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这样,吓死我了。”白之言这才舒口气抚了抚心口,继而看了看天色,急忙问道:“现在几点了?”

  “六点半都过了,你再不赶过去,是想被导演骂死吗?”周洺无奈摇摇头:“你说你,明知道今天要开机,怎么还喝那么多酒,害得我跟你一起遭罪。”

  “谁让你跟我一起遭罪了来着,你离我远一点不就结了。”白之言撇了撇嘴,刚一低下头,又猛地一拍脑门,惊慌道:“哎呀,六点多了,我再不赶赶过去真的会被骂的。”

  周洺满脸无奈的再看她,伸手在她头发上一揉,笑意惑人:“快点吧!白之言大小姐。”

  白之言嫌弃的把他的手拍开,随后站起身穿了拖鞋就往卫生间跑,然后在行李箱里找了衣服,正准备换衣服呢,周洺却还是站在房里不出去。

  白之言脸色一阴,指着门口说:“周少,麻烦你出去,成么?”

  “不就换个衣服吗?你以为我稀罕看。”周洺上下打量白之言一眼,没正经道:“虽然,这身材确实……还差强人意。”

  “你给我滚出去!”白之言俯身抄起床上的枕头,奋力朝着周洺砸去。

  周洺赶忙伸手接住,松了口气道:“白之言,没看出来,你还挺泼辣。”

  “知道就好,本姑娘就是这么泼辣,你要是讨厌,最好躲远点。”白之言叉着腰扬了扬眉,随后翻了个完美的白眼。

  周洺呵呵一笑,唉声叹气的摇摇头,然后才将枕头重新丢回床上,转身出了门。

  白之言赶紧将门关死,然后慌慌张张的换衣服,随后拿了随身的东西往剧组所在的地方跑去。

  周洺早已不见了踪影,也不知道躲到什么地去了。

  风风火火的赶到剧组,如她所料,剧组的大部分人都已经到了,她的确的迟到的一员。

  心虚的走到导演面前,白之言低着头,小声说:“导演,对不起,我来晚了。”

  “没事,时间还赶得及,你赶紧去化妆吧!不过,以后不要光顾着跟周少腻歪而忘了工作啊!”导演和气的说着,脸上始终挂着淡定的笑。

  白之言眉头猛地一皱,抬眼望着导演,疑惑道:“导演,您刚才那话什么意思?”

  “你不是跟周少在交往吗?这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你放心吧!我不会因为这个对你有偏见的。”导演说着,又笑呵呵催促起来:“快去化妆吧!我这边还要调机呢!”

  “不是,导演,你误会了,我跟周洺,顶多算是朋友,我一点不喜欢他。”白之言深吸口气,虽然这解释也许没用吧!但好比不解释要强一点。

  “你不喜欢他?”人已中年的导演纳闷的挠了挠头,啧啧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越来越让人无法理解了。”于是摆了摆手,转身去调机。

  白之言心里那才叫一个郁闷,都是周洺害的,害的她现在被人误会,气鼓鼓的窝着一口气,朝着化妆的地方走去。

  化完妆,已是用掉不少时间,拍摄开始,白之言和冯晓静搭档演的是情敌。冯晓静无疑是偶像剧中傻白甜,白之言居然演的是绿茶婊,专门跟女主过不去那种。

  于是乎,戏里戏外,白之言都跟冯晓静杠上了,可是为了能够早点结束拍摄,两人都忍着对对方的反感,负责人的拍摄着。

  这一拍摄,就是持续到晚上,累了一整天之后,白之言疲惫的回到自己的住处,刚一打开门,却被房内的景象给整懵了。

  她揉揉眼,然后再揉揉眼,没错,房内满地都是鲜艳欲滴的卡罗拉玫瑰和花瓣,乍看一眼,真是鲜艳美丽的让人过目难忘。

  她深吸口气,眼神在房内开始逡巡,接着,周洺已经从门背面走了出来,手中还捧着一束十一朵的玫瑰,笑意浓浓看着白之言道:“白之言小姐,请你手下我精心为你准备的玫瑰花,接受我对你挚诚的心意。”

  酷匠网Z*正H版●首M:发¤e

  “周洺,你丫有病啊!”白之言倒抽一口凉气,嘿呵一笑,拿过他怀中的玫瑰,随后一只手把玫花束解开,拿着花束重新递回周洺怀中:“你看到了吗?这花带刺的,你想扎伤我的手啊!”

  “歪理,我刚才不是给你包的好好的吗?”周洺哭笑不得,随后拾起地上的包装,准备重新把花包起来。

  白之言无奈扶额,吐口气道:“周洺,你要我怎么说你才明白,我不喜欢玫瑰花,尤其是红色的玫瑰,你拜托你求求你,以后不要再送这些东西给我了好吗?”

  “可是那天在玫瑰庄园,我看你挺喜欢的。”周洺疑惑的皱了皱眉,他实在没看出来白之言不喜欢玫瑰。

  “那不一样。”白之言烦躁不已,那天她是为了吸食花灵提高法力,并不代表她就喜欢玫瑰啊!

  白之言叹口气,解释道:“那些花是有生命的,是有灵气的,可是你看看这些话,多庸俗啊!”

  “庸俗?”周洺居然开始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或许,对你来说,这玫瑰的确庸俗了些,等你回去,我再送你其它的东西。”

  “周洺,我觉得,你要是想送我东西的话,真的没必要。我现在唯一的要求就是你离我远点,你离我远点,我才不会被人误会。”白之言干脆走进房内,指尖试着施法,已经知道自己法力恢复,得意一笑,用力一推,竟然轻易把周洺推出了房间。

  她猛力一关门,房门发出嘭的一声巨响,响彻在酒店回廊中。

  周洺停在门口,还没来得及道一句晚安,门已经从里面被白之言利索的反锁起来。他自嘲一笑,这才转了身,回往自己的房间。

  白之言终于吁了口气,烦恼的望着满地的玫瑰花瓣,忽听耳畔嗡嗡之声响了起来。

  白之言心头一喜,赶忙看向侧面,惊喜道:“蜜儿,你回来了?”

  蜜儿点了头,吐口气道:“其实我早就回来了,不过你在忙着拍戏,所以我就直接回来等你了。因为蛊雕兽受了伤,不敢对安漠霖出手,我这才放心的留在这里。没想到我一进来,你的房间就成了这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