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白之言对着手指,将他推到一边,狡黠一笑:“今天不算是我我的错,所以,你自己解决。”

  “真的,要我自己解决?”安漠霖危险的眯了眯眼,一手抓着衬衫,另一只手轻柔覆上她的唇。

  白之言撅着嘴,眼神灵动的转了转,嬉笑道:“当然,你自己解决。”

  “那好,我去找别的女人解决,你别后悔。”安漠霖冷漠一笑,起身抓起衬衫套上,就要往外走。

  白之言心底猛地一惊,提高了声音道:“安漠霖,你给我回来!”

  安漠霖眉头一皱,回转身眼神幽冷的望着她,漫不经心的问:“怎么?后悔了?”

  “我才不后悔。”白之言嘴硬的别过头,“我就是提醒你一下,你要是真去找了别的女人,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你这话,是在威胁我?”安漠霖眸子中一团跳跃的火焰忽明忽暗,唇角却扯出一抹不明意味的淡笑。

  -《酷《匠5y网o)唯一)正(:版rM,其他!都)《是(盗f@版◇J

  “我才懒得威胁你,你要走就走吧!我说到做到,你要是去找别的女人,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理你。”白之言将双腿收回,拉住被子遮盖了自己的身体,眼含忧伤趴在伏在双膝上。

  安漠霖双眸中的光泽瞬间黯淡,微舒口气,走到她身侧坐下,舒口气轻笑道:“我只是随口说说,你真以为我是那种随便什么女人都碰的人吗?”

  白之言本来忧伤的笑脸瞬间染上一抹喜色,抬眼望向他,娇滴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是那样的人?”

  “现在说的这么好听,可刚才,我看你还当真了,不是吗?”安漠霖笑着抬手,轻轻揉弄她的头发。

  白之言粲然一笑,干脆侧身靠进他怀中紧环住他的腰身,惬意的眯着眼。

  安漠霖舒口气,问道:“你吃饭了吗?”

  白之言笑意淡然的摇了摇头。

  安漠霖默了默,说:“收拾一下,我带你去吃饭。”

  “不用啦,剧组等会儿会安排人送吃的来。”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给我这个面子了?”安漠霖一手扣住她的腰身,将她往自己怀中紧了紧,邪笑道:“你要是不去,让我饿着,你得负责。”

  白之言背脊一僵,望着他危险眯着的双眼,倒抽一口凉气,极不自然的笑着:“好,我们去吃饭。”

  “听我的话,就对了。”安漠霖霸道的宣示着,这才松开紧箍着她柔软腰肢的手,站起身,望着她整理身上的衣服。

  白之言脸上一阵一阵的发烧,安漠霖灼灼的目光如同饥饿野狼看猎物一般的盯着她,艰难的深吸口气,伸手将领结打好,转了身先一步出门。

  白之言慌忙穿了鞋子跳下床,跟在她身后往外面走去。

  刚下了楼,酒店大厅处,司机林叔身侧站着两个身穿紧身黑西装的人,看到安漠霖和白之言走近前,低首道:“安总。”

  安漠霖淡淡一点头,望了眼那两名黑西装的随身保镖。

  白之言从来没见安漠霖带过保镖,皱了皱眉问:“为什么要带保镖?”

  “因为剧组太麻烦,经常会有记者走动。”安漠霖平静说着,接过林叔递上来的墨镜,带着墨镜朝外面走去,原来热情的态度瞬间又高冷的像是不可攀越的雪岭。

  白之言嘴角蠕动,张了张口,到底什么也没说,安静的跟在他身后朝外走去。

  车子已经停在酒店门口,安漠霖也不管白之言在后面穿着高跟鞋走的艰难,兀自上了车子将车门关上,那两名保镖则另外开了车子,紧随在安漠霖的车车子后方。

  林叔启动了车子,出了酒店区域,朝一处僻静靠山的地方开去。

  车子在盘曲的路上开了一阵之后,停在一处风景秀致的地方。

  依山的半坡上,是一栋欧式建筑的类似别墅的房子,外侧是宽敞的天台,楼梯从天台上延伸到下方,可以让人直接上去。上方精致的装潢中,墙边攀附着各种藤蔓植物,遮住了炎炎烈日,所有的布置典雅大方精巧,想必老板费了不少心思。

  下了车,白之言跟随在安漠霖身后上了楼梯,最后停在天台上,在舒适的沙发上坐下后,白之言望望四周清雅的环境,疑惑问道:“这地方竟然也是餐厅?”

  “这家餐厅的老板,我认识。而且这里坏境清幽偏僻,加上消费水准比较高,记者一般不会找来?”安漠霖取下墨镜,交给身侧的林叔。

  林叔接过墨镜,往后退了一段距离。

  白之言看到那两个保镖心里就瘆得慌,低声问:“安漠霖,你……很怕记者吗?”

  “不是怕,而是不想麻烦。”安漠霖牵唇一笑:“毕竟,我还没想好要不要爱上你。”

  “……”白之言无言以对,沮丧的捂住脸:“算了,你慢慢想。”

  安漠霖唇角的笑意疏淡,抬眼眺望着远处的风景。

  这时,一名身着休闲服的男子悠然走到安漠霖他们所坐的地方,轻笑一声,伸着手道:“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安总今天会莅临我的餐厅,我可真是荣幸啊!”

  白之言和安漠霖同时回头看去,那人一副英俊带笑的面容,举手投足散发着一股慵懒的书香气,身形清瘦却挺拔,也是个少见的帅哥。

  安漠霖很是自然的伸手与他的手握了握,含笑道:“我来是为了吃饭,不是来听你在这里八卦的。”

  “你说不是来听八卦的,可是你带了八卦头条过来,我就是不想八卦,这也是最大的八卦新闻。”男子目光一转,在白之言身上上下打量,别有深意的一笑:“漠霖,眼光不错,她长得可比之前那位还好看些。”

  安漠霖眸色一沉,冷淡一笑:“以前的事,已经过去了。不过,眼前这位白小姐,还不是我的女朋友。”

  “原来不是啊!”那人散漫笑了笑,舒口气道:“就算不是,你也得介绍一下,这既然见了面,以后就算认识了,不是吗?”

  白之言很是和善的一笑,站起身客气道:“你好,我叫白之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