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漠霖舒口气道:“送去吧!另外交待一下警察局长,就说是我的意思,关他们几天,这件事,不能说出去。”

  “是,安总。”为首的保全一点头,就朝着里面走去。

  刺青男一听要把他们送到警察局,脸色瞬间发白,忍着疼痛坐起身看向白之言,恨恨道:“白之言,你……”

  一道白光不知不觉的闪了过去,刺青男瞬间一惊,自己虽然是在说话,可是不管怎么说,竟然发不出一点声音。

  蜜儿得意洋洋的飞到白之言耳边,嘿嘿一笑:“怎么样,我干的不错吧!”

  安漠霖已经走到白之言面前,似乎又是听到了什么,看了看四周,却没有任何陌生人,眉头微微一皱,问道:“刚才有人说话吗?”

  蜜儿再次给吓了一跳,这次再也不敢开口,赶忙躲在白之言后脑勺的头发中藏了起来。

  白之言故作茫然的摇了摇头:“我没听到啊!”

  “难道是我听错了吗?”安漠霖再望了望白之言左右两侧,的确没有人。

  安漠然撇了撇嘴,说:“哥,你什么时候有幻听的毛病了?”

  “是幻听吗?”安漠霖狐疑的盯着白之言,刚才明明那么清晰的声音,应该不是幻听才对。

  白之言被他看的有些心虚,赶忙转移了话题,望着里面被保全拉起来的几个人,求情道:“安漠霖,放了他们吧!我相信他们以后再也不敢了,如果再有下一次,我就是拼着把事情闹大,也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的。”

  “你就这样放过他们,真的不怕他们再来找你麻烦?”

  白之言肯定的点点头:“你就当我这是在以德报怨吧!他们要是知道感激,还有点人性的话,肯定不会再继续找麻烦的。”

  安漠霖望着她认真的神色,第一次,眼神中有了温柔。或许,她真的是特别的,她的所思所想,总能出人意料。于是眸色暗了暗,吩咐道:“不用送警察局了,把他们赶走吧!”

  那几个人龇牙咧嘴的忍着疼,个个都想张口说话,可是仍然发不出一个音节,只能狼狈的被几名保全拉着进了电梯,往楼下送。

  白之言望着房内狼藉的一片,深深叹口气说:“安漠霖,你看,这里都成了这样子了,我还怎么住啊!”

  安漠霖心头微微一触动,唇角牵起一丝淡笑道:“那你想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要不,我还是睡大街吧!阿姨那么不喜欢我,住在这里我又害怕,我还不如睡大街,也还有点安全感。”白之言委屈说着,就是不直接提去安家住的事。

  还没等安漠霖回答,眼珠转了转,又说:“要不,你在公司给我安排个地方住下,我就不会害怕了。”

  “哎呀,还说那么多干什么。哥,这件事我做主了啊!就让之言住我们家,你看,哪里有让自己公司的员工住在公司的道理,你还真不怕传出去,人家笑话咱们安氏影业连艺人的死活都不顾吗?”安漠然扬了扬眉,一番话说的是理直气壮。

  安漠霖眉头皱了皱,没做声。

  白之言赶忙拉住安漠然的手,小声说:“漠然,别难为安总了,是我自己提议要住公司的,这跟安氏扯不上关系。”

  “怎么就扯不上关系了?你可是艺人,住在公司像什么样子?”安漠然急促说着,随后扬了扬眉看向安漠霖:“哥,就这么决定了啊!之言就住在我们家。”

  安漠霖似乎是在思考,良久的沉默之后,仍是一句话也不说,转了身朝着电梯方向走。

  安漠然雀跃起来,拉住白之言的手喜滋滋的说着:“之言,我哥不说话,就是同意了。而且,你刚才看到了吗?他对你笑了啊!他这几年都很少笑的,居然对着你笑了。”

  “是吗?”白之言心中没了底,安漠霖这态度实在是……太高冷了。

  微吁了口气,白之言再看一眼狼藉一片的房间,不由惭愧起来。好好的一个家,就给折腾成这个样子了,为了安漠霖,为了镇魂珠,她就要开启自己寄人篱下的未知生活了。也不知道,还会发生多少自己不可预料的事。

  安漠然看她神色恹恹,拉了拉她的手,笑盈盈道:“之言,走吧!去我家住。”

  白之言点了点头,安漠然已经进到里面,把下午买的那些东西提了出来,重新走了出来。

  白之言的腿刚才被踢了膝盖,刚走了一步,立刻听的“哎呀”一声蹲坐在地,已经是疼出了两眼泪花。

  安漠然慌忙走到她身侧,皱眉慌张的问:“之言,你不要紧吧!”

  白之言眼中泛着泪花,吸吸鼻子道:“好疼。”

  安漠霖站在电梯内一直等着两人没有走,安漠然望过去,深吸口气,喊了起来:“哥,你过来扶之言走,她膝盖受伤了,走不了。”

  安漠霖在电梯内一听,又是皱了皱眉,这才走出电梯,缓步停在白之言面前,不咸不淡的问:“很疼吗?”

  白之言仰脸看他,委屈的点了点头。

  “白之言,你还真是多灾多难。”安漠霖微叹口气,似乎有些不耐烦。

  d最新章T{节(#上》,酷匠VS网/

  白之言对着手指,小声咕哝:“我也就是遇到你之后才多灾多难的。”

  “你说什么?”安漠霖疑惑的盯着她的眼睛,显然是没听清她的咕哝。

  白之言连忙无辜的摇了摇头,“没……没什么。”

  安漠霖不耐烦的摇了摇头,竟然再次来了个公主抱,将她横抱在怀中,朝着电梯走去。

  安漠然使劲的揉了揉眼睛,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我没看错吧!我哥居然又抱了白之言?”她浑身抖了个激灵,定定神,赶忙跟着一起进了电梯。

  白之言依恋的靠在安漠霖怀中,淡淡的荷尔蒙香气,还有他衣服上洗涤剂的淡香,一点点萦绕在她鼻腔中,让她浑身上下为之放松。

  蜜儿则老实的爬到白之言耳朵后,屏气凝神,再也不敢开口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