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导将手中剧本合了起来,神情严肃的抬眼看向白之言。

  白之言温和一笑,“冯导,您找我。”

  冯导点了点头,对那名工作人员道:“你先去忙吧!”

  那名工作人员应了一声,转身离开去忙自己的事。

  冯导吁口气,望着白之言,认真道:“上次来的那个梁总已经决定,就用你演新剧里面的女二号。他是投资人,只负责帮忙挑演员,所以,你到时候到了剧组,一切还是得靠自己。算来,你第一次接女二号的角色,也是新人,不过这是个好机会,你一定要好好把握。”

  “谢谢冯导的提携。”白之言笑融融的鞠了个恭,这冯导人倒是不错,沉稳成熟,不急不躁,相处中,也会让人觉得安心。

  冯导对于白之言谦恭的态度很是赞赏,笑了笑道:“好了,你下午不用来了,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一早来公司,梁总那边会安排人来接你跟组离开。”

  “嗯,我知道了。”白之言笑眯眯的点着头,跟冯导告辞后,转身离开了摄影棚。

  K5最新章节EV上0酷%匠+网L

  蜜儿飞在她耳边焦急的问着:“白之言,你要跟剧组走,那安漠霖怎么办!万一蛊雕找来,我可是应付不了啊!”

  “是啊!我要是走了,安漠霖怎么办?”白之言这才恍然过来,可这个女二号的机会可是冯导特意为她争取的,她要是拒绝了,冯导以后要怎么看她?

  边走边想着,已经回到化妆室,眼看着已经到了中午,许雅君和陈瑜都已经出去吃饭。

  白之言托着腮坐在化妆台边,仍在思考要怎么样才能既不让安漠霖有危险,自己又可以去剧组的办法。

  想了一阵之后,她脑中豁然一亮,望着蜜儿粲然一笑:“我有办法了。”

  蜜儿怀疑的盯着她,问:“你有什么办法了?”

  “明天不是十七日吗?你应该可以透过各界缝隙回到千年前,找到师父,问他要一张通灵符。我把那符咒种在安漠霖身上,就算是在外面,也可以随时保证他的安全,只要感觉到危险靠近,我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不就好了。”

  蜜儿呵呵笑起来,白之言也跟着呵呵笑起来,蜜儿呵呵道:“白之言呐,我觉得你真是会使唤人呐,我怎么觉着,我就是你的狗腿子呢?”

  “呵呵呵,很好笑吗?”白之言瞬间阴沉了脸,“你能幻化成人形,可是因为吸食了我的妖灵,不然就凭你那点道行,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是,你是我的恩人。”蜜儿不屑的轻嗤一声,又哀叹起来:“谁叫咱俩是一体的呢?你要是出事了,我身上这点修行也就全毁了。”

  “知道就好,乖啊!”白之言重新恢复了笑脸,象征性的伸着手指摸了摸蜜儿的头。

  蜜儿傲娇的轻哼了一声,随后老老实实窝在白之言腿上。

  门口处,昨天那名外卖小哥再次挂着职业性的微笑出现,望向白之言道:“白之言小姐,这是周先生帮您点的餐。”说话间,走近白之言面前,将精致的餐盒放在白之言面前。

  白之言笑眯眯回道:“谢谢啦!”

  那名外卖小哥依然跟昨天一样,把一支玫瑰递到白之言面前,微笑道:“这是周先生让我送给您的。”

  白之言心不在焉的将玫瑰手下,再次道了谢,外卖小哥才算离开。

  白之言望了望那朵玫瑰,狠吸了一口香气,随后对蜜儿道:“跟昨天一样,把这花放到许雅君那里去。”

  蜜儿郑重一点头,以法力带动着那支玫瑰,把玫瑰放在许雅君的桌上。

  白之言正准备打开餐盒,又像昨天一样,另外一个外卖小哥提着餐盒走了进来,客气一笑:“白之言小姐,这是周秘书帮您点的餐。”

  白之言再次笑纳,目送外卖小哥离开,随后喜滋滋的打开后面送来的那份外面。

  蜜儿啧啧道:“白之言,你混的行啊!这饭钱都不用你出了。”

  “人品好,没办法啊!”白之言拿着筷子,对着精致餐盒中的食物垂涎三尺,然后就是大快朵颐。

  蜜儿无奈的看着她吃的欢快,无语中……

  吃过中饭,白之言本来打算自己回安家,可刚出了化妆室的门,手机铃声好巧不巧的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一看,却是安漠然的好号码,于是接了起来,道:“喂,漠然。”

  安漠然在电话那头说:“之言,我现在在我哥办公室,他今天有一份资料忘了拿,本来是让陈叔帮忙送的,可是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学校,今天学校有一场联谊赛,你陪我去看好不好?”

  “你在八楼啊!”白之言自动忽略重点,听在她耳中最重要的就是,安漠然在八楼。

  于是,白之言立刻道:“我去八楼找你。”

  安漠然还没来得及再说一句,白之言已经很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蜜儿恨铁不成钢的望着她道:“你去八楼,明明是想看看安漠霖,哪里是为了找安漠然。”

  白之言得意的吐了吐舌,进了电梯,往八楼上升。

  周悦正抱着一堆文件在电梯门口等电梯,等到门打开,一看是白之言,疑惑的问:“白之言,你怎么上来了?”

  白之言探着头,笑问道:“安漠然在这里吗?”

  周悦如今对白之言已经没了反感,和气道:“安小姐刚才的确来了,现在还在总裁办公室。”

  “哦,那你去忙吧!我过去找她。”

  周悦眼神在白之言身上上上下下扫了一圈,问道:“白之言,你跟总裁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跟总裁之间?”白之言纳闷的挠了挠头:“难道有什么地方让你也觉得奇怪的吗?”

  “有。”周悦郑重点了一下头:“帮你叫外卖这件事,可是是安总吩咐的。”

  白之言心中窃喜,偷笑着咬了咬唇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骗你干什么。”周悦不悦的翻了个白眼,随后舒口气道:“好了,我不跟你多说了,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忙。”

  “嗯,你去忙吧!”白之言难得的羞涩起来,点了点头,捂着微微发红的脸颊试图给脸颊降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