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你们打成这样,还要不要拍摄了?”导演气的恨不得摔东西,带剧组那么多年了,还没见过这么恶略的演员打架事件。

  这个白之言和冯晓静,刚好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天生八字不合,见面就掐。别的女二号都是对女一号唯唯诺诺巴结讨好,这白之言简直就是一奇葩,不讨好也就算了,还跟冯晓静闹成这样,实在叫人大跌眼镜。

  导演一发怒,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白之言往前走了几步,深吸口气,理直气壮的说:“导演,这事真不是我先起的头,你看看我这脸,都被她打成这样了,换成是别人这样打您,您受得了吗?”

  白之言指着自己红透的脸颊,撇着嘴表达不满。

  导演看她脸上确实有红肿的痕迹,深吸口气蹙眉道:“行了,你也打了她了,这事就算过去了。今天的拍摄到此为止,你赶紧回住的地方找点冰冰敷一下,尽快把红肿消了,不然后面的拍摄真就又得拖延了。”

  3最$新tD章H;节c上d酷匠O网,、

  “导演放心,我明天一定会好起来的。”白之言冲着导演轻松一笑,转身时,不屑的觑了冯晓静一眼,这才欢快的离开。

  冯晓静看她还是那么欢快,更是气的半死,气呼呼的走到导演面前撒娇起来:“导演,你怎么能这么纵容一个新人,她现在就这么嚣张,以后万一红起来了,还会把您放在眼里吗?”

  “行了,你也是够了。你还好意思说,你可是这部剧的主心骨,该好好工作就好好工作,说好的不是真打,你下手那么狠干什么?”导演已经有些不耐烦,摆了摆手准备离开。

  冯晓静咬牙切齿的深吸口气,“导演,您别忘了,我背后可是有人的,要是我男朋友知道我在这里受了这种委屈,您真的不怕我男朋友找你麻烦?”

  导演烦躁的揉了揉头发,剧组的人有一小部分知道冯晓静的男朋友是什么人,是混黑道的一位少爷,在逸州市的地位那也是相当的不容撼动,很有些威望。

  加上黑道的人做事大多不择手段,所以冯晓静才能在娱乐圈混的如鱼得水,每个人都捧着她。

  导演听冯晓静这么几句话,多少有些担心,回转头道:“好了,我替白之言给你赔个不是。你也消消气,这事就当是白之言的错,回头我好好训她一顿,帮你解解气。”

  冯晓静这才冷淡一笑,说:“那就谢谢导演了。”说完,扭着腰肢转身离开。

  因为冯晓静和白之言的一场闹剧,下午,剧组放假,至于第二天能不能继续,就要看冯晓静那张矜贵的脸恢复的怎么样了。

  白之言回到住处,刚刚拿着房卡打开门,身后已经多了一个人。

  白之言眼珠不耐的转了转,回头望着站在她身后的周洺,叹口气有气无力道:“周大少爷,你能不能放过我啊!”

  “之言,你这话说的,我又没对你怎么样。你看我,就是想知道你喜欢什么花,可是你又不说,我只能每天换一样的送了,直到你肯收为止。”周洺笑的一脸阳光明媚。眼下,他手中捧着的是一束蓝色妖姬,妖媚艳丽的蓝,很有一股神秘高贵的感觉。

  白之言仍是淡淡瞥了一眼,摆摆手道:“不好意思,我不喜欢。”

  “这你都不喜欢?”周洺皱了皱眉:“我觉得蓝色妖姬跟你很配啊!你虽然看着没心没肺的,可是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想要探究的神秘感,你不觉得吗?”

  “呵呵,有吗?”白之言皮笑肉不笑的望着那束花,手伸到后方悄悄推门。

  周洺挑了挑眉,很是认真的点着头。

  “那你就留着自己看吧!”白之言急促说了一句,以最快的速度打开门溜进房中。

  周洺也眼疾手快的挤在差点就关上的门缝里,邪肆一笑:“之言,你打开门,咱们慢慢说。”

  “谁要跟你慢慢说了?你留着自言自语去吧!”白之言使劲的推着门,生怕周洺挤进去。

  周洺死皮赖脸的倚在门口道:“之言,我觉得,咱们之间需要好好沟通沟通,你得给我机会啊!”

  “咱俩之间呢,没什么好沟通的,你要是再不松手,你信不信我挤烂你的手。”白之言没好气的说着,更加用力的去推门。

  周洺压根没想到她一个女孩子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自己的力气竟然敌不过他,眼看着自己的手就要被挤到门缝里,周洺倒抽一口凉气,赶紧把手收了回去。

  白之言“嘭”的一声把门给关死,这才放松的舒了口气,朝着大床走去,仰身躺在干净的大床上。

  蜜儿嗡嗡旋了一圈,嘿嘿一笑:“白之言,你看这周洺对你这么上心,你真就不打算给他一个机会?”

  “我干嘛要给他机会?我有自己爱的人。”白之言冲蜜儿翻了个白眼,眼珠一转,抓起刚才丢在一侧的手机,伸着手指翻开通话薄。微微一笑,手指一按,拨通了安漠霖的电话。

  安氏总裁办公室,安漠霖正认真的翻看文档,手机铃声叮铃铃响了起来。

  他随手拿起手机,一看号码,唇角不觉浮上一丝淡笑,等手机响了一阵后,才按了接通,故意将声音放的冷漠:“喂,你好。”

  白之言听着里面传出的安漠霖冷漠的声音,小心肝猛地一凉,深吸口气道:“安漠霖,下午剧组放假,我……想见你。”

  “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忙,没时间。”安漠霖唇角虽是挂着笑意,可是说的话仍然保持冷漠。

  白之言一听他这样说,顿时满腹委屈,抿了抿唇道:“那我回去,可以吗?”

  “你不用回来,剧组离公司要半天的路程,你赶不回去。”

  “我能赶回来的,大不了晚上少睡一会儿。”白之言抢白着,恨不得立刻就飞回去见他。

  “可我今天很不想见你。”安漠霖深吸口气,“白之言,不要回来,不然我真的会生气。”

  “那……好吧!就这样了。”白之言心里极度的不痛快,伸了手指,气呼呼的按了挂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