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漠霖似乎是故意不想让白之言跟章芸心打照面,拿了西装外套便道:“白之言,该走了。”说完,也不等白之言起身径自就往外走去。

  白之言慌了起来,赶忙应了一声,放下餐具拖着行李箱,急急忙忙跟在他身后出门。

  章芸心纳闷的望着白之言匆忙的背影,嘴角不屑的扯了扯,才走到餐桌旁坐下。

  安漠然仍是心情不大好,一餐早饭吃的也是心不在焉。

  车子开到公司楼下,安漠霖先一步下了车,吩咐白之言道:“你等几分钟再下车吧!”

  “为什么?”白之言郁闷的皱了皱眉。

  “不为什么。”安漠霖回头看她,那眼神幽深如漩涡,不觉间带了一丝笑意,淡淡一句:“白之言,好好照顾自己。”

  白之言难以置信的眨巴眨巴眼,她没有听错吧!安漠霖居然会关心她,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啊!

  正愣神间,安漠霖已经走进了安氏大楼,白之言怔忡望着她的背影,眼角眉梢都晕染上笑意。

  林叔呵呵一笑道:“白小姐,Boss可是很久没有对那个女孩说过关心之类的话了,看来,Boss对你,的确跟对别人有些不一样。”

  “是吗?”白之言呵呵一笑,难道就只是这么一句关心的话,对安漠霖来说,都已经是很奢侈了吗?

  又在车上坐了几分钟后,林叔才帮着她拉了行李箱下车,站在公司大厅外侧的一株棕榈树下等着剧组安排车子来接。

  头顶是炎炎烈日,地上的燥热的空气,白之言等的几乎已经没了耐心,一低头,面前多出来一只手,那只手上还拿着一瓶矿泉水。

  白之言刚好渴了,看也不看就接住了递到面前的手,拧开盖子咕嘟嘟的喝了几口后,才转头看向递水的人,客气一笑道:“谢谢哈!”

  话音刚落,她瞪大了眼看着来人,伸着手指道:“怎么是你?”

  来的人正是周洺,此时的周洺,唇角挂着笑,怀中抱着一盒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红玫瑰,正认真望着白之言:“怎么不能是我呢?是来给你送行的,祝你一路顺风,也祝你的剧组开机大吉。”

  “吉你个大头鬼,周洺,你要真想帮我,我求你离我远点成不?”白之言自动的退避三舍,保持着和周洺之间的距离。

  “你看你,至于这么大反应吗?白之言,我是长得丑还是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味道,让你一看见我就躲啊!”周洺看她后退,故意一步步的逼近。

  “都不是,周洺,咱俩说好的只做朋友的,你要是追我的话,咱这朋友还是别做了,你看成么?”白之言极不自然的笑着,另外一只手已经悄悄拉了行李箱,准备开溜。

  周洺不耐的翻了个白眼道:“我说了,今天只是来给你送行的,你干嘛这么紧张。”

  白之言忽然想起前一夜安漠霖的话:“在我没有想好要不要对你有感情之前,你要跟所有男人保持距离。”

  于是又警惕了几分,仍是笑的不自然:“周洺,我谢谢你来送我啊!你还是快走吧!剧组的车就快来了。”

  “好啊!你把这花收了,我就走。”周洺挑了挑眉,伸手将那一盒玫瑰递到白之言面前。

  白之言眼珠转了转,随后勉强一笑,接过周洺递上来的花道:“我收了,你走吧!”

  周洺邪肆一笑,舒口气道:“好,那我就先走,咱们来日方长,白之言,我会等你的。”

  他最后一句话几乎是贴到白之言耳边说的,听的白之言浑身上下寒毛直竖,幸好周洺也没有再说下去,转了身就离开。

  白之言这才松了口气,望了望怀中的红玫瑰,一脸嫌弃:“我实在是不忍心告诉你我一点不喜欢红玫瑰啊!谁叫它跟红玉那只美人蕉花妖是一个颜色的呢?”

  她想着剧组的车还没来,于是走到里侧,望了望四下没人,这才做贼似的走到一位保全面前,压低了声音道:“保安大哥,这个是周少安排人送给许雅君的花,麻烦你代劳一下,送到楼上去。”

  那保全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怀疑问道:“你自己怎么不去?”

  “我这不是等剧组来接嘛!万一耽误了时间多不好,是不是?”白之言不由分说把玫瑰塞到保全怀中,还不忘嘱咐:“记得啊!就说是周少送的,千万别提我啊!”

  那保全还没答应,白之言已经迅速闪人。

  保全不耐道:“唉,你回来。”

  可是白之言哪里肯听,一溜烟的已经出了大厅。

  刚好剧组的车子来接,白之言慌忙提着行礼走了过去,车上的人拿着册子翻看,问道:“你就是白之言?”

  “是,我就是白之言。”白之言打量了一下车子,环境还不错,改良的加长面包车,空间大,能容纳很多东西。

  工作人员抬了抬手道:“上来吧!”

  白之言“嗯嗯”应着声,赶忙拉着行李箱上了车。

  车子开始启动,她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就要开始跟着剧组走了,也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回来。

  八楼总裁办公室窗台,种着一盆君子兰,蜜儿躲在君子兰枝叶片背面,望着空旷安静的只有安漠霖一人的办公室。

  安漠霖沉眉望着电脑翻看资料,“扣扣”的敲门声想起,周悦已经推门走进来。

  安漠霖将目光从电脑上移开,望向周悦,问道:“有什么事吗?”

  “安总,董事会邀请的跟我们公司合作的陈总今天会来会见,您看,要在什么时候合适?”

  “既然是我们公司邀请的,我们当然要安排合适的时间,十点钟吧!十点钟集合公司所有股东开会。”

  “可是总裁,陈总的秘书打过电话,说是想单独会见您。”周悦抿了抿唇,屏气望着安漠霖。

  安漠霖蹙眉,思索了片刻,点头道:“既然这样,那就十点,会客室,我单独约见陈总。”

  周悦郑重点了点头,放下文件转身离开。

  最%新章{(节n(上!酷6匠o“网\

  蜜儿无聊的趴在君子兰上,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恨不得干脆睡一觉算了。可是一想到白之言的谆谆叮嘱,她连忙摇了摇头,凝神聚气,随时注意着安漠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