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上升的间隙,安漠然委屈的撅着嘴说:“哥,那些人说是讨债的,可是之言说过,欠他们的钱已经还清了,这一次,他们是故意来耍无赖找茬的。”

  “难道还是那一帮人?”安漠霖心中浮躁不安,只听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

  安漠霖先一步出了电梯,朝着906走去,蜜儿正守在外面,一看到安漠霖和安漠然赶来,迅速施法穿过门墙进了室内,飞到正闲闲靠在沙发上的白之言耳边,急慌慌的说着:“雪昙姐,他来了。”

  白之言腾的站起身,眼神扫了眼那几位小混混,唇角浮起一抹深沉的笑,随后看向刺青男,吩咐道:“继续砸,你现在可以打我了。”

  刺青男失神的眼睛看向后方那几人,吩咐道:“给我砸。”

  那几人面面相觑,面色忿忿的瞪了白之言一眼,然后开始寻找一切可以用来砸的东西,加上本来心里就有很大火气,砸的更是卖力。

  门口响起剧烈的敲门声,白之言吩咐蜜儿:“快点去开门。”

  蜜儿“嗯嗯”应着声,朝着门口飞了过去。

  蜜儿足尖白光一闪,眼看着房门就要打开,白之言清亮的眸子定定盯住刺青男,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刺青男用力抡起拳头,毫不留情的朝着白之言的脸上砸去。

  白之言以最快的速度蹲下身,呼呼的拳风落了空,白之言心底不由一惊,看来,刺青男的力气不小,如果刚才她挨了那一拳,说不定牙齿都会被打掉。

  刺青男拳头没有砸到白之言,一只脚一抬,猛力踢到白之言膝盖上。

  剧烈的疼痛蔓延而过,白之言疼得额头冒冷汗,怎么这刺青男动作这么麻利,这下脚也忒狠了吧!

  白之言疼的直哼唧,眼看着刺青男另外一脚又要提过来,房门轰然大开。

  安漠霖颀秀挺拔的身子巍然立在门口,还未停顿一下,已经迅速冲进房内,脚一抬,一个猛力的后踢。

  刺青男下盘没了支撑点,嘭的一声重重往后摔去。

  白之言手指抬起,一点白芒迅速流转冲入刺青男脑部。

  安漠霖侧身避开刺青男摔倒的方向,刺青男直愣愣的躺在地上,神识恢复,压根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疼得”哎哟哟“直叫唤。

  白之言故意后怕的往后挪了挪,刚才膝盖被踢的地方当真疼得厉害,估计已经淤青。

  安漠霖迅速越过刺青男朝着白之言走去,蹲下身望着她,担忧的问:“白之言,你没事吧!”

  白之言深吸口气,勉强一笑:‘我没事,幸亏你来的及时。”

  $☆酷%匠=网{首发W

  “谢天谢地,幸好你没事,不然我会愧疚死的。”安漠然也已经走到白之言面前,伸手就要去扶她。

  刺青男已经恼了火,揉了揉发疼的脑袋,火冒三丈的瞪着安漠霖,紧握的拳头喀吱作响,脸部抽搐着,咬牙道:“特么的,居然敢打老子,你是不是不想混了?”

  那几个砸东西的小混混听到自己的老大说话,立刻也从各个房间冲了出来。

  白之言迅速做楚楚可怜装,慌忙靠在安漠霖怀中,吸吸鼻子,惊惶道:“安漠霖,我钱他们的钱早就还完了,他们又要来要账,根本就是敲诈勒索。”

  安漠霖沉眉一点头,目光如炬望着刺青男,如寒冰般的眸子深不见底:“你们立刻给我滚!否则,别怪我下手不留情。”

  刺青男轻蔑一笑道:“就你?还想打我们这么多人?”

  安漠霖眸色暗了暗,扶着白之言缓慢站起身,温声道:“白之言,我们走。”

  “想走,有那么容易吗?”刺青男嘿嘿冷笑着,自以为是的扬了扬眉。

  安漠霖仍是面色清冷:“那你想怎么样?”

  “要么,留下钱,要么,留下人。”刺青男嘴角扯动,一脸阴狠。

  “那要看你有没有本事把人留下。”安漠霖唇角牵出一抹冷笑,扶着白之言就要往外走。

  刺青男脸部肌肉抽搐着,喝声道:“给我上!”

  后方那几个人一听,立刻摆好架势,撇着手指,面色狠戾的朝着安漠霖走来。

  安漠霖将白之言扶到一侧,交给安漠然扶着,嘱咐道:“然然,带她在外面等我。”

  “好。”安漠然似乎对安漠霖的打架能力很是放心,认真一点头,扶着白之言就要出去。

  刺青男第一个出了手,抡圆了拳头朝着安漠霖面门砸去。

  安漠霖手掌迅速伸出,一手扣住刺青男的拳头,一手扣住刺青男的腰部,一个侧身半旋,双臂一使力,其动作之快,让刺青男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竟然已经身子一歪,被扳倒在地。

  刺青男这次疼得是额头直冒冷汗,扶着疼痛的腰部恶狠狠喝道:“特么的,都给我一起上!”

  安漠霖冷笑一声,手指微微刮了一下鼻尖。

  眼看着四五个人已经围了上安漠霖,白之言回头担忧的忘了安漠霖一眼,可安漠霖不仅不闪不避,反而做好了应对的姿势,再次出手跟几个小混混打了起来。

  白之言被安漠然扶着到了门外,心神忐忑的望着室内打的一团糟的一堆人。

  安漠然看她担心,笑眯眯舒口气道:“之言,你不用担心,这些人肯定不是我哥的对手,我哥可是学过合气道的,是合气道馆里最出色的学员,整个道馆都没人是他的对手,更别说这几个小混混了。”

  “原来是这样啊!”白之言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

  看来,她对安漠霖的担心还真的多余的。于是稍稍松了口气,看着安漠霖把那几个小混混打的落花流水。可转念一想,顿时又不安起来,万一这些人吃了太大的亏,把实情告诉安漠霖,那她不是露馅了?

  正心浮气躁的想着,电梯门再次打开,身穿安氏保全制服的四个人很快从电梯处朝这边跑来。

  此时的室内,那几个小混混已经被安漠霖给打的爬不起来,安漠霖却只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理了理有些凌乱的手工西装,从容优雅的从房内走出来。

  保全已经赶到门口,为首的望了望房内乱糟糟的情况,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问道:“安总,这些人要怎么处理?要不要送警察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