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有些兴趣吗?”白之言羞涩着脸,还在回味刚才那个绵长激烈的吻,似乎……比她想象中还要美好。

  “对,只是有些兴趣。”安漠霖唇角划过一抹极淡的笑,“白之言,记住,不要跟周洺走的太近,在我没有想清楚会不会对你有感情之前,你不能跟任何除我以外的男人太过接近。”

  “为什么?你这也太霸道了吧!我是自由身,没有卖给安氏。”白之言撅着嘴,很有些娇嗔的味道。

  C{酷匠网永v久免P0费M看小说F

  “因为,你是我公司的艺人,我不想让你跟别的男人传出什么绯闻,而且,我向来都很霸道,你不了解吗?”安漠霖支着墙的那只手臂缓慢收回,忽然的,一个用力将白之言扣入他的怀中,邪笑道:“是不是刚才,我给你警告还不够,你还想再试试?”

  白之言眨巴眨巴眼,偎在他怀中厚着脸皮道:“如果那算是警告的话,我不介意再来一次。”

  “你……”安漠霖瞬间无语,唇角的笑意也凝结成冰,冷声问:“你在别的男人面前,也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只有在你面前……”白之言嗫喏了半晌,低低道:“安漠霖,我喜欢你。”

  “你说什么?”安漠霖看着她微低的羞涩的脸庞,皱了皱眉。

  白之言仓惶抬头,微咬朱唇的模样实在是引人遐想,看到他带着探究的目光,实在没勇气厚着脸皮再重复一遍,于是慌忙将从他怀中挣扎出来,打开门,落荒而逃。

  安漠霖唇角牵起一抹玩味的笑,望着白之言仓惶逃走的模样,这些年来丢失的那些情感似乎都在一点点的修复。而白之言,无疑就是那个能够修复他感情缺口的良药。

  只是,他还想慢慢来,想好好的了解她,好好的让她死心塌地不作他想。

  惊慌失措的溜回房中,白之言这才抚着心口松了口气,回想起刚才和安漠霖的那一吻,不由的偷笑起来,轻轻柔柔的抚了抚自己的唇。

  那唇上似乎还残留着他的温度,一种带着荷尔蒙淡香的温度。

  蜜儿听到她的偷笑声,回转头瞥了她一眼,心不在焉的问:“你这是在偷笑什么呢?干了什么坏事啊!”

  白之言仍是傻呵呵的笑着,也就一直傻呵呵笑着去洗澡,洗完后,傻呵呵的躺在床上睡觉,就连梦里都是傻呵呵的笑。

  蜜儿玩游戏玩的上了瘾,一直不肯休息,直到半夜三更才帮白之言把手机充上电休息。

  清晨阳光铺洒在清新干净的园子中,园中的花木舒展着花枝,白之言惬意的站在窗口伸了个懒腰。

  蜜儿趴在蔷薇花上打着呵欠,懒懒问道:“白之言,你傻乐了整整一晚上,为什么啊!”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白之言得意的一扬眉,傲娇的一扭腰,转身去卫生间洗漱。

  今天就要出发去剧组了,导演特地叮嘱,一定要早点到公司门口等着。

  蜜儿不屑的嗤了一声,飞旋着跟在白之言身侧。

  等所有一切都忙完,白之言拉着行李箱准备出门,忽然深吸口气,转了身,神色严肃的望着蜜儿道:“蜜儿,我有事要拜托给你,你一定要帮我。”

  “你说什么我会敢不帮你的?”蜜儿翻了个白眼,“你说吧!我听听看。”

  “我想把我的灵力全部借给你,你有了我的灵力,就可以催动镇魂珠,这样,即使蛊雕找到安漠霖,也不敢对安漠霖下手,更别提取镇魂珠了。万一蛊雕找到安漠霖,你要做出假象,就当是你自身的灵力足够催动镇魂珠,在短时间内,蛊雕肯定不敢对安漠霖下手。我能借给你的灵力,二十四小时有效,过了二十四小时,灵力会重回我的体内。蜜儿,你自己得小心,毕竟,我们都没有跟蛊雕正式交过手。”

  “看来,你对安漠霖的事真的是很上心,我就是不答应,也得答应啊!”蜜儿深叹口气,眯上眼,落地幻化成人,两手结印,眯上眼道:“雪昙姐,开始吧!”

  白之言郑重一点头,将行李箱放好,两手结起印结,白光泠泠旋动,一道金芒夹杂在白光正中,正是白之言体内混合了道法和妖法的灵力。

  那些灵力从她的体内流转而出,一点点的渗入到蜜儿天灵盖处,蜜儿微闭着眼,感觉到浑身上下灵力都充沛起来,缓慢睁开眼。

  白之言这才屏气凝神收回手,嘱咐道:“我在这二十个小时内,是个彻头彻尾的凡人,所以你今晚必须尽快回到师父那里,取得通灵符。还有,千万不能让红玉知道我在这二十四小时内没有法力的事。”

  “好,我都记住走了。你就放心的去吧!”

  “放心的去吧!我怎么听着这话特别的别扭?”白之言牵唇一笑:“听着怎么跟诀别似的。”

  蜜儿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到底要不要走啊!你这女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

  “好,我这就走了。蜜儿,安漠霖的安危,我就交给你了,你现在就施法去公司,随时守在安漠霖身边。”白之言恢复了正经,重新拉住行李箱,转身出了房门。

  她今天起得格外早,安漠然和章芸心都还没起来,只有安漠霖在餐桌旁坐着翻看报纸,早餐分毫未动的放在餐桌上。

  白之言停在安漠霖身后半米处,想起前一晚上的事,微咬了咬唇道:“安漠霖,我……”

  “坐下吃早饭吧!等会跟我一同去公司。”安漠霖放下报纸,回头神色浅淡的看了她一眼。

  白之言望着他的眼眸,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淡,不禁腹诽:这人也太人格分裂了,明明昨晚还主动吻了她,转头又冷淡的就跟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于是乎,她气呼呼的走到安漠霖对面坐下,对着餐盘中的火腿煎蛋一通狠切,好像跟那煎蛋有仇一样。

  安漠霖自始至终眼神平淡的就跟看不见似的,直到两人都吃完早饭,章芸心和安漠然才下了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