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儿鄙夷道:“白之言,我以为你脸皮厚到不会脸红呢!”

  “说什么呢?我脸皮再厚也还是个女孩子好不,害羞是很正常的事。”白之言松了手,脸上那点红晕渐渐退了下去。

  蜜儿呵呵道:“我不觉得你是女孩子,你应该是女汉子才对。”

  “你丫才是女汉子。”白之言挥起掌风,毫不留情的就要去拍蜜儿。

  蜜儿迅速一飞,这才险险躲了过去,随后伸着蜜蜂手得意的冲着白之言吐舌:“怎么样,打不到我吧,女汉子。”

  白之言哼哧哼哧的呼着气,跳着脚追着蜜儿打,很快到了办公室门口。

  无奈的是,门开着,安漠霖注意到白之言跳着脚的怪异摸样,抬眼望过去,英朗的眉宇微蹙:“白之言,你在干什么?”

  “呵呵,我……没干什么啊!”白之言尴尬的笑着,做出娴静的模样,朝着里面走去。

  安漠然也以一种看怪物的眼神望着白之言,担忧的问:“之言,你没事吧!”

  “我当然没事!”白之言理直气壮的说着,随后舒口气,看向安漠霖道:“刚才漠然打电话,让我过来陪她一起去学校看什么联谊赛,所以我才上来的。”

  “嗯?然后呢?”安漠霖平淡问着,手中钢笔缓慢放落。

  “还有……我明天要跟剧组走了,可能要好一段时间才能回来。”白之言忽然觉很不舍,这些日子,每天都能看到他,忽然看不到,真的会很不习惯吧!

  “嗯,那你好好表现,这是你的机会。”安漠霖仍是不咸不淡的说着,又看向安漠然道:“默然,你不是说去学校吗?赶紧去吧!”

  “哦,我这就去。”安漠然点着头,随后拉着白之言准备出门。

  白之言努了努嘴,好想再跟安漠霖多说几句,可张了口,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沮丧的被安漠然拉着出了总裁办公室,朝着电梯走去。

  出了安氏大楼,陈叔已经开了车在等候,安漠然很快拉了白之言上车,车子启动,往安漠然学校的方向开去。

  车子停在学校门口,安漠然跟白之言手拉着手进了校园,校园很大,浓郁树荫的林荫路,排列的花圃,清新的空气,优雅的环境,无一不令人觉得心情舒畅。

  安漠然带着白之言走了好一阵之后,走到学校的小礼堂处,小礼堂里已经坐满了人,安漠然拉着白之言往前面走,已经有一名长相还不错的黑长直女生站起身冲着安漠然不停的招手,小声说着:“安漠然,这里。”

  安漠然远远望见那女生,很快绕过一排排的座位走到女生附近。

  9更3/新\最:e快上酷匠X网

  女生的附近刚好留了两个位置,安漠然和白之言坐下后,取出一瓶水递到女生手中,笑融融道:“杨丽,谢谢你帮我占位子啊!”

  叫做杨丽的女生大气一笑道:“嗨,跟我还说什么谢啊!我们还是等着看节目吧!”

  “看节目?”白之言疑惑望向安漠然,“不是说是什么比赛吗?”

  “也算是比赛啊,今天表演节目的,还有我们学校的老师和另外一所学校的老师。我们虽然属于商学院,可学校总不希望所有的学生都只会经商,难免也要弄出些有意思的活动嘛!”

  “原来这样啊!”白之言闷闷的点了点头,脑中忽的一恍然,指着安漠然惊讶道:“不会是你那个顾老师,也参加了吧!”

  安漠然羞涩的低着头傻笑,没吱声。

  白之言不禁深呼吸一口气,这安漠霖看到顾尧安可是要犯花痴的啊!估计她今天又逃脱不了做电灯泡的命运了。

  小礼堂内的喧哗声渐渐减小,很快的,前方正中的舞台上,主持人拿着话筒走了出来。

  说的都是一些礼节性的话,白之言也没心思听,歪着头支着腮等待着看节目,节目其实很无聊,无非就是些服装走秀啊,绘画展示啊、唱歌跳舞啊之类的,看的白之言那叫一个昏昏欲睡。

  过了许久之后,白之言已经有些想睡觉了,忽听耳畔传来安漠然和她的同学杨丽透着喜悦的说话声:“是顾老师,顾老师诶。”

  白之言也懒得去看,正准备继续自己百无聊赖的状态,忽听耳畔传来一阵悠扬的小提琴声,那乐声优雅空灵,浅淡平和,却带着一丝令人身临其境的诱惑,仿佛眼前开满了蔷薇,芬芳的花朵一点点在眼前绽开。

  白之言一愣神,抬眼看向舞台中央的顾尧安,他微眯着眼,眼角眉梢带着淡淡笑意,似乎已经沉浸在自己所营造的氛围中,而台下的所有人也沉浸在这一曲空灵寂寞的曲调中——《高贵的蔷薇少女》。

  白之言唇角漾出一丝淡淡笑意,一直静心聆听,直到这一首曲子结束,礼堂中安静了一瞬之后,如海潮般的掌声哗啦啦在礼堂响彻。

  白之言带着赞赏的目光望向顾尧安,顾尧安像是注意到她的目光,随着她的目光看过来。

  两人目光交接,顾尧安温润一笑,那笑,就像是初绽的蔷薇,的确足够优雅高贵。

  白之言的旁边,安漠然激动的抓住白之言的手说着:“之言,你看到了吗?顾老师实在太帅了,没想到他不仅学识渊博,还这么多才多艺。”

  “我看到了。”白之言收回目光,望着一脸花痴态的安漠然。就连旁边的其她几名女生,也都是一脸崇拜的望着台上的顾尧安。

  顾尧安鞠了个恭后,转身离开了舞台。

  因为顾尧安这一曲,后面的节目更是显得索然无味,不知不觉,已经持续到四点多钟。

  联谊表演即将结束,安漠然转了头,小声对白之言道:“之言,我出去了,等会儿咱们校门口见。”

  白之言皱眉,问道:“你要去干什么?”

  “我不告诉你。”安漠然神秘兮兮的一笑,转身猫着腰,一溜烟的往外面跑去。

  白之言不耐烦的望着台上的节目,干脆也学着安漠然的样子小心开溜,一路出了小礼堂,小跑着到了校园中。

  她吐口气站在小院中四处张望,就只这么一两分钟的差异,竟然就已经看不到安漠然的踪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