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漠霖停下,继续在她的耳畔轻吻:“刚才,痛吗?”

  白之言深吸口气,眉头一皱,小声问:“会很痛吗?”

  “既然痛,就不要了。”安漠霖双手收回,可是体内压抑的如猛兽般的渴求已经控制不住,让他恨不得立刻将身下的人儿撕吞入腹。

  又是缠绵浓烈的吻,不停的将两人席卷,不知不觉,安漠然已经拉着她的手缓慢下移,白之言只是傻傻的随着他动作的牵引,随着他的牵引将手往下滑,耳畔是他的喑哑低语:“自己点的火,自己想办法灭了。”

  白之言愣住,可是自己根本不懂男女之事,可眼下,她甚至不敢去看安漠霖,只是随着他的引导,尽自己所能的帮他灭掉那不该挑起的火焰……

  也不知过了多久,白之言安静的依偎在安漠霖怀中,房内弥漫着刚才欢爱之后所残留的气息。

  只不过,安漠霖没有要了她,而是,让她以另外一种办法,帮他浇灭了熊熊燃烧的欲念。

  安漠霖搬开的衬衫下,露出八块令人垂涎的完美腹肌,白之言垂眸的瞬间,脸色一红,甚至没脸回想刚才的激烈。

  安漠霖翻了个身,再次把她压在身下,唇角笑意邪肆,低低道:“白之言,你记住我说的话,在我没有想好会不会爱上你之前,你不可以和别的男人走太近。”

  “我记得。”白之言撅着嘴答了一句又道:“可是我累了,想休息了。”

  安漠霖眼神中浮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温柔,淡声道:“累了,就休息吧!”

  “那你呢?”白之言眼睫一颤,娇嗔中带了几分调皮。

  安漠霖不做声,只是吻了吻她的额头,翻身躺下,抱着她闭上眼,已经是准备入睡。

  白之言满足的眯着眼,静听着他的呼吸,直到,感觉到他已经入睡,已经是到了将近十二点。

  白之言伸出手,将手心藏着的通灵符显现出来,然后掀开薄被,以牙齿咬破了指尖,把血压在通灵符上,随后施法,把通灵符用法力压在安漠霖心口之处。

  等做完这一切,她才长舒了一口气,拍了拍手,站起身悄悄下床,然后施法让安漠霖睡的更熟,才理好衣服打开了门。

  蜜儿仍然急躁的在门口不停飞动,看到白之言开了门,着急的问着:“他对你做了什么,你们不会什么事都发生了吧!”

  白之言嘴角抽了抽,猛烈的摇了摇头:“很遗憾,让你失望了,他只是吻了我而已。”

  “你还说的挺轻松,吻了你而已,这已经够让人受不了的了,难道你还希望再发生点别的什么,让自己回不了头吗?”蜜儿怒气冲冲的说着,气恼的是白之言愣是把文正对她的警告不当一回事。

  白之言伸手将门关上,做了个深呼吸,平静道:“这是我的事,我喜欢他,难道有错吗?”

  “你喜欢的是没什么错,可是你们不能在一起。”蜜儿急躁起来,怎么说了那么多,白之言愣是听不进去。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要试试。”白之言仍是不立,眯上眼,施法准备离开,这一夜发生的事,就当是安漠霖做的一场梦吧!

  蜜儿劝了半天,心知她不肯听之后,只好沮丧的放弃,一旋身,跟着白之言一同离开。

  一夜睡的相当安稳,早上醒来,安漠霖缓慢睁开眼,坐起身时,望着自己身上散开的衬衫纽扣,还有前一夜两人欢爱的痕迹。

  他可以很肯定,白之言的确回来过,只是他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走的,他甚至差点就要了她,到最后,还是怕她会受不了疼痛而放弃。

  理了理衬衫,安漠霖穿了鞋子走出房间,刚到门口,看到还穿着一身睡衣睡眼惺忪打开门往衣帽间走的安漠然。

  看?f正版☆章节上W酷;%匠Z网

  安漠然看到安漠霖从白之言房间里出来,顿时大吃了一惊,精神也瞬间抖擞,指指白之言的房门,又指指安漠霖,难以置信的问:“哥,你怎么会睡在之言的房间里?”

  安漠霖脸色恢复一贯的冷淡,转身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安漠然望了望楼下的章芸心,赶忙压低了声音急问:“哥,是不是昨晚上之言回来过?”

  “算是吧!”安漠霖敷衍的答了一句,迈开步子朝自己房间走回。

  安漠然本来还打着呵欠,这下彻底的醒了个透彻,不由自主抖了个激灵,赶忙往衣帽间走去。

  安漠霖回房洗了个澡之后,才换了衣服下楼,随意吃了早餐,便直接去公司。

  到了公司,刚在办公室坐下,周悦已经拿了文案走进来,将文案放在安漠霖面前,“安总,这是那天您让我整理的和金麦集团的合作投资案,不过这两天,都不见金麦集团有任何的回复,我公司融资部的人已经去了两次,都没见到陈总的人。”

  安漠霖修长的手指捏着咖啡杯,缓缓喝了一口,问道:“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不清楚,融资部的人也打听过,可是什么都打听不出来。”周悦摇了摇头,神色凝重。

  “那就先放在这里吧!今天下午,我亲自去一趟金麦,我想陈总一定会答应这次的合作计划。”安漠霖唇角浮现一抹阴冷的笑,还从来没有哪个公司会拒绝与安氏的合作,除非,那个人不想在经济达到顶端的逸州市再待下去。

  周悦对于安漠霖的自信已经是见怪不怪,点头应了一声后,转身准备离开。

  安漠霖忽然开口道:“对了,有件事,需要你去安排一下。”

  周悦停下脚步,回头问:“总裁还有什么吩咐?”

  “白之言所在的剧组那边,你安排人随时盯着。我要知道她在剧组的所有事情。”

  周悦皱了皱眉,安漠霖从来没有对哪个女人如此在意过,能对白之言这样,她心中已经猜度到一些讯息。可是安漠霖向来以冷漠果决闻名,她这个下属,哪里敢多说。

  又是应声之后,周悦出了办公室,回往自己的办公室中,打电话按照安漠霖的吩咐安排。

  周悦刚一离开,安漠霖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名为冷杰的人的手机,手机响了几声后,安漠霖冰凉的声音透过手机传到另一端:“安排一下,今日股市开盘后,用尽一切手段压低金麦集团的股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