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安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安漠霖抱着白之言到了门口,敲门之后,立刻将白之言放下,随后对安漠然道:“然然,你扶着她。”

  “哦。”安漠然闷闷应了一声,接手扶着白之言。

  章芸心正坐在客厅执着一杯红酒优雅的喝着,安漠然喊了一声:“妈,我们回来了。”

  章芸心放下高脚杯回头看去,一眼看到白之言被安漠然扶着,立时大惊小怪起来,眼神含着鄙夷睨着白之言,冷着脸问:“她怎么又来了?”

  白之言脸上扯出一丝极不自然的笑,说:“阿姨,我住的地方出了点问题,所以,可能会在这里住上几天。”

  章芸心深吸口气,不屑的冷哼一声:“住的地方出了问题,就去住酒店啊!干嘛非要赖在我们家?”

  “阿姨,我真的有不得已的原因。”

  章芸心压根就不听白之言说话,目光扫向安漠霖道:“漠霖,你是怎么回事?怎么能让她一次又一次赖在我们家呢?”

  “妈,她住的地方的确出了些问题,要是回去住,恐怕会有危险。”安漠霖走到餐桌旁坐下,张婶已经把做好的饭菜依次摆好。

  N酷匠|网$f正HN版首|发

  章芸心很是不满的盯着白之言,撇了撇嘴角,站起身走到餐桌旁坐下。

  安漠然也小心扶着白之言在餐桌旁坐下,帮她准备了餐具准备吃晚餐。

  章芸心瞟了白之言一眼,嘲弄道:“她又不是我们家的人,凭什么总是在我们安家混吃混喝?”

  白之言面上的笑意越来越尴尬,望向章芸心,小心翼翼道:“阿姨,我不会在这里白吃白住的,您放心,这些钱,我以后都会还的。”

  “说的好听,谁知道你赖在我们家有什么目的?还还钱,我看你是想把安家的钱变成你自己的吧!”

  “阿姨,我没有,我真的是迫不得已才来住的,您别误会了。”白之言忽然觉得对章芸心的无理取闹很无奈,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

  安漠然拿着筷子,尴尬的望着章芸心和白之言,然后又以哀求的眼神这才转向安漠霖,暗暗抬着手暗示安漠霖赶紧开口。

  安漠霖疏淡的眼神落在面前的菜肴上,淡声说:“妈,为了您自己的身份,您一直跟公司的艺人计较,这真的合适吗?”

  “……”章芸心瞬间哑然,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变化起来,随后烦躁的摆了摆手道:“算了算了,吃饭吧!”

  白之言这才算舒了口气,安静的跟着安家人一起吃饭。

  吃完晚饭,张婶和安漠然帮着忙把白之言送回她的房间,随后就各自离开。

  白之言坐在床沿边,托着腮望着外面攀爬在阳台上的蔷薇花,深深叹了口气。

  蜜儿从她耳朵后爬出来,也跟着深深叹了口气。

  白之言嘴角抽了抽,问道:“你叹什么气?”

  “你还好意思问我?我为什么叹气你不知道吗?现在只要有安漠霖的地方,我连话都不敢说了,他居然都能听到,你说万一他知道是我在说话,会不会把我当妖怪啊!”蜜儿扑棱着翅膀,认真的问着。

  白之言“噗哧”笑出声:“你本来就是妖怪好不?不然你以为你是什么?”

  “是哦,我本来就是妖怪诶。”蜜儿这才缓过劲来,怎么在这里待久了,连自己是妖怪这茬都给忘了呢?

  使劲的摆了摆头,蜜儿问了起来:“对了,你干嘛叹气?你这不是顺利住进安家了吗?不是如愿了吗?”

  “话是这么说,可是,你也看到了,安太太那么不喜欢我,我要想继续留在安家,实在是一件很艰巨的任务啊!”白之言再次叹气,心里郁结的难受。

  蜜儿收了翅膀落在床头柜上,劝慰道:“我说你也别想太多了,起码现在已经住进安家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说的也是哦,我现在就是想再多也没有用。”白之言干脆一个挺身在柔软的大床上,因为累了,躺下没多大会儿,便发出均匀的呼吸,渐渐睡了过去。

  蜜儿看她忽略了自己的伤口,无奈摇摇头,施法在她的膝盖之上,帮她把伤口恢复。

  一早去到公司,白之言在化妆室坐下,离她不远处,许雅君若有所思的盯着那一朵卡罗拉玫瑰出神。

  白之言望了望那朵玫瑰,再望望许雅君,眼中拂过一抹深浓笑意,挪了挪位子蹭到陈瑜面前,压低了声音问:“她怎么了?”

  陈瑜回头瞧一眼许雅君,也压低了声音,说:“昨天中午回来之后,她的桌子上就多了一朵玫瑰花,也不知道是谁送的。”

  “你说,我要是知道的话,要不要告诉她?”白之言深沉一笑,眼下又起了整人的心思。

  “你知道是谁送的?”陈瑜狐疑盯着白之言,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白之言很是认真的一点头:“这花,是我在离开之前,看到别人送的。我呢,就随意问了一下,送花的人说是送给许雅君的,那个人,就是周少。”

  “天啊,居然是周少。”陈瑜难以置信的捂着嘴,“你不会是骗人的吧!那个周少昨天不是还说追你的吗?”

  “嗨,这你也信,我可听说这个周少相当的风流,哪里真就要碰我这颗硬石头啊!你看许雅君,不是比我强多了?”

  “比你强多了,我怎么没看出来?”陈瑜纳闷的望了望两人,还是有点不大相信。

  白之言深吸口气道:“我们暂时先不要告诉她,不信你看着,估计这周少还会再安排人送玫瑰。”

  “好,我也不说,等过了这几天再说。”

  “嗯。”白之言点了点头。

  许雅君已经注意到两人在交头接耳,疑惑的问:“你们两个在说什么?”

  “没什么。”白之言呵呵一笑:“我们俩在说,你那朵玫瑰真漂亮,也不知道是谁送的。”

  许雅君疑疑惑惑的盯着盯着两人看了几眼,也没再问,将玫瑰收了起来,找了一个玻璃杯把玫瑰放在水中。

  这时,化妆室门口一个戴眼镜的男子敲了门,喊道:“白之言,导演找你。”

  白之言利索的站起身,笑眯眯道:“我这就去。”

  “跟我来吧!”那人扶了扶高度近视眼镜,带着白之言朝摄影棚走去。

  进了摄影棚,冯导正在翻看剧本,戴眼镜的工作人员领着白之言停在冯导面前道:“冯导,白之言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