我一直都在想着,说不定哪天我就会再遇见他。我总觉得,能够再遇见他,都是冥冥中注定的。”

  0看E正OG版章节上b酷^匠网n(

  “你这是自欺欺人吧!”蜜儿翻了个白眼,站起身坐在沙发上,拿着水壶自己添了一杯茶。

  白之言偏头看着她,问道:“蜜儿,你修炼成人也有几百年了,就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吗?”

  “没有。”蜜儿呵呵一笑,头摇的像拨浪鼓。

  白之言望着她干巴巴的笑,狐疑着又问了一遍:“真的没有吗?”

  “保证没有。”蜜儿继续认真说着,随后凑近前拉住白之言的手撒娇:“我最喜欢的就是师父和雪昙姐,最尊敬的也是师父和雪昙姐,所以啊,我是不会喜欢凡人的。”

  “但愿是这样吧!”雪昙垂眸眨了眨眼睫,深深叹口气。

  安氏影业总裁办公室。

  周悦推开门走了进去,安漠霖正斜倚在沙发处,望着外面湛蓝的天空。

  周悦低首停在安漠霖面前:“安总,您让查的关于冯晓静的资料我已经调出来,您看,接下来要怎么处理?”

  安漠霖收回落在外面的目光,望了眼周悦手中的资料,说:“大概说一下就好。”

  周悦点头,翻开资料捡了些重要的说起来:“十八岁被星探发现,一直不温不火的待在演艺圈,二十二岁认识冷少,借由冷少的关系才开始大红大紫,如今算起来跟着冷少已经有三年,现在也是演艺圈的偶像派演员。性格,自以为是目中无人,至于跟冷少的关系究竟怎么样,这个恐怕还要您亲自问问冷少。”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白之言那边,继续关照好。另外,周氏集团那边,你做些动作,想法设法让周洺回公司。”安漠霖平静说着,眼眸中一点微光忽明忽暗。

  周悦皱了皱眉:“安总,您为什么非要让周少回来?”

  “不为什么,不该问的,不要问。”安漠霖冰凉的语调提醒着,掺杂了几分威严冷峻。

  周悦一听,也不敢再问,应了声“是”,拿着资料迅速离开。

  安漠霖手指勾在线条完美的唇线上,唇角浮起一丝笑意:“白之言,你引起了我的兴趣,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一个人的。”

  剧组的拍摄照常进行,白之言和冯晓静虽然各自看对方不顺眼,可是为了能够顺利拍摄,各自忍着对对方的不满,在导演的安排下尽量配合。

  因为白之言和冯晓静过不去,算是让那些小演员松了口气,因此对白之言多了几分友善,可是对冯晓静,却越来越厌恶。

  拍摄基本不分白天晚上,忙到八九点或者是十点多钟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终于又是忙完一天,白之言拖着疲累的身体往房间走回,刚刚打开门,一阵扑鼻的香气弥散开来。

  白之言吸吸鼻子嗅了嗅,皱眉问:“什么味儿这么香?”说话间,在房内寻找了起来。

  蜜儿郑重的说:“是香水百合的香气。”

  白之言一听这话,脸色立刻变得阴沉,气鼓鼓的走到卧室中,不出所料,床头柜的地方放着一大束淡黄色百合花。

  白之言深吸口气,把那束花抱在怀中,紧扣着手指转了身就朝门口走。

  房门打开,果不其然,周洺吊儿郎当的倚在门口冲她吹了下口哨:“怎么样?喜欢么?”

  白之言扯着嘴角送给他一个虚假的微笑:“周少,让您费心了哈,不过,这花您还是留着送给别人吧!我听说,百合花放在房间,会引起精神兴奋,可能会造成失眠,您知道吗?”

  “是这样吗?我倒是没听过。我只知道,淡黄色百合象征高雅、神圣、纯洁、天真无邪,很适合你这么特别的女孩,不是吗?”

  白之言好脾气的深吸口气:“周洺,要我怎么说你才明白呢?我不喜欢你,你就是费再多心思,我也不会喜欢你,绝对,肯定,死也不可能!”

  “话不要说的这么决嘛!万一你不小心爱上我了,肯定会后悔今天说的这些话的。”周洺邪逸一笑,伸了手指就要去搭她的肩。

  白之言天真无邪的灿烂一笑,很是灵巧的往后移了一大步,笑说着:“周少,您身边那么多女人,干嘛非要是我呢?我呢,出身不好,是配不上你的。”

  “我可不会去在乎这些,只要是我喜欢的,我不会介意。”

  “那我真是感谢您一片厚爱哈!”

  白之言呵呵笑着,趁着周洺放松精神的空档,迅速把百合花塞回他怀中,恶狠狠的说:“以后不要再给我送花!否则,咱俩连朋友都做不成!”说完,伸着手就要关门。

  周洺这次眼疾手快了很多,一只手臂迅速拦在门缝中,白之言猛力一推,他架在门缝中的手臂被挤得疼得要命,脸色一变,“啊”的一声痛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