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欠他们的钱早就还清了,这些人就是无赖,他们这根本就是在敲诈勒索。”白之言急促回答着,赶忙从侧面抓过安漠然的手机塞入她手中,慌张道:“漠然,你快走,这件事和你没关系,你赶紧离开。”

  “我走了,你怎么办?”安漠然担忧的望着她,生怕这些人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

  D酷Q匠网|Z正g版》3首发

  “你放心,我有办法脱身的,你赶紧走。”

  “你等我,我打电话给我哥,我哥跟警察局的人认识,让他们过来解决这件事。”安漠然紧握着手机,神色肃然。

  “不能让警察插手这件事啊!”白之言急躁起来:“漠然,我是公司的艺人,如果这种事被扒出来,对公司的影响很不好。”

  “可是……”

  “别可是了,赶紧走,我来应付。”白之言赶忙望了眼刺青男,推着安漠然到了门口。

  刺青男假装看不见,仍是吩咐着自己的兄弟砸东西。

  白之言稍稍松了口气,挥挥手目送安漠然进了电梯,才回转身看向刺青男。

  刺青男抖着腿阴沉了脸,沉声道:“行了,先停停吧!”

  那几人果然停了手,刺青男扬了扬眉,走近白之言面前,猥琐一笑道:“白之言,你看你现在混的这么好,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你怎么能不给我点好处呢?”

  白之言嫌恶的瞟了他一眼,不屑道:“你想要什么好处?”

  刺青男伸了手就要去勾白之言的下巴,嘿嘿笑着:“你看你长的这么漂亮,别说,我还真想尝尝是什么滋味。”

  白之言手掌啪的拍在刺青男手上,嗤笑道:“就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熊样,我怎么可能看得上你?”

  刺青男嘴角抽了抽,咬牙道:“白之言,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本姑娘就喜欢吃罚酒,怎么地?”白之言扬了扬眉,脸上挂着散漫的笑。

  “原来你喜欢来硬的啊!那好,今天我还就非要尝尝你的滋味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我不怜香惜玉啊!”

  白之言漫不经心的垂着眸子,根本不把刺青男的话当回事。

  刺青男轻哼一声,吩咐道:“兄弟们,把她给我绑到床上去。”

  白之言抬了抬纤柔的手指,语声柔柔道:“你这是想干什么?我可是请你来演戏的,你是忘了吗?”

  刺青男舔了舔舌头,猥琐一笑道:“白之言,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起,就一直在琢磨,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是什么滋味。今天,我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呢?”

  白之言眼神中划过一抹冷冽,随后恢复如常,翦水双瞳笑看着刺青男道:“你好好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想干什么?”

  刺青男不疑有他,还真就随着白之言的眼睛看了过去,那双瞳仁明亮水润,一点星光从瞳仁正中倏然旋开,接着,刺青男只觉整个人像是卷进了宇宙旋涡中,神情呆滞的望着白之言。

  白之言收回目光,吩咐起来:“记得我说的每一句话,等会一定会有人来,你按照我的吩咐,把戏演好,如果出了任何差错,我不会放过你。”

  “是。”刺青男机械的回答着,脸上没了一丝表情。

  其它几人瞪大了眼看着自己老大的情况,洗剪吹上前使劲的摇晃着刺青男道:“大哥,大哥,你咋啦?”

  白之言嗤笑一声,吩咐刺青男:“给他一巴掌。”

  “啪”,好响亮的一巴掌,刺青男面对着洗剪吹,下手那真叫一个狠。

  洗剪吹委屈的捂着脸,带着哭腔说:“大哥,你打我干什么?”

  另外一名膀大腰圆的男子抖抖索索的指着白之言问:“你是不是给我们大哥催眠了?”

  “就当是催眠吧!心理学上说,催眠的人如果被强行叫醒,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你们只管摇吧,到时候死了别怪我啊!”白之言悠然吁口气,慵懒的坐在沙发上。

  膀大腰圆的男人咬牙切齿:“你信不信我们把你送到警察局去?”

  “去啊!你们可是来我家砸东西的,咱们谁都别想好过。”白之言嘲弄一笑,拧开矿泉水瓶子喝了几口。

  那几个男人彻底无语了,一脸愤恨的盯着白之言,就是不敢再吱声。

  上了电梯的安漠然很快拿着手机拨通了安漠霖的电话。

  电话接通,传来安漠霖沉稳平淡的语调:“喂,然然,有什么事吗?”

  安漠然理了理思绪,心神烦乱的撩开额前的头发,语无伦次的说着:“哥,你快过来一趟吧!有几个小混混找到了白之言的家敲诈勒索,之言说为了公司的声誉不能报警,我在这里很害怕,不知道要怎么办啊!”说着说着,语气中已经带了哭腔。

  安漠霖只觉心猛然一沉,却还是强忍着平静,“然然,你说清楚点,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总之,你一定要过来一趟,我怕之言会出事。”

  “好,我马上带人过去,你在那里等我。”安漠霖说完,迅速挂断了电话,站起身抓起西装外套就要往外走。

  周悦刚好拿了文件进了办公室,见安漠霖要出去,皱眉问:“安总,您是要出去吗?”

  安漠霖穿上外套,边大步走着边吩咐:“周悦,立刻安排一下,调出四名保全,到楼下集合,然后开公司的车去水月小区。我有事要安排。”

  “是,总裁。”周悦没有多问,立刻按照安漠霖的吩咐去安排保全。

  安漠霖直接进了电梯,先一步下楼离去。

  焦灼不安的在站在一栋四单元楼下门口处,安漠霖不时的东张西望,祈祷着安漠霖能够尽快赶到。

  不一会,一辆黑色黑色保时捷商务车开进小区中,车子停下,安漠霖迅速打开车门走了出来。

  安漠然焦急的冲着安漠霖招手:“哥,在这里。”

  安漠霖疾步朝着安漠然走去,走近安漠然面前时,眉宇间凝着担忧,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安漠然拉住安漠霖的手就往电梯处冲,电梯门很快打开,她干脆利落的按了九楼,电梯不急不缓的朝着九楼上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