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说,股价确实是安漠霖操控的,对吗?”陈雕紧咬着牙,恨不得一张口把眼前的人给吃了。

  刘经理仍是挂着微笑,说:“陈总应该明白安总在商界的地位,别说是一个金麦集团,即使再有几个一样的金麦集团,安总若是想要把股市崩盘将贵公司收购,也不是一件难事。不过,安总并不想做那种事,这次的股价下跌,只是让陈总您明白,和安氏做对的后果,要是陈总还想稳坐在金麦总裁这把椅子上,最好不要拒绝跟安氏的任何合作。”

  陈雕暗暗紧握着拳头,深吸口气保持着平静,轻笑一声,望向刘经理道:“我怎么会拒绝跟安氏的合作呢?只不过那几天有些事情耽搁了,所以一直没来得及处理。既然今天刘经理来了,我们就把合同牵签了,以后与安氏,会是很好的合作关系。”

  刘经理的神情瞬间轻松不少,抬手示意秘书把合作案递上前。

  秘书将合作案打开在最后一栏的签字项,客气道:“陈总,麻烦您在这里签字。”

  陈雕嘴角猛地一抽搐,冷笑一声,拿了钢笔在上方签字。

  秘书看合作案总算签下,也松了口气,顺手将文件合起来收好。

  刘经理礼节性的一低头:“既然合作案已经签署,我们就不打扰陈总了,先行告辞。”

  陈雕唇角带着阴冷的笑意,点了头,目送刘经理离开。

  刘经理和秘书刚一出了办公室,红玉已经旋身落下。

  陈雕紧握的手掌直接喀吱作响,恼恨的盯着门口问:“我让你帮忙找的死尸呢?”

  红玉手掌微微浮动出一阵红光,接着,一具盖着白布的男子尸体已经躺在办公室银灰色的地毯上,额头处处理过的撞击伤非常明显,应该是车祸死亡的人。

  红玉倒吸一口凉气,道:“意外死亡的尸体没那么好找,我找个几家医院才找到一具。”

  陈雕满意的点点头:“能找来,已经是不错了。”说话间,他缓缓站起身,朝着那具男尸走去,英俊的人脸迅速化成兽头,尖长的嘴一张,如鸟类啄食一样撕咬向那句尸体,整个办公室都弥漫着一股血腥气。

  红玉看着满口鲜血的陈雕,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尖,转过身,不想再看那血腥的一幕。

  在剧组已经待了好多天,每天都是马不停蹄的忙着拍摄,白之言很是努力的工作着,她想要的是,在这千年后的人间拥有一个光鲜亮丽的身份,努力成为一个能配得上安漠霖身份地位的女人。

  照常忙碌的剧组,照常忙碌的所有人。

  下一场,就是白之言和冯晓静的一场对手戏。前面一段拍完,已经是轮到白之言和冯晓静出场。

  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别墅门外,白之言和冯晓静对着台词,台词进行到一半,是一幕打脸的情节。

  按理说,打脸都是假的,至于打脸的声音。都是后期配音,白之言当然也明白。

  白之言极富感情的说着台词,可是自己刚把台词说完,冯晓静忽然一巴掌就呼了过来。

  白之言还没来得及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毫无预兆的袭来,她“咝”的吸了一口气,怒气腾腾的盯着冯晓静恼火道:“冯晓静,你是公报私仇啊!”

  “我怎么公报私仇了?这本来就是剧本里有的桥段,我这是配合导演,拍的更真实。”冯晓静环着双臂,傲慢不可一世的睨着白之言,说的是理直气壮。

  “哟呵,说的挺有理的嘛!”白之言牵着唇角冷笑了一声,揉了揉自己发疼的脸颊,趁着冯晓静傲慢的空隙,迅速一巴掌给呼了回去。

  她这一巴掌比冯晓静还用力,冯晓静没想到白之言居然敢打还回来,猛地一吃惊,捂着更为火辣辣疼的脸愤恨的瞪着白之言:“白之言,你竟然敢打我,你信不信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这是以牙还牙,你打了我,我还给你而已。”白之言轻松一笑,一双眼天真无害的望着冯晓静。

  冯晓静气不打一处来,扬着手又要去呼白之言。

  白之言迅速来了个侧身的动作,灵巧的躲过了冯晓静的巴掌。

  看机的工作人员和导演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导演喊了起来:“你们两个在干什么,是不是忘了剧本里怎么写的了?白之言,谁让你打冯晓静的?”

  冯晓静气的胸口剧烈起伏,转头望着导演委屈的控诉:“导演,我不要演了,剧本里写的我有打白之言,可是她怎么不按照剧本走,还打了我,你看我这脸,这几天还怎么拍戏啊!”

  “你就装吧!装纯,装无辜,装可怜。冯晓静,你还真不愧是个演员,这随时随刻都在演戏啊!”

  最6新J章节?上M*酷0C匠?网☆

  白之言讥讽说着,随后看向导演,举手道:“导演,是她公报私仇先打的我,拍戏嘛,不是说好的做个样子就行吗?她下手那么狠,我为什么不能还手。”

  “白之言,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就是打了你又怎么样,那只能说明我敬业。”冯晓静急促的辩解着,松开捂着脸的手就要去撕扯白之言的衣服。

  白之言哪里是肯服软的人,两人顿时扭打成一团,开启了一场撕逼大战。

  周围的工作人员这才意识到场面有些控制不住,赶忙上前试图把两人拉开。

  导演也迅速冲上前,在外围呵斥起来:“你们都给我住手!现在是在拍戏,不是让你们来打架的!”

  因为冯晓静怎么都不肯松手,白之言当然也不会示弱的先松手,整个场面混乱不堪。

  导演在外围气的直跳脚,急躁的来回走动着,随后赶忙走到放摄像机的地方,拿起喇叭按了开关,一声暴喝:“都给我停下!”

  冯晓静这才肯渐渐收敛,工作人员逮着机会,赶忙将两个人拉开距离。

  冯晓静还气愤的踢着脚:“白之言,你给我等着,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谁不放过谁还不一定呢!我告诉你,你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就敢懂动你全家。”白之言也是气的不行,不是放狠话吗?她也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