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白之言红了脸,别扭的别过头,这人怎么连这种事都能毫无顾忌的问出口,真的是……够腹黑够强势。

  安漠霖嘴角牵了牵,微吐口气,“我今晚会住在这里,另外,希望你也陪我住在这里。”

  白之言讶异抬眼,随后猛烈的摇了摇头:“不行!你都说我不是你女朋友了,我不要留在这里。”

  “这是命令,由不得你反驳,你必须留下。”安漠霖阴沉了脸,一字字说的异常清晰。

  白之言紧蹙着眉,气呼呼的望着他:“你不能这样命令我?”

  “我怎么不能这样命令你?你是我公司的艺人,欠了我钱,还住在我家,我命令你,难道也算过分吗?”

  “可是……”

  “没有可是,你必须留下。”安漠霖冷静说完,转身朝楼下走去。

  白之言气的一跺脚,撅嘴道:“安漠霖,你怎么能那么不讲理。”说完,气呼呼的一翻身,坐在楼栏外围,翘着脚晃荡。

  P看Z◎正W版章节e$上Lo酷~匠网7、

  蜜儿这才飞了过来,长舒口气道:“白之言,你们刚才在酒店的行为,实在是……太疯狂了。”蜜儿咽了咽唾沫,差一点,她就可以目睹一场活色生香,可是她还是挺担心的,万一白之言真的跟安漠霖发生点什么,那么,她就没了回头路,要是还想修仙,简直是异想天开。

  “人不疯狂枉少年啊!蜜儿,其实,你可以放心的回去了,我决定了,只要安漠霖爱上我,就留在这里不回去了哈!”白之言漫不经心的说着,回头讪讪瞥了蜜儿一眼。

  蜜儿汗颜的不行,不禁擦了擦汗:“白之言,你是忘了师父让我转达你的话吗?你的本体还在妖界,你虽然使用着人的身体,可你毕竟是妖。”

  “我不管,反正我现在算是半个人,没有谁能够知道我是妖。”白之言满不在意的说着,眼睛望向下方的安漠霖,他正坐在桌旁和陆云其说话,也不知道是谈论到了什么,眉宇轻拧着,平白添了一股子忧郁气息。

  白之言看的心底猛一抽,从楼栏上跳下来,朝着楼下跑去。

  小跑着停在安漠霖面前,白之言笑脸迎人:“安漠霖,你不是说让我留下吗?那我住在哪个房间?”

  “跟我住一个房间。”安漠霖平静说着,眼神波澜不兴。

  “什么?你们住一个房间?”陆云其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难以置信的望着安漠霖道:“你不是说,她不是你女朋友吗?

  ”“她不是我女朋友,但不代表她不是我的女人。”安漠霖依然平静说着,站起身抓住白之言的手就往里面走。

  林叔和陆云其都已经惊呆,瞪大了眼望着安漠霖霸道的拉着白之言,那眼神,比发现了新大陆还要惊奇。

  白之言一脸无奈的被他拉着走到了里面的房间处。

  走廊里的水晶吊灯在头顶上折射出七彩光线,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安漠霖随手打开房门,拉着白之言就进了房。

  白之言皱眉挣开他的手:“安漠霖,你到底是要怎么样?我什么时候成你的女人了?”

  “我说是,就是。你要是觉得不是,我现在立刻就能履行我刚才说的话。”安漠霖强硬的语气说着,眼神中一抹柔光若隐若现。

  他一步步逼得白之言毫无退路,一直把白之言逼到墙边上。他一手支撑在白之言头顶的墙壁上,唇角扯出一丝玩味的笑意:“我只是觉得你很有趣,想要跟你玩一个游戏。”

  白之言别过头别扭的推着他的胸口,撇着嘴问:“什么游戏?”

  “一个猫捉老鼠的游戏。”

  “呵呵,可惜,我不是老鼠,你也不是猫。”白之言干巴巴笑着,突然觉得心里不舒服,安漠霖完全就是在逗她玩,压根就没有认真正式她的感情。

  “你见过那种不吃老鼠的猫是怎么抓老鼠的吗?”安漠霖手指勾住她的下颌,让她能更好的看到他邪肆的表情。

  白之言剧烈的摇着头:“我没见过。”

  安漠霖的笑意淡漠的有些令人捉摸不透:“那种场景,很有趣,猫把老鼠捉到,不吃它,只是放在爪子下玩弄,然后再把老鼠放了,等老鼠想跑的时候,再把它捉回来,继续玩弄。”

  “所以,你也是这样想的吗?”白之言脸色瞬间变得难堪,手上一用力将他推开,咬牙道:“安漠霖,我告诉你,我不会做那样的一只老鼠,我会让你后悔今天说的话。”

  “好,我等着。”安漠霖邪逸淡笑,理了理衣服,转身走到柜子处取了浴巾睡袍,随后塞到白之言怀中:“早些洗了睡吧!我今天想放过你,所以,你不需要担心我会对你怎么样。”

  “真的……不会对我怎么样?”白之言不确定的问着,望了望怀中的浴巾和睡袍。

  安漠霖只轻然一笑,转身走到沙发处坐下,拿了桌边的一份杂志翻看起来。

  白之言努了努嘴,长舒口气,这才扭扭捏捏的拿着东西去洗澡。

  哗啦啦的水声从卫生间传出来,安漠霖托着腮微抿着唇,微眯着眼,直到里面水声停下,白之言才穿了睡袍走出来。

  白之言扭扭捏捏的走着,最后停在床边坐下,嗫喏道:“那个,安漠霖,你也去洗吧!”

  安漠霖放下杂志,在她身上从头到尾扫了一眼,随意说了一句:“身材的确不错,脸蛋也很出色,的确很有可塑性。”

  白之言嘴角抽了抽,翻了个白眼道:“你这是准备造星呢还是准备造星呢?”

  “我还没想好,不过,今晚你的职责是陪睡。”

  “安漠霖,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说!刚才还说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啊!”白之言火冒三丈,恨不得抄起东西往他身上砸。

  “我先去洗澡了,你不要试图离开,我告诉你,你没机会。”安漠霖眼神危险的眯了眯,取了东西后,去卫生间洗澡。

  白之言坐在窗沿边,恹恹叹气,这安漠霖简直是腹黑的过分,从头到尾都在耍她,而她竟然还很受用的以为他是对她有了感情,实在是令人抓狂。

  想到这里,她眼珠滴溜溜一转,慧黠一笑,穿上拖鞋拿了东西蹑手蹑脚的准备开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