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之言走到门边,轻手轻脚的将门打开,探着头正准备溜之大吉,一道沉稳的男声落在她耳畔,冷淡说着:“白小姐,安总的意思,您不能离开房间。”

  白之言背脊猛地一僵,干巴巴笑着,抬起头看了看守在门口的两位门神,“那个,我就是想出去透透气,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左侧门神道:“就算是您要出去透气,也请等会儿跟安总一起去。”

  白之言心中暗骂:“我去你大爷的,居然还禁我的足。”

  她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笑呵呵说着:“我明白了,等会儿跟安总一起去。”于是,无奈的咽了咽唾沫重新把门关上。

  蜜儿在她耳畔嗡嗡道:“做人类做蠢了,你不知道施法啊!”

  “对哦,我怎么把我会法力这事给忘了?”白之言恍然一拍脑仁儿,赶忙执起双手准备结印施法。

  这时,卫生间的门缓慢打开,安漠霖松散的披着睡袍朝白之言走去,看她执着双手,怀里还夹着衣服,蹙了蹙眉问:“你准备溜走?”

  白之言吓了一跳,赶忙收回手势,嘿呵一笑,望向安漠霖道:“没有,我其实是想把衣服拿去洗了,这里又没有洗衣机。”

  “你以为,我看不出你的心思?”安漠霖缓步走近她面前,在他高大的身躯前,本来个头也有一米六几的白之言显得特别娇小。

  加上安漠霖现在正从上而下形成的阴影,让白之言瞬间没了底气,恹恹叹口气道:“我真没有要溜的意思,我就是……想出去走走。”

  “穿着睡衣,出去走走?”安漠霖嗤笑一声,一只手一用力,将她紧扣在他怀中。

  白之言猛地一怔神,闻到他身上刚刚沐浴后残留的淡香,眼前浮现的是安漠霖精壮结实的八块腹肌,呈微微的小麦色,她“咕嘟”咽了咽口水,真是,秀色可餐啊!

  安漠霖好笑的望着她的表情,勾着唇角问:“怎么?看不够吗?”

  “看不够什么啊!”白之言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谁要跟他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来着,这游戏一点都不好玩好吧!让她分分钟想抓狂。

  她使劲浑身力气把安漠霖一推,随后爬到床上迅速的扯过被子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然后蒙着头躲在被窝中。

  安漠霖敛了笑意,干脆也走到床边躺下,拉了拉被子,覆在她耳边道:“白之言,松开手吧!我说了不碰你,绝对说话算话。”

  “鬼才会相信你,你简直就是头饿狼,我就是你手底下的小绵羊,你要是真想怎么样,我逃得掉吗?”白之言嘟嘟囔囔的抱怨着,怎么就没想到自己在安漠霖面前没定力的这种地步呢?

  可是安漠霖现在是在跟她玩游戏,她要是投怀送抱,那可是输的很没脸啊!

  安漠霖好笑起来:“我说话绝对算话,你别这样闷着了,会闷坏的。”

  R酷AU匠‘网》。唯K一●正(版q0,vv其zv他x-都)是盗,$版y

  “闷坏就闷坏,我喜欢闷着。”白之言蹩脚找着说词,仍是不肯松手。

  安漠霖干脆直起身,慵懒的舒了口气:“好,既然你那么喜欢闷着,那就闷着吧!”

  白之言气的血气上涌,呼吸也变得急促,再加上在被窝里闷着,又听不到安漠霖的动静,一阵之后,终于给闷得有些透不过气,赶忙掀开被子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可她还没喝够空气,一张帅的逆天的脸已经贴近她的脸,猝不及防的吻住她的唇,再次阻隔了她的呼吸,那双手开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移,修长的手指缓慢圈上她柔软的腰肢,喑哑的声音含糊不清:“白之言,我不想玩了,我想做一只吃老鼠的猫。”

  “唔~”白之言急促的伸出手,半推半就的回应着他的吻,本来挣扎的双手开始攀上他的肩,这种噬骨的渴求实在太折磨人,让她急着寻找解救的办法。

  房内暧昧的气息继续流转,蜜儿停在房内的台灯上,深吸口气眯了眯眼,周身白芒骤然一冲击,台灯瞬间从床头柜上“啪”的一声跌落。

  蜜儿立刻飞远了些,咬牙提醒:“白之言,你是在找死吗?”

  安漠霖猛地一皱眉,缓慢收回浓烈的吻,疑惑问道:“你刚才听到有人的说话声吗?”

  白之言连忙坐起身,慌乱的将自己的睡衣拉好,猛烈的摇了摇头:“没听到,我困了,要睡觉了。”说完,重新躺下,背对着安漠霖将自己裹在被子里。

  安漠霖四下望望,将周围的一切都看了一遍之后,也没发现任何异常,紧蹙着眉将地上的台灯捡起来,皱眉困惑道:“奇怪,按理说,这台灯怎么也不该掉在地上。”

  白之言倒抽一口气,望了眼躲在天花板的上的蜜儿,用腹语传音:“你才找死,你是想让安漠霖知道你是妖吗?”

  “我就是故意让他听到的,你别忘了我们是一体的,你要是不想回到千年前,我怎么办?”

  “这……我倒真没想过。”白之言心底忽然涌上一股说不上的无奈,她是可以留在这里,让自己成为一个凡人,可是蜜儿毕竟修炼还不够火候,而且因为当初修成人形是靠她的妖灵,要是一直留在这里,根本不可能再修炼。

  白之言哀叹一声:“蜜儿,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一直没想到你的问题。”

  “你不是自私,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你是必须要回到千年前的,这也是师父说的。”

  “为什么一定要回去?是上面的失误把我给弄到这里的,我很冤诶。”白之言不满的撅嘴,至今为止想不通的是,那个黑漩涡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不清楚为什么,总之,师父正在寻找来到这里的办法,你等着他来了,他会跟你解释清楚的。”蜜儿说完,振着翅膀飞出了房间,她实在不想再看白之言这么自甘堕落的留恋红尘了。

  白之言轻轻叹息一声,眯上眼,这次是真的准备休息。

  安漠霖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伸了手臂在她颈项处,让她安稳的依偎在自己怀中。

  白之言刚睡着,微微皱了眉头,不知不觉间往他的怀里蹭了蹭,很快进入梦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