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儿望着满地的玫瑰花,打趣道:“白之言,那个周洺对你挺上心的,你要不要考虑移情别恋算了?”

  “你才移情别恋。”白之言没好气的点了一下蜜儿的头,伸了手道:“东西呢?拿出来吧!”

  蜜儿不乐意的落在床头柜上,随后施法,足尖一点金芒流转出来,一道明黄色的符箓已经落在桌上。

  白之言赶忙将符箓拿到手上,细细看了几眼,认真的点了点头:“嗯,没错,这个就是通灵符。”

  蜜儿唉叹一声道:“符箓我是帮你拿到了,不过,师父提醒,让你跟安漠霖保持距离,具体的情况,等他找到办法,能够让他顺利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会亲自告诉你。”

  “要我跟安漠霖保持距离?”白之言嗤笑一声:“五百多年前,他也是这么说的。可是这一次,安漠霖不是什么帝王命格,我也有了凡人的肉身,说不定会有个好结果,干嘛还要保持距离?”

  “我要说的,只有这些了,听不听是你的事。”蜜儿重新飞起来,到了白之言面前,说:“走吧!你不是要种符吗?我们这就出发吧!”

  白之言郑重一点头,捏紧了通灵符,闭上眼,周身白光飞旋,已经和蜜儿一同消失在房间中。

  安家别墅的院落优雅宁静,花园中的花草树木随着夜风轻微晃动。

  安漠霖坐在书桌旁,眼睛盯着电脑查看文档,侧面桌上,是一杯白开水。

  时间已经不早,他收回目光揉了揉眉心舒缓疲劳,随后站起身,缓步出了书房,驻足在书房门口的一瞬间,扭头看了眼白之言所住的房间不知道是出于哪种情绪的牵动,他开始朝着白之言的房间走去。

  房门打开,从来没有变化的房间内安安静静,安漠霖站在梳妆台前,望着那张空落落的大床,自嘲一笑:“我这是怎么了?难不成,还真的喜欢上她了吗?”

  门口外,一道白光缓慢旋落,白之言看到自己房间的灯亮着,蹑手蹑脚的朝着房门口走去。

  刚停在门口,还没来得及细看,她的身影已经被那双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神捕捉住,冷冷唤了一声:“白之言!”

  白之言一阵心虚,可是如今已经骑虎难下,于是打开了门,冲着安漠霖笑呵呵的招手:“安总,你怎么在我的房间?”

  “这话应该我来问你,你不是去剧组了吗?为什么会在家里?”安漠霖站直了身,一步步,有节奏的朝她走近。

  “为什么会在家里?”白之言品味着这句话,这么说,安漠霖是要把她当家人吗?于是抬了头,带着笑意道:“我想回来看你一眼,所以就不顾辛苦跑了回来。”

  “你这样,不会很累吗?时间赶得上吗?”

  “我已经自己雇了车子,可能会辛苦点,时间还是赶得上的。”白之言仰脸望着他的高度,在他的面前,自己真的就像是一棵藤蔓,而他,是她最想要的依靠。

  “为了见我,真的有那个必要吗?”安漠霖眉头一皱,已经停在她面前,居高临下俯视着她。

  白之言深吸口气,点了点头,“能让我先进去吗?”

  安漠霖不动,冷淡一笑:“你还真把这里当你家了?”

  “我……”白之言努了努嘴,不知道该怎么接口。

  安漠霖唇角笑意收敛,就在她无法答话的间隙,反而给她让出了路,让她进屋。

  白之言不动了,问道:“你这是让我进去的意思吗?”

  “是,你可以继续住在这里,不过,你总要付出点回报。”安漠霖忽然从侧面扣住她的腰身,瞬间让她的身体与自己的身体紧贴。

  白之言被他的动作给吓了一跳,眼神中透出一抹惶恐,望进他幽深的眸子中。

  安漠霖另外一只手也随后游移在她后背之上,缓慢的挪动,邪笑问道:“白之言,我要是让你付出点回报,你不要后悔住在我家。”

  白之言紧抿着唇,大脑不受控制的点了点头。

  本来还在栏杆上趴着的蜜儿顿时泄了气,这女人啊!不争气起来还真的让人无语,就比如白之言,在安漠霖面前就是不争气的要命。安漠霖随便勾勾小指头,她都会被牵着鼻子走。

  蜜儿无奈的别过头,背对着房间门口,没想到就在她背对的瞬间,房门竟然被安漠霖给关上。

  蜜儿大惊失色,瞬间瞪大了眼,喊了起来:“白之言,你找死啊!”

  房门紧闭,蜜儿也不敢进去,安漠霖可是能听到她说话的,万一被安漠霖发现,麻烦更大,只能焦灼不安的不停在门口飞啊飞,祈祷着白之言千万不要做出什么糊涂事来。

  安漠霖怀着白之言的腰身,缓慢靠在墙上,微勾的薄唇性感的惑人。

  他缓缓低下头,微热的气息流转在白之言耳畔,低问:“白之言,我要开始了。”

  白之言紧张的紧了紧掌心,掌心已经开始冒汗。

  $最新k-章K节c上酷匠网

  下一刻,安漠霖的唇猝不及防的压上她的唇,浓烈的吻席卷而来,安漠霖双手在她背后游移,渐渐的带着她转移阵地,不知不觉,两人已是到了床上。

  意乱情迷间,白之言只知道不停的回应着他的吻,双手试图寻找到可以攀附的东西,可是徒劳的发现,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在渴求什么。

  安漠霖手指灵巧在她背后一划,她里面小衣的扣子瞬间松开,白之言只能紧攀着他的颈项,双手开始不知所措的在他后背之上游走。

  安漠霖深吸口气,一只手将她的衣裙撩起,修长的手指在她身上不停滑动,眼中燃烧的火焰愈演愈烈,一发不可收拾。

  浓烈的吻仍在纠缠不休,安漠霖的手已经覆上她的小腹下方,喑哑着嗓音,忽然低低问了一句:“白之言,你以前,和别人这样过吗?”

  白之言的理智回来了几分,抿着唇摇摇头:“绝对没有,你是唯一的一个。”

  “我是唯一的一个?”安漠霖眼中忽然浮起一抹凝重,手指缓慢滑落入她的体内。

  猝不及防的亲密接触,白之言浑身一僵,猛地一皱眉,低低闷哼了一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