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儿嘲弄一笑道:“你错了,镇魂珠没有驱使他,而是依附他为主。所以,你现在看到的是镇魂珠和安漠霖合体所产生的灵力,并不是驱使。”

  “这不可能,镇魂珠是我的!谁也别想拿走!”陈雕一声狂怒的暴喝,本来英俊的一张脸瞬间变成长喙似鹰,形如虎豹,长着尖耳的青色兽头,上方的毛发也瞬间变成灰黄之色。

  蜜儿继续往后退,陈雕忽然张开长着尖锐牙齿的大口,一声如雷贯耳的狂吼,整个会客室就像是被台风扫过,所有的文件飞散了一地,桌上的杯子也都跌到地上摔的粉碎。

  蜜儿被吹得站立不稳,赶忙施法定身,连忙道:“安漠霖,快出手。”

  安漠霖眼眸中一点金光色泽瞬间冲击,两手掌心结出法印,以最快的速度朝着陈雕打去。

  陈雕愤怒的盯着安漠霖,赶忙也施法结印,再次与安漠霖打了起来。

  $看V正m(版(章@节上2酷匠^)网7w

  蜜儿忐忑不安的看着,对于镇魂珠的力量,她也只是听说,从来没有亲眼看到过,无法确定安漠霖一定有胜算。

  整个会客室已经狼藉一片,安漠霖与陈雕打的也是难分伯仲,打到最后,安漠霖跃身而起,掌心的法印再次凝结。

  蜜儿察觉的有些不同的东西在流转,吸了吸鼻子轻嗅,这才将目光落在安漠霖掌心,原来他所结出的印结竟然蕴藏了仙法,不禁心头一喜,再看陈雕的脸色,已经有些不好看。

  陈雕手心印结抢先打出,安漠霖也迅速打出印结,强劲的灵力冲击下,蜜儿亲眼见证着安漠霖打出的灵力将陈雕结出的灵力打的飞散,轰然冲击着朝陈雕打打去。

  陈雕恼恨的一咬牙,心知肯定没办法赢过安漠霖,周身一旋,已经化作一道绿光,散开结界冲出了会客室。

  安漠霖收回灵力的同时,回转身走向蜜儿,疑惑问道:“你是谁?我好像并不认识你?”

  蜜儿往后退了一步,望着他深沉不见底的眼眸,这眼神有些熟悉,她猛地瞪大了眼,深吸口气,迟疑的问:“那你认识雪昙吗?”

  “雪昙?为什么我觉得这名字很熟悉?”

  蜜儿大吃一惊,小声提醒:“你好好想想,雪昙,这个人,你应该很熟悉才对。”

  “很熟悉?”安漠霖紧蹙着眉,脑海中一段记忆如澎湃的海潮一般不停冲击,一段模糊的记忆渐渐有了一丝清明,他不知道那些记忆是从哪来的,只隐约感觉到,记忆中那个女子对他来说很重要。

  他甚至感觉到那中分心蚀骨的痛,到最后,荒凉的野花丛,空无一人的竹楼,而他一个人穿着一身玄色龙袍站在荒烟漫草的竹楼下,苦涩笑着,自言自语:“雪昙,你去了哪里?”

  强烈的记忆冲击,安漠然只觉痛苦不堪,“啊”的一声痛呼之后,眼前一黑,已经昏倒在地。

  蜜儿惋惜的叹了一口气,蹲在地上细看着安漠霖的脸,“这样看来,雪昙姐其实挺幸运的。安漠霖,没想到你对前世的记忆还有些印象,要是让雪昙姐知道的话,一定会很开心吧!”

  她手中一点金白混杂的光芒缓慢流转,流转入安漠霖天灵盖之上,今天的事,不能让安漠霖记得,毕竟,她和白之言都是妖,在人类看来,都是不该存在人间的生物。

  更何况,蛊雕兽的事,让安漠霖知道了,反而没什么好处。

  陈雕施下的结界漫漫消失,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安总,安总,您怎么了?”

  蜜儿一慌神,赶忙收回手,金白之光一旋,已经幻化回原身,趴在会客室的天花板上。

  结界消散,外面的门猛地被推开,周悦没想到门会突然打开,猛地一个趔趄,脚步不受控制的往前冲了几步。

  当她注意到会客室狼藉的一片和躺在地上的安漠霖时,立刻慌了神,赶忙蹲下,慌张的摇着安漠霖的手臂:“安总,总裁,您醒醒啊!”

  安漠霖眉头皱了皱,这才缓慢睁开眼,揉了揉额头,随周悦扶着站起身,可是那段记忆已经不复存在。

  安漠霖望着会客室乱七八糟散了满地的文件和地上碎裂的杯子,疑惑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会客室怎么会这么乱?”

  周悦抿唇,不解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刚才进来的时候就是这样。而且,陈总怎么不见了?”

  “陈总?”安漠霖冷沉的眸子一点亮光微微跳跃,继而问:“你也不知道陈总什么时候走的吗?”

  “我不知道。”周悦肯定的摇了摇头,叹口气,望着乱的不成样子的会客室。

  安漠霖也不再多问,吩咐道:“安排人把这里打扫整理一下,你把文件收一下,等会儿送回我办公室。”

  “是,总裁。”周悦低头应声的同时,安漠霖已经理了理西装,转身离开了会客室。

  周悦纳闷的皱着眉,怎么想也想不通,究竟发生什么样的事,能把会客室弄得这么乱?实在是令人费解。

  蜜儿舒口气,赶忙跟在安漠霖身后小心的飞落在他后背衣领外,跟着一起去了八楼。

  眼下陈雕既然逃离,短时间内估计是不敢回来下手了,她今晚还要寻找回到千年前的办法,从文正老道那里取得通灵符。

  金麦集团总裁办公室。

  一道绿光倏然落在银灰色的皮质沙发一侧,陈雕扶着沙发,一手捂着心口吃痛坐下,另外一侧,着了一身红色古装的红玉赶忙走近前,扶着陈雕,皱眉担忧的问:“这是怎么了?难道雪昙没走?你怎么会受伤?”

  陈雕抬头瞥她一眼,冷冷一笑:“雪昙哪里会是我的对手,我是被安漠霖所伤,没想到他竟然可以和镇魂珠的灵力融合,加上那只臭蜜蜂道法催化,所以我才被安漠霖打伤。”

  “竟然是安漠霖。”红玉眉头皱了皱,深吸口气,不安的问:“那我们要怎么办?拿不到镇魂珠,你就没有办法回到千年前,一统妖界,我们来到这里,还不是白费功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