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漠霖一直不停处理工作,直到快到十点钟,秘书周悦再次出现在门口,打开门道:“安总,快到十点了。”

  “我知道了。”安漠霖抬起头,抓起西装外套穿上后,走在前方出了办公室。

  蜜儿也赶紧飞起来跟在后方,周悦则拿了一堆文件紧跟着安漠霖。

  电梯是在六楼停下的,会客室自然也是在六楼。

  蜜儿跟在安漠霖身后飞着进了会客室,随后落在安漠霖背上,趴在他的背面靠边处,望着会客室中一名身穿西装的男子。那名男子长相也属英俊帅气,只是眉眼中隐隐透出一股子邪气,让蜜儿看的浑身不舒服。

  安漠霖走到男子面前,微微一笑,伸手道:“您就是陈总吧!”

  那个被叫做陈总的男子站起身,上下打量了一眼安漠霖,牵唇邪邪一笑道:“想不到,你就是安漠霖,业界传闻,年轻有为,处事果决利落,到底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陈总过奖了,陈总才是年轻有为,我只是继承家业,谈不上什么年轻有为。”安漠霖客气的谦虚着,两人的手交握,一道淡淡金芒从安漠霖掌心冲击而出。

  蜜儿注意到那个陈总眼眸危险的眯了眯,随后很快松开了手,笑看向安漠霖,又望了望他身后的秘书道:“安总,咱们的合作,就不必经过董事会了,不过,有些事,我只能私下跟安总说,这位秘书小姐,应该回避一下。”

  周悦皱了皱眉道:“陈总,您要和安总谈合作,我总是要做些记录的,您让我也回避,是什么意思?”

  陈总冷淡一笑道:“这么说,贵公司是不愿意谈了吗?”

  “周秘书,你先出去吧!既然陈总要单独谈,可能是有些什么不方便说的。”安漠霖下了命令,回头淡淡瞥了周悦一眼。

  周悦抿了抿唇,虽然有些不满,可最终还是退了下去。那位陈总的秘书也跟着一起离开了会客室。

  蜜儿细看陈总的眼神,那眼神中一点冰寒渐渐蔓延,阴狠之色也慢慢显露,眯了眯眼道:“安总,咱们的合作好说,只不过,我要向你借一样东西。”

  安漠霖平淡一笑,问道:“陈总要借的,是什么东西?”

  “我要借的这样东西,可能,会要了你的命。”陈总阴冷一笑,手心一股暗绿色的气息缓慢凝结。

  蜜儿瞪大了眼,安漠霖却是毫无察觉,眼看着那股暗绿色妖力凝结的越来越重,陈总手心迅速一扬,竟然在四周结下结界,随后手心一翻旋,直接就打向安漠霖心口。

  安漠霖毫无防备,微皱了眉头盯着那抹暗绿,惊惶往后退去。

  蜜儿大惊失色,赶忙一个旋身落地幻化成人形,手心灵力一聚,这才险险挡住了陈总的妖法。

  蜜儿上前一步,眼神阴鸷下来,喝问:“你是谁?”

  陈总唇角笑意更冷,阴恻恻道:“你这只不自量力的小蜜蜂,还妄想跟我斗吗?”

  他的声音变得洪亮空灵,蜜儿心一沉,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你是蛊雕兽。”

  “没错,我就是蛊雕兽,我现在,叫陈雕,是金麦集团的总裁。”

  “蛊雕,你别想取走镇魂珠,雪昙姐临走之前已经说过,知道你一定会来找镇魂珠,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蜜儿手心流转着灵力,与陈雕隔了段距离警惕着。

  安漠霖眉心紧蹙,困惑的望着蜜儿和陈雕,问道:“你们究竟是些什么人,为什么要来安氏?”

  蜜儿回头望一眼安漠霖,深吸口气,指尖一弹,一簇白光已经融入安漠霖额头正中,安漠霖只觉眼前一黑,身子一歪,已经倒卧在侧面的桌子上。

  陈雕冷笑盯着蜜儿道:“雪昙都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你这只才修炼了几百年的臭蜜蜂。”

  “试试再说吧!”蜜儿眼神一阴,为了先发制人,手心结印,先一步出了手。

  陈雕眼神一阴,迅速的躲过的同时,连忙出手与蜜儿打了起来。

  整个会客室明明是打的激烈不不已,可是因为结界的原因,外面的人什么也看不到。

  陈雕出手狠辣无情,每一招都试图要了蜜儿的命,可是蜜儿身上聚集的是属于她和白之言两个人的法力,自然还能勉强应对,但是过了一阵之后,已经渐渐有些不敌,应对的也越来越吃力。

  陈雕一个印诀打过,如刀锋一般从蜜儿手臂上划了过去,蜜儿忍痛停下,恼恨的盯着陈雕。

  陈雕嘲弄一笑:“灵力是长进了不少,可是很遗憾,你仍然不是我的对手。”

  “你不要得意的太早。”蜜儿捂住伤口,眼珠一转,忽然想起白之言说的最后对付陈雕的办法,迅速闪身到安漠霖身侧,两手结印,一道金白相间的光芒沿着她的手指,迅速冲到安漠霖天灵盖之上。

  陈雕脸色倏然一变,咬牙道:“你想让他死吗?”

  “他不会死,这也是雪昙姐告诉我的没有办法的办法。”蜜儿牵唇冷冷一笑,指尖继续使力。

  酷8N匠网:◇首u5发T}

  忽然,一道耀眼的金芒从安漠霖天灵盖冲出,他的眼眸中,金光一闪而过,已是睁开眼来,站起身时,目光如寒冰般盯着陈雕。

  陈雕冷哼一声,手中灵力一旋,直直打向安漠霖。

  蜜儿轻然一笑,收了手指往后退了几步。

  此时的安漠霖,好像已经不是安漠霖,他的眼睛虽有神,可是却令人觉得陌生,看向陈雕时,眼神中有掩藏不住的敌意。

  安漠霖抬手,掌间竟然飞旋出一道金芒,将陈雕打出的法力击的四散如烟。

  陈雕眼神猛然一阴沉,望向蜜儿斥问:“怎么会这样?”

  蜜儿悠然环着双臂,解释道:“因为镇魂珠毕竟是神界之物,所以,只有道法才能催动。而且,我们的师父说过,你眼前的这个人,曾经可是帝王命格,镇魂珠在他的身上,当然能够发挥出你所预料不到的灵力。”

  陈雕咬牙切齿,冷哼道:“不过是个被镇魂珠驱使的傀儡,难道还能是我的对手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