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之言烦躁的叹口气随后瞟了一眼蜜儿,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还有,如果师父有办法来这里的话,你让他亲自来一趟,我有很多问题要问他。”

  “明天晚上,我一定出发,也会尽快回来,你就放心吧!”蜜儿拍胸脯保证,继而道:“不过,你还是要小心一下,指不定蛊雕和红玉什么时候就会出现。那蛊雕可是个吃人不眨眼的,到现在为止,我们还不清楚他在人间的身份,这可是潜藏的危险。”

  “我知道的。”白之言恹恹站起身,走到大床边仰身躺下,刚躺下一会儿,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白之言忙又弹坐起来,望向门口道:“进来。”

  开门的是张婶,张婶客气一笑道:“白小姐,安总吩咐的,说是让我帮您收拾一下东西。”

  白之言低头看去,张婶的手中果然提着一个空的行李箱,于是笑盈盈点了头道:“那就麻烦张婶了,我没有多少衣服,全部带上就好。”

  张婶笑呵呵点了点头,开始打开衣柜帮白之言收拾东西,如白之言所说,她的东西本来就不多,所以收拾起来相当的简单。

  张婶收拾完后,将行李箱安放在柜子侧面,说:“白小姐,已经收拾好了,我先下去了。”

  “谢谢张婶。”白之言甜甜一笑,尽力展示自己和蔼可亲的一面。

  张婶颔首,转身离开了房间。

  白之言望了望行李箱,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玩起了手机。

  蜜儿也好奇的趴在边上看着,迷茫的问:“你说,就这么巴掌大个东西,到底有什么好玩的,我看好多人一闲下来,就是拿着手机不停地看,真有那么好玩吗?”

  “你等着哈,我给你找个游戏玩玩。”白之言翻了翻桌面,随后下载了一个养成游戏,将手机扔到床上,对着手机跟蜜儿讲解:“这个呢,就叫做游戏,你可以按照上面的提示去点击,很简单的。我呢,有事出去一下,你就在这玩着吧!”

  蜜儿看了看手机上酷炫的画面,顿时来了兴趣,施法让自己的本体变大了一些,然后伸着触角按照手机界面上的提示开始玩起了游戏。

  一开始,蜜儿还觉得有些不顺手,结果玩着玩着竟然产生了极大的热情,忘乎所以的沉浸在游戏世界中。

  白之言心中窃笑:“终于糊弄住这个麻烦精了。”于是悄悄推开了门,四下望望。每个房间的灯都亮着,客厅的灯已经熄灭,估计是都回房去了。

  白之言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门,朝着安漠霖的房间走去,停在安漠霖房门口之后,深吸口气轻轻叩门。

  安漠霖刚刚在床边坐下,拿了一本影视周刊翻看,听到敲门声,抬眼淡声问:“谁啊!”

  “是我,安漠霖,你能开一下门吗?”白之言忐忑说着,其实她真的很怕,很怕安漠霖还是对她冷漠。

  安漠霖蹙了蹙眉,道:“门没锁。”

  白之言像是得到某种暗示,脸上瞬间漾出笑意,小心翼翼打开门,缓慢往前走了几步。

  安漠霖抬眼看她,问道:“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我明天要走了,所以,想跟你告个别。”

  “这个我知道。”安漠霖不咸不淡说着,顺手将手中的杂志放下,他还没洗澡,身上依然穿着淡蓝色的贴身衬衫,领带松散的挂在衣领间,不算规整,却平添了几分狷狂邪魅。

  白之言望着她走近,怔了怔,猛地咽了口唾沫,低头,眼神闪躲道:“安漠霖,我来安家,其实真的没有任何目的,我也知道我的出身不好,可是我会很努力,会成为那种可以配得上你的女人。我希望在这之前,你不要总是对我那么冷漠,可以吗?”

  “我有说过你的身世不好,对公司或者对我有什么影响吗?”安漠霖已经走近她面前,低沉磁性的嗓音淡淡萦绕在她耳畔。

  白之言讶然抬眼,难以置信的望着他问:“这么说,你从来没嫌弃过我的出身吗?”

  “我没嫌弃过你的出身,但是不代表你就可以有别的想法。白之言,我从来没说过我会喜欢你,你凭什么要我给你机会。”安漠霖的语调听着虽然不冷漠,可是却平淡的让人压抑。

  白之言往后退了退,委屈的抿着唇道:“是不是真的像周洺说的那样,你心里还有那个叶菁。”

  安漠霖脸色瞬间有些阴郁,咬牙问道:“周洺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酷匠网永W~久@¤免g^费)看小7说E

  “都说了。”白之言努了努嘴,深吸口气,鼓足了勇气看向他,“安漠霖,你真的没必要守着过去的事情让自己不痛快,你觉得你一直记挂着她,对她有感情还有意义吗?”

  “谁说我对她还有感情了?”安漠霖紧握着掌心,眼下的情绪,看起来似乎有些愤怒,他一步步逼近白之言,黑曜石般的眸子中一点星火微微晃动。

  白之言从没想到安漠霖竟然也会有如此可怕的情绪,心中胆怯的同时,不知不觉往后退,直到退到了门口,无路可退。

  安漠霖居高临下睥睨着她,唇角笑意冰凉:“白之言,你不是说我心里还爱着她吗?那我就好好告诉你,让你明白,我早就已经不在乎。”

  白之言嘴唇蠕动了一下,到底一个字也说不出,她实在不想让他生气,毕竟,她那么在乎他。

  安漠霖一只手支在她头顶之上,一只手缓慢捉住她的唇,毫不迟疑的吻了下去。

  白之言大脑中瞬间空白一片,还没来得及回神,安漠霖的舌已经肆意侵犯入她的口中,熟稔的勾动着她的舌尖,与他纠缠在一起。

  白之言猛然清醒过来,可是却沦陷在他娴熟的吻之中,情不自禁的揽上他的颈项。

  这一吻,浓烈漫长,直到白之言有些喘不过气,安漠霖才缓慢移开她早已红透的唇,轻淡一笑:“你明白了吗?我不是还爱着她,而是没有遇到自己感兴趣的,不过你也不要想多了,我顶多只是对你有些兴趣,至于感情,还算不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