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是安稳的睡了一夜,缓慢睁开眼,白之言揉了揉眼睛,这才注意到自己是躺在安漠霖怀里。

  她头皮猛地一紧,慌忙掀开被子查看自己身上的睡衣,不禁长舒了一口气,抚了抚心口,安漠霖果然没有对她怎么样。

  她扭过头,细看安漠霖英俊精致的的面部轮廓,唇角溢出一丝浅浅的笑:“安漠霖,该起床了。”

  安漠霖微睁开眼,望着她唇角的笑,缓慢坐起身道:“你怎么醒这么早?”

  “生物钟,这段时间拍摄,都要起早,所以,你得赶紧起来,送我回去。”

  “不用急,剧组那边我已经交代过,下午再开工,所以,你还有半天的时间可以好好休息。”安漠霖慵懒说着,理了理睡衣下床,按了床头的呼叫系统。

  房内的门铃声很快响起来,安漠霖走到房门口去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是一名服务生,手中拿着干净的衣服,低头道:“安总,这是您让人准备衣服。”

  安漠霖接过衣服,重新将门关上,拿着衣服丢在白之言面前,淡声道:“把衣服换了吧!”

  白之言努了努嘴,起身抓起衣服往卫生间里冲。

  安漠霖只好笑的看着她仓惶的背影,忽然觉得这个游戏其实也挺好玩,如果继续玩下去,应该也不错。

  两人洗漱完之后,一同出了房门往外面的露天餐厅走。

  外面正中的一张餐桌上,摆放着精致营养的早餐,陆云其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他们,看到俩人下了台阶,笑呵呵道:“来吃早餐吧!”

  安漠霖牵着白之言坐下,兀自拿了餐盘吃早餐。

  陆云其打量着白之言,笑问道:“之言,你跟漠霖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云其,这个问题是你该问的吗?”安漠霖冷下脸,在白之言一人面前的腹黑邪肆以及温柔荡然无存。

  陆云其看他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呵呵一笑:“我就随便问问,不过也是关心一下老同学的感情生活而已。”

  安漠霖不再做声,拿着杯子喝了一口牛奶。

  白之言心不在焉的叹了一口气,恹恹的扒拉着早餐。

  吃完早饭,安漠霖跟陆云其道别之后,带着白之言离开。

  陆云其站在楼梯口,一直目送两人上了车子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道:“安漠霖啊安漠霖,既然爱上人家了,你干嘛还心虚,直接说了不就结了。”

  他一耸肩,无奈的笑笑,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楼梯口。

  车子缓缓朝着宽敞的大路行去,很快进入影视城那一段路,白之言托着腮,难得安静的坐着不说话。

  一直到车子开进她所住的酒店外,林叔下车打开车门,客气道:“白小姐,到了。”

  白之言回头去看安漠霖,他幽深的眸子注视着窗外,压根就当她不存在。

  白之言撅着嘴下了车,气恼的一摔车门,大步离开。

  安漠霖这才收回目光,目光不经意的望向酒店门口。

  酒店门口还站着另外一个女子,与白之言打了照面后,故意往侧面一趔趄,猛地撞在白之言身上。

  不等白之言责问,那女子皱着眉忍着疼往侧面一歪,抢先辱骂起来:“白之言,你有病啊!一大早的哪来那么大火气?”

  安漠霖手指支在薄唇一侧,眯了眯眼问:“林叔,那个人是谁?”

  “那个是剧组的主演,听说,跟冷少关系不浅。”

  “冷杰的女人?”安漠霖眼神中闪过一抹锐利的精芒,“最近关于白之言的消息,有没有和这个女人有关的?”

  “有,说是她在拍摄的时候公报私仇打了白小姐。您也知道,白小姐也不是欺软怕硬的人,所以当时就还了手,两人因此差点打的没法收场。”林叔回想着,仔细说给安漠霖。

  “既然没闹出什么打大的动静,暂时先不理会这件事,毕竟也在演艺圈混了多年,我要是一朝一夕就毁了她,的确有些过分,先看看吧!”

  “是,Boss。”林叔应着声,皱眉担忧道:“可是您看,她好像又是在找白小姐麻烦。”

  “我们走吧!等会通知周秘书给剧组通个电话,对白之言多些关照。”

  “我明白。”林叔启动了车子,正准备倒车,车窗外,周洺探着头看向里侧,笑意疏懒的望着安漠霖。

  林叔打开车窗,客气打招呼:“周少。”

  周洺微笑点了点头,望向安漠霖笑问:“漠霖,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临时有些事来这里处理,不过,现在已经处理完毕,我该回去了。”安漠霖淡淡说着,又提醒道:“你在剧组应该也留恋了有些日子吧!该回去了。”

  “我暂时还不想回去,你就不用管我了,赶紧走吧!”周洺一听安漠霖说让他回去,顿时有些不耐烦起来,挥了挥手站起身,挑眉目送安漠霖离开。

  林叔这才启动车子倒车,出了酒店一路离开。

  酒店大厅,白之言喷火的双目斜睨着冯晓静,牵唇冷笑道:“怎么?又想找我麻烦?”

  “我不是在找你麻烦,刚才明明是你撞了我,你要给我道歉。”冯晓静理直气壮的说着,眼神阴郁的盯着白之言。

  y看正:版-章m节/上-酷Fs匠网《#

  “是我撞了你吗?可是为什么我没感觉?”白之言挑了挑眉,笑看着冯晓静。

  冯晓静恼火道:“白之言,你别装蒜,你要是不承认,我可以让大家看监控录像。”

  “哟,你倒是让大家看啊!谁不知道咱俩合不来,谁会相信你。”

  “好,这可是你说的啊!我这就让工作人员翻看监控。”冯晓静气的火冒三丈,气愤的指着白之言的鼻尖。

  白之言好整以暇的扬眉:“好,我等着。”

  此时,外面的周洺已经走了进来,听到两人的争吵,赶忙走近前问:“之言,怎么了?”

  “她说我撞了她,要调监控录像给大家看,那就让她调呗。”白之言环着双臂,撇着嘴满不在意。

  她正在因为安漠霖的忽冷忽热憋了一肚子的火气,这下可算是给她找到一个整人的发泄口,她有一万种办法可以让冯晓静下不了台。

  周洺担心道:“她说的这么有把握,是不是真的能证明你撞了她?”

  “你别管了,反正我能证明我没撞她就好了。”白之言不耐烦起来,推着周洺往二楼楼梯处走:“你赶紧上楼去,帮我把剧组的人都给叫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