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口气,白之言开始眯着眼睡觉,室内也安安静静没有一丝声音。

  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白之言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将近黄昏,她伸着细胳膊细腿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这才惬意的眯着眼坐起身。

  刚一坐起身,她就被眼前的状况给吓了一跳,猛地从床上弹起来往侧面一挪,眼睛紧盯着坐在房间外侧沙发上,优雅的端着一杯红酒啜饮的周洺,惊异的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瞧你那大惊小怪的样。”周洺轻笑一声,把手中的酒杯放下,唇角挂着邪肆的笑,望着她的眼睛:“白之言,我可是为了你才会来剧组这种地方,我的一片苦心,你可别不领受啊!”

  白之言忿忿道:“扯淡,我干嘛要领你的情,咱俩说好的只做朋友的,你丫怎么说话不算话。还有啊!这是我的房间,你进来之前,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周洺讪讪一耸肩,啧声道:“我觉着吧!咋俩做朋友实在不合适,你看咱俩这么投缘,我要是不追求你,这都有点对不起缘分两个字。”

  “我呸,你那花花肠子我还能不知道么?周洺,你给我听好了,以后没经过我同意,你不许进我的房间,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啊!”

  白之言警惕的盯着周洺,手指一抬,指向门口:“你,现在立刻给我出去!”

  “我要是不出去呢?”周洺双手闲闲别再口袋处,干脆站起身,朝着白之言所在的方位走去。

  白之言赶忙后退,撒开丫子准备逃窜。

  周洺却一把抓住她的手,顺势一拉把她扣入怀中,邪邪一笑:“白之言,还没有哪个女人能从我手掌心逃出去过,你怎么能例外呢?”

  “周少,我就是那个例外,我真的不喜欢你,你就大发慈悲,放过我吧!”白之言笑的很是勉强,她今儿个一早可是把法力给了蜜儿的,万一周洺来硬的,那她真是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那怎么行,我以前就没认真过,好不容易认真了,哪能那么轻易放手。”周洺另外一只手紧紧一扣,让白之言的身体与他的身体紧贴在一起。

  白之言浑身一颤,抖落了一地鸡皮疙瘩,一边用力去抠着周洺的手,一边嘿嘿笑说着:“周少,你看咱俩也才认识没几天,你怎么能这么心急。”

  “既然嘴上征服不了你,我就只能试着先征服你的身体。你会知道,成为我的女人,绝对是一件很美妙的事。”周洺低沉磁性的嗓音缓慢说着,温热气息一点点扑进白之言颈窝之中。

  白之言不停的后仰,周洺再次扣紧了手,逼得她面对自己。

  眼看着周洺即将要吻上来,白之言深吸口气,眼神沉静的正视着周洺,深吸口气高声道:“周洺,我喜欢的人是安漠霖,你要是敢动我,我就有的是办法让你和安漠霖闹翻!”

  周洺眉头皱了皱,忽然停下,紧盯着她的眼睛道:“漠霖又不喜欢你,你凭什么能让我和他闹翻?”

  “我……我就说你强迫我,反正我不是自愿的,不管安漠霖喜不喜欢我,我都是他公司的艺人。你这么对待他公司的艺人,他还能一点不跟你计较吗?”

  “可我是认真的,我会把你娶回周家,你以后可是周家的少奶奶,这不是挺好的吗?”

  “好你个毛线,我说了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你要敢动我,你就给我等着吧!”白之言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周洺怎么也不算坏人,她也不好惩治他。

  “唉,算了,被你这么一说,我真的一点兴致都没有了。”周洺无奈的松开了揽着她腰身的手,双手别再口袋处,挑眉示意:“走吧!其实刚才是因为我刚好碰到导演,导演说让我顺便帮忙叫一下你,所以我才过来的,你真以为我是特意过来对你怎么样的吗?”

  “谁知道是不是啊!”白之言不满的咕哝了一句,然后低头理了理裙子,跟着周洺一起出了房间,朝着开机宴的地方走去。

  开机宴设在室外,长长的木桌上,摆满了各色菜肴和酒水,工作人员和演员们也都到场的差不多了。

  那位傲慢的女一号冯晓静嘴上说不来,到底还是怕拂了导演的面子,依然到场。

  到了长桌旁,白之言有些饿了,先夹了一块甜点吃了起来,周洺看她吃的旁若无人,笑了笑道:“你在这吃着,我等会儿过来。”

  白之言“嗯嗯”的点了头,只顾着吃东西,也懒得去管周洺干什么。

  周洺转了身,朝着导演所在的地方走去。

  白之言这才吃完一块点心,转身看向周洺,只见周洺跟导演有说有笑的说着话,白之言皱了皱眉,难怪周洺可以自在的待在剧组,原来他跟导演是认识的。

  周洺和导演说了一阵之后,回头别有深意的笑看着白之言,导演也是赞赏的笑了笑。

  周洺又转身走向白之言所站的地方,周洺本身也是高富帅一枚,加上气质风流名声风流,即使在人群中都比那些演员还要招眼。

  他优雅的走向白之言面前时,引得周围一片艳羡嫉妒的目光。

  白之言却全当看不见,自顾自的夹了菜在盘子里,旁若无人的吃着。刚吃了两口,周洺已经走到她面前。

  导演站在最前方,拿着话筒,高声道:“今天,是我们剧组的开机宴,大家先一起举杯,预祝开机顺利!”

  周围的人一听这话,一名工作人员已经欢呼着开始倒香槟,香槟流转的泡泡翻腾着,引得周围一片欢呼声,随后每人都上前去拿香槟杯。

  白之言仍是自顾自吃着,直到周洺执了两个高脚杯走到她面前,将一杯香槟递到她手边,挑了挑眉:“来吧!咱们一起干杯。”

  I'更Q0新\最快}上"酷(匠Q网V

  白之言望了望酒杯,这才把餐盘放下,接在了手上。

  前方,导演高声道:“大家举杯吧!”

  下方一片吵闹的欢呼声,接着,外侧摆放的烟花呲啦啦的响了起来,周围一片火树银花的热闹。

  白之言跟着大家一起举杯,一口气把手中的香槟给喝了个干净。

  香槟入口,白之言忽然觉得口感相当的好,满意的认可着点头,问周洺道:“这是什么饮料?挺好喝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