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头,安漠霖对着手机轻笑一声,按了身侧的传呼系统。

  侧面的办公室中,周悦很快打开门走到安漠霖面前,低首道:“总裁。”

  安漠霖低头整理着文件,吩咐道:“下午的所有会见,全部取消,我有些事要办,应该明天才会回来。”

  周悦皱了皱眉问:“总裁要去哪里?”

  “一些私事。”安漠霖将手中的文件放下,站起身,头也不回的朝外走去。

  周悦纳闷的皱了皱眉,安漠霖很少会推掉工作去办私事,今天的情况,她实在是不能理解。边琢磨着,边收拾了桌上的文档,拿着离开总裁办公室。

  白之言懊丧的叹口气,重新将手机仍在床上。

  蜜儿眼睛雪亮的一闪,赶忙趴在手机上打开游戏界面,自得其乐的玩了起来。

  白之言心情不爽,心中腹诽不已,这安漠霖怎么忽冷忽热的,上次他们之间还差一点就擦枪走火了,可是这次打电话,安漠霖又变得冷漠,这人的双面性,实在是令人难以理解。

  想来想去,白之言烦躁的揉了揉头发,干脆闭上眼酝酿睡眠。耳旁是蜜儿玩游戏的噪杂声,脑海中是安漠霖时而热情时而冷漠的一双眼。

  一觉睡到下午五点钟,白之言才算醒了过来,外面响起了有节奏的敲门声。

  白之言揉着头发懒洋洋的问:“谁啊!”

  门外,传来酒店工作人员温和客气的说话声:“请问是白之言小姐吗?”

  “我是,有什么事吗?”白之言懒洋洋的坐起身,旁边的蜜儿还在玩游戏。

  白之言撇了撇嘴对蜜儿道:“别玩了,等下手机没电了。”

  蜜儿这才很是不舍的退出游戏,提着手机插了电源充电。

  外面的客房服务人员又问了起来:“白小姐,可以把门打开吗?”

  白之言趿拉了拖鞋往门口走,问道:“找我的是谁啊!如果是姓周的话,你让他走吧!”

  “白小姐,您先开门吧!找您的不是周少。”客房服务员耐心说着,静等着白之言开门。

  “不是周洺,会是谁?”白之言纳闷起来,趴在猫眼上看去,除了服务员之外,好像还有人站在侧面,只看得到一个身穿休闲西服的侧影,看不清是谁。

  白之言回想着,今天周洺穿的不是这套衣服,这才小心翼翼的打开门。

  客房服务员见门打开,露出职业性的微笑,礼节性的一躬身,转身离开。

  白之言望向侧面站着的人,后面站着的那人冲着白之言客气一笑,转身离开。

  背对着白之言的那人缓慢转身,棱角分明的一张脸面向白之言,唇角勾起一抹专属于他的魅惑淡笑。

  白之言瞪大了眼望着眼前的人,激动的差点落泪,捂着嘴结结巴巴道:“安漠霖,真的……是你吗?”

  酷9Y匠网`、唯(x一9正D版!,其他9都是盗M版M

  “你不是说想见我吗?怎么我来了,你还不高兴了?”安漠霖漫不经心说着,朝着她面前走了两步。

  白之言心揉了揉眼,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后,一个欢呼雀跃揽上安漠霖颈项,笑盈盈望着他的眼道:“安漠霖,谢谢你给我的惊喜,我很想见你,真的很想。”

  “我已经来了,可是,刚才我问了酒店的工作人员,这里已经没有空房间了,我要住在哪里?”

  “住哪里?”白之言无辜的眨了眨眼,“我也不知道。”

  安漠霖唇角一抹别有深意的笑牵动了一瞬,偏头问道:“不请我进去吗?”

  白之言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拉着他的手进了房间。

  正在嗡嗡飞着的蜜儿一看安漠霖来了,赶忙警惕的躲到角落里,探着头观望着白之言和安漠霖两个人。

  安漠霖望了望房间很是一般的环境,不禁皱了皱眉:“这里的条件,实在不怎么样?”

  白之言停在他面前,傻笑着望着他的眼,娇声问:“安漠霖,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愿意来见我?”

  “那你觉得呢?”安漠霖手臂一伸,缓慢而轻柔的扣住她柔软的腰肢,声音又添了几分魅惑。

  白之言眨巴眨巴眼,轻轻摇头:“我猜不出来。”

  “猜不出来,就不要猜了。”安漠霖手指在她后背上移动,“白之言,我对你上瘾了,虽然,我还没有真正碰过你,不过我想,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蜜儿躲在一侧偷听到这让人面红耳赤的一番话,抓狂的想要撞墙。

  白之言却仍是嬉皮笑脸:“应该,不会让你失望。”

  她话音刚落,一双柔软完美的薄唇已经覆上她的唇。白之言这次学乖了,两手攀附着他的肩,开始学着他的动作,跟着他一起享受这个缠绵浓烈的吻。

  安漠霖是霸道的,霸道的她从来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他的热情,安漠霖又是温柔的,温柔的不会太过勉强她。

  随着这一吻的加深,两人不知不觉已经倒在床上,蜜儿再也没脸看下去,顺着墙面悄悄爬到卫生间躲了起来。

  可到了最后关头,白之言忽然浑身一僵,没头没脑问了一句:“安漠霖,你会负责吗?”

  “负责?我说过我要负责吗?这是你住在安家需要付出的代价。”

  “不行!这代价太大了,你要是不负责,我不要这样。”白之言忽然来了气性,她觉得,在这种蓄势待发的关头,安漠霖应该会答应负责的吧!

  可是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安漠霖以强硬的口吻肯定的回答她:“我不负责。我只是想要你的身体。”

  白之言心头一寒,眼中憋屈了泪,吸了吸鼻子,扁着嘴问:“你真的就一点也不喜欢我吗?”

  “这个,我还没考虑清楚。”安漠霖手指勾住她的下颌,轻淡一笑:“白之言,你后悔了?”

  白之言垂眸,低声道:“我不是后悔了,我是想等你考虑好的时候再说。”

  “等我想好的时候再说?”

  安漠霖嗤笑一声,“那你今天点的火,要打算怎么解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