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这么有把握?”周洺纳闷的望着她,满腹疑问。

  “我说了有把握就是有把握。”白之言继续推周洺,眼看着周洺不耐的上楼之后,才转身看向冯晓静。

  冯晓静已经让服务台的工作人员帮忙找到了刚才的视频,正得意的对着视频重头翻看了一遍。

  白之言深吸口气,对头顶上趴着的蜜儿道:“蜜儿,等下就看你的了。”

  蜜儿“嗯嗯”的点着头,打个旋从白之言头上飞起来,朝着视频的地方飞去。

  周洺也很快找来了导演以及剧组的一部分人,众人跟着周洺前前后后的下楼。

  冯晓静理直气壮的走到导演面前,神色凝重道:“导演,刚才白之言明明故意撞我,她还不承认,我现在就让您看看,您认为的好演员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导演脸色显然不太好看,目光偏移,望了眼白之言,吸口气问道:“白之言,你为什么要撞冯晓静?”

  白之言努了努嘴,眼神无辜的望着导演说:“导演,我没有撞她,我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碰都没碰到她一下。”

  “导演,这里有监控,您看了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冯晓静指着服务台,肯定的说着。

  导演点了点头,转身朝着服务台走去,周围几名比较重要的剧组工作人员也跟着走到服务台。

  酒店服务员在电脑上帮忙按了回放,视频开始倒退重新播放。

  蜜儿躲在角落处,头部迅速折射出一道白芒,在众人都察觉不到的情况下,将白芒移向录像。

  录像在众人都不知不觉中悄然发生了变化,本来的录像是冯晓静作假的让白之言撞了她,可众人看到眼里时,竟然只是两个人擦肩而过,根本没有任何的冲突。

  重新回放几遍,还是一样。

  周围围观的工作人员不耐烦起来,可是冯晓静毕竟是主演,他们也没有发言权,只小声议论着望向导演,等导演开口。

  导演将目光从视频上移开,皱眉望着冯晓静严肃的说:“冯晓静,我已经看了,白之言确实没有撞你,你干嘛非要捏造这种事情?大家同在剧组,不是应该好好相处吗?”

  冯晓静瞪大了眼,觉得事情有些古怪,赶忙走到服务台那里再次翻看录像,顿时惊得目瞪口呆,惊异道:“这怎么回事?怎么会变成这样?”

  白之言冷淡一笑,望着冯晓静,摇头叹了口气:“冯晓静,整个剧组都知道咱俩不合,我以为咱们之间的关系是可以缓过来的,可是没想到你今天竟然又找我麻烦,我就是想跟你和好,也得看你同不同意不是?”

  冯晓静给气的脸色憋得通红,跺着脚辩解道:“这不可能,刚才就是你撞的我,一定是视频出了什么问题,所以才会这样。”

  “冯晓静,你也该闹够了!这里是剧组,不是你男朋友家里,就算你背后有人,你也要为整个剧组考虑,你这一天到晚的跟白之言过不去有意思吗?我知道你演技好,够努力够漂亮,可是也要跟人和睦相处,你怎么能保证,你今天得罪的人以后不会红!”导演气不打一处来,一天到晚看两个人没完没了的扯些不相干的事,简直有了换演员的心思。

  可是冯晓静的男朋友是混黑道的,他不敢随意得罪。白之言是安氏的人,又跟周洺认识,加上这些天看到白之言的演技,说实话,他是有些舍不得换的。

  冯晓静深吸口气,气呼呼的瞪了白之言一眼,咬牙切齿:“白之言,今天就算了,出了剧组,你给我等着!”

  “等着就等着,谁怕谁啊!”白之言当然也不服软,冷哼了一声,转过身绕过众人朝楼上走去。

  冯晓静同样冷哼一声,转了身朝着外面走去。

  导演只觉得头疼不已,烦躁的摆了摆手道:“散了吧散了吧!都回去好好酝酿一下,下午开始拍摄。”

  众人悻悻然的点了头,小声议论着各自散开。

  周洺赶忙紧跑了几步,朝着前方正在上楼的白之言追去。

  很快赶上白之言,周洺跟在她身侧,问了起来:“你昨天去了哪里?怎么会不在这里,而且一晚上都没回来。”

  “我去哪里关你什么事啊!”白之言瞪了他一眼,继续往房间走回,一想到刚才安漠霖对她的冷漠态度,她就能继续暴躁。

  周洺啧啧道:“你今天怎么这么暴躁?”

  “我本来就是个暴躁的人,你今天才知道吗?”白之言已经走到自己的房门口。

  她深吸口气望着房门,随后回转身,皮笑肉不笑的望着周洺问:“说吧!这次又送的什么花啊!”

  9酷!匠{网(首发

  “你还挺聪明,不过这次我送的花你一定喜欢。”周洺摆出招牌式的迷人微笑,自以为白之言也会被他的笑容所吸引。

  白之言又问:“你放在哪里了?我看看。”

  “就在你房里的床上,你打开门走进去,就能看到。”

  白之言取了门卡,动作麻利的将门打开,还没等周洺反应过来,又啪的一声把门给关上。

  周洺猛地往前一走,鼻尖瞬间磕在门上,疼得他龇牙咧嘴:“白之言,我怎么就没见过你这么暴躁的女人。”

  白之言听也不听,又迅速走到卧室,果然,卧室宽敞的大床上,一束火红的郁金香正安静的躺在礼盒中。

  白之言深吸口气,捧起精致的礼盒,拿着花重新走到门口,小心翼翼推开门,冲着周洺绽开一抹微笑。

  周洺揉了揉发疼的鼻尖,望着她的笑脸,笑问:“怎么样?喜欢吗?”

  白之言再次深呼吸一口气,倚在门边上,猛地一用力把礼盒甩到周洺怀中,暴躁的说着:“我去你大爷的,非要让我告诉你我讨厌红色吗?以后不要让我看到红色的花出现在我的房间!否则,我全部都给撕了!”

  她一口气说完,还没等周洺反应过来,“嘭”的一声再次将门关死。

  周洺目瞪口呆的望着怀中的郁金香,如同一只斗败的公鸡,沮丧的叹了口气。

  他一脸吃瘪的定在门口望着紧闭的房门,暗暗咽了咽唾沫,才捧着郁金香摇摇头黯然离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