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心,你的意思,我明白。”电话那头的人慵懒的靠着沙发,唇角邪邪勾起,很是干脆的答应。

  安漠霖眼眸中浮起一抹阴冷之色,手指一抬,按了挂断。随后翻开文件开始查看。

  金麦集团总裁办公室,红玉旋身落下,身形婀娜朝着办公桌走去。

  总裁办公桌后,陈雕闭目斜倚着,抬眼看向她,阴冷一笑,问道:“怎么样了?雪昙死了吗?”

  红玉深吸口气咬了咬唇,气恼道:“她身边一直有个凡人守着,我没机会下手。而且,我也不敢肯定她身上是不是真的没了法力,万一她还有法力,我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陈雕轻嗤一声,说:“我就知道你不敢轻易下手,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既然暂时不敢动安漠霖,雪昙还是可以动的。等我伤势好了,我肯定会帮你把雪昙除掉。”

  “那我可得好好谢谢你了。”红玉扬了扬眉,唇角浮起一抹阴狠之色。

  红玉话音刚落,外面响起敲门声,陈雕赶忙眼神示意,让红玉先躲起来。

  红玉迅速一旋身,化作红光隐匿起来。

  酷。0匠网o}永|¤久免费:2看小√E说|M

  陈雕理了理西装坐好,平静道:“进来。”

  办公室的门打开,是一名身穿蓝色西服的微胖男子,他的脸色似乎不太好看,快步拿着文件走到陈雕面前,不等陈雕问是怎么回事,便急切开了口:“陈总,我们公司的股价本来今天一早还处于平稳的势态,可是就在刚才,股价迅速下跌,再这样下去,我们公司在业界的地位也会土崩瓦解。”

  “股价下跌,这怎么可能?”陈雕紧了紧掌心,心中有个答案呼之欲出,在逸州市,能够操控股价的人少之又少,而他这几天和安氏的合作投资案一直没有签下来,以安氏影业在逸州市不可撼动的影业龙头地位,绝对有办法操控股价。

  陈雕气的一拳砸在办公桌上,实木的办公桌发出“嗵”的一声闷响,站在他面前的部门经理惊得心头猛一颤,望着陈雕问道:“总裁,您看现在要怎么办?”

  陈雕深吸口气,咬牙切齿:“肯定是有人在暗中操控,你立刻安排人去调查,然后告诉我结果。”

  “好,我这就去安排。”部门经理郑重点了点头,迈开步子迅速离开。

  陈雕紧握的拳头稍稍松开,面前一道红光飞闪,红玉停在她对面悠然坐下,冷淡一笑,问道:“怎么,你怀疑是安漠霖干的?”

  “在逸州市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够操控股价的人不多,安漠霖刚好就有那个能力。”陈雕眼神中尽是怒火,眼下恨不得吃人。

  他阴狠的眼神望向红玉,吩咐道:“你帮我去医院找一副新鲜的死尸,我要吃人才能恢复的快,记得,病死的不要,要那种意外事故死亡的。”

  “我不去,我不想被别人说成是偷尸贼。我是花妖,吃素的,不想做这种有违天道的事。”

  “你少在这里给我装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杀过人吗?就是让你去偷尸体,又不是让你杀人,你怕什么?你要是不帮我,到时候我取了雪昙的内丹,绝对不会给你!”陈雕轻蔑一笑,死死盯着红玉的眼睛。

  红玉脸色瞬间白了几分,别过头,不情不愿的说:“好,我去给你偷尸体。”

  陈雕满意一笑,斜靠在旋转椅背上,“那就快去吧!”

  红玉咬了咬唇,身形一旋,化作一道红光旋出了金麦集团大楼。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金麦集团的股价一直在下跌,整个股市已经是一团乱,到了正午过,逸州市说得上名号的证卷交易所都被人给围了个水泄不通,全是举着单子吵嚷着要退股的。

  安氏总裁办公室,安漠霖手指捏着一杯咖啡站在窗口,悠闲的斜靠在阳台上,望着下方拥挤的车流,他的身后,是着了一身西装的融资部经理。

  此时,融资部经理手中正拿着一份文件,舒口气,沉着眉道:“总裁,金麦的股价已经下滑的非常严重,如果再这样下去,肯定会崩盘,我们的和作案,也就没了任何用处。”

  “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是该停下来了。你下午带一个人去金麦集团,直接说见陈雕,我相信,他一定会签约合作的。”安漠霖淡定一笑,转身朝着办公桌走回。

  融资部经理点了点头:“好,我这就去准备,等会就去金麦集团。”

  安漠霖垂眸,默不作声。

  融资部经理领会他的意思,转身离开办公室。

  安漠霖这才拿起手机,拨通冷杰的号码,手机内嘟嘟响了几声后,那头的人很快按了接通:“喂,漠霖。”

  “可以停手了,给金麦集团一个机会喘口气,让陈雕明白,不跟安氏合作的后果。”安漠霖幽冷的眼眸中一点寒光隐去,神色恢复如常。

  电话那头的人慵懒应声:“好,我马上安排。”

  安漠霖挂断电话,眼光一扫,躺在角落处的白之言的个人资料再次跳入他眼中,他缓慢将文档夹拿起,这一次,他想仔细的看一看关于她的资料,关于她的一切,他忽然很想好好的了解她,或许,自己会不小心爱上她。

  正午过后,杂乱一片的证卷交易大厅中,喊着退股的人群还是难以散去。

  就在这时,一直呈下滑趋势的股票开始缓慢的往上回升,本来吵闹的人群渐渐开始安静下来,可是,股票才上升了一点之后,瞬间停。

  所有人屏气凝神,紧盯着上方的股价,提心吊胆。

  下午两点半,金麦集团总裁办公室外,安氏融资部刘经理带着一名秘书停在门口。

  陈雕的随身秘书从里侧打开门,客气相请:“刘经理,请进吧!”

  刘经理微笑点了点头,跟着陈雕的秘书进了总裁办公室。

  陈雕面色阴冷的望着走进办公室的刘经理,冷声问:“是安总让你来的?为了合作投资案的事吗?”

  刘经理脸上挂着职业性的微笑,点头道:“是安总的意思。本来谈好的合作案,陈总一直不肯签字,所以,我们安总只能使用非常手段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