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雕眼神中浮上阴毒之色,冷冷道:“既然拿不到镇魂珠,就先想办法除掉雪昙和蜜儿!只要雪昙和蜜儿死了,没人用道法催动镇魂珠,我就有办法把镇魂珠取回来。”

  “除掉蜜儿,可能还容易。可是要除掉雪昙,实在有些棘手,而且,她的身后还有个文正,万一文正来到这里,我们不一定有胜算。”红玉心烦意乱的站起身,一想起文正,心里就有很大的怨气。

  陈雕唇角挂着阴邪,低声道:“你放心,雪昙我来对付,你对付那个蜜儿就好。不过,我今天看蜜儿法力突然大增,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你找到雪昙,试着跟她交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雪昙肯定是把法力借给了蜜儿,不然就凭那只小蜜蜂,哪来那么高的修为。”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找到雪昙,如果她真的没了法力,那我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把她除掉。”红玉回转身,眼神中一抹冷冽如同刀刃一般划过。

  陈雕深吸口气,郑重点了点头。

  红玉嘱咐道:“那你好好养伤,我应该很快就回来。”说完,已经化成一道红影迅速飞出了总裁办公室。

  陈雕忍着疼,“咝”的倒抽了一口冷气,赶忙盘膝做好,运气疗伤。

  下午的时候,车子终于到达剧组,白之言跟着一众演员和导演制作人等等往拍摄区域去熟悉环境。

  如今要拍的是是一部现在的偶像剧,锁定的拍摄区域也算是影视城范围,所有一切都很简单。

  众人走了一圈之后,停在一处别墅样式的房子外,拍了拍手望着众人道:“大家静一静啊!我说两句,咱们今天先安顿下来。然后,已经有工作人员在安排开机宴,今天晚上,大家可以尽兴,从明天起,希望大家认真的投入到拍摄中,我们争取早日杀青。”

  白之言身侧穿了一身水蓝色连衣裙的女子傲慢的扭了扭腰肢,说:“导演,我这一路来累了,就不参加了。”

  6看{正版Q章=.节#'上fL酷7。匠p●网nD

  导演一听这话,脸上登时浮起一抹尴尬的笑,忙说:“你是咱们的女一号,怎么能不参加呢?”

  女子似乎是故意在拿腔作势,轻哼一声道:“导演,你看看你都找的些什么演员,这有些人,我连认识都不认识,这剧拍下来,能红吗?”

  白之言扭了头,将那女子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长得嘛,是挺漂亮的,不过依照她的看法,觉得这女的长得自然是没她漂亮,气质嘛!白之言只想用两个字概括:庸俗。

  秉承着从来不受闲气的原则,白之言笑意满满的望着女一号道:“请问,你很出名吗?如果是的话,那我为什么不认识你?”

  “那是你自己坐井观天,所以才不了解演艺圈的动向吧!”女子瞥了白之言一眼,仍是一脸傲慢之态。

  白之言轻吐口气,扬了扬眉,笑眯眯道:“刚好相反,我也经常关注娱乐新闻,可是,好像没有看到哪个新闻有提到过你啊!”

  “怎么会没有,最近明明有两家媒体都有提到我,是你没看到吧!”女子不屑的嗤了一声,环着双臂就要离开。

  “哦,是这样吗?”白之言无辜的耸了耸肩:“可是我还是不认识你,既然咱们在一个剧组拍戏,你不如自我介绍一下吧!这样大家都认识了,以后就好交流了啊!”

  “你……”女子气的火冒三丈:“你知不知道得罪我是什么下场?”

  “嗯,你刚才那句话我记住了,从今天开始。”白之言笑的深沉,转身望着众人道:“从今天开始,我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大家可得记得她刚才说的那句话,说不定啊,就是她干的呢!”

  周围有的人偷笑点着头,觉得白之言干的漂亮,高兴的给白之言打气。也有的觉得白之言不自量力,为她的以后担忧。

  总之,女子脸色瞬间发白,冲到白之言面前,迅猛抓住她的手臂,咬牙道:“你一个连点名气都没有的小演员,凭什么敢在我面前说这种话?”

  “那个,女一号小姐,请你客气一点。这里是剧组,不是你所在的公司,咱们以后啊!还是要和平相处的哈!”白之言笑脸迎人的掰开她的手,随后看向导演道:“导演,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导演半是感激半是担忧的点了点头,笑呵呵道:“那个,等会的开机宴,大家一定都要到场。如果有不认识的,可以来个自我介绍,大家在拍摄期间,一定要和平相处。”

  “我们听导演的。”下方是此起彼伏的应声,那名女一号气鼓鼓的哼哧一声,转了身就气愤的离开。

  周围的小演员都围到白之言身侧,各自不停担忧的说着:“你惹了她,万一她背后有什么人,以后恐怕不会放过你。”

  “对啊,我可听说,她跟黑道上的人有接触,不然也不会成名那么早。”

  “我也听说过,黑道上的那个人应该是她的情人,肯定会为了她出头的。”

  白之言听着众人的议论,烦闷的挠了挠耳朵,她要是怕的话,就不会跟那女的对着干了。

  导演在人群外围招了招手道:“大家都去安置吧!别在这聚着了。”

  众人听导演这么一说,这才转身依次离开。

  导演舒口气,走到白之言面前,温和一笑:“白之言,你刚才站出来说话,是替很多人解了气。不过冯晓静的背景,的确跟刚才他们所说的一样,你得罪不起,你得罪了她,我也没办法帮你啊!”

  “导演放心,她不敢动我的。”白之言狡黠一笑,歪了外歪头道:“那导演您先忙着,我也去安置了。”

  导演抿着唇,缓慢点了点头。

  白之言客气一点头,拉着行李箱转身离开,欢快的朝着所安排的酒店住处走去。

  终于在安排好的酒店住处安置下来,白之言一仰身,躺在干净的大床上。

  这间酒店的条件不算很好,不过作为艺人,四处奔波吃些苦头是难免的。更何况,这里的环境压根还谈不上吃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