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漠然已经爬起来,拿起侧面一本杂志就朝蜜儿拍去。

  蜜儿心惊肉跳的躲了过去,用爪子抚了抚额头的汗,眼看着安漠然又要拍过来,白之言心底着急起来,忙道:“蜜儿你快走,不然真的会被人给拍死的。”

  蜜儿郑重一点头,赶忙再次躲过安漠然的拍打,借着开了一条缝的车窗飞了出去。

  白之言险险松了一口气,安漠然这才皱皱眉头,将杂志放下坐好,困惑起来:“奇怪,这车里怎么会突然多只蜜蜂。”

  “可能是我刚才开窗的时候,不小心飞进来的吧!”白之言干巴巴的笑着,不禁为蜜儿捏了一把汗。

  安漠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很快就把这么个小插曲抛诸脑后。

  车子缓缓驶进一家环境还算可以的小区,白之言和安漠然下车之后,陈叔从侧面的置物处翻出一串钥匙,摇开车窗递到白之言面前,温和道:“白小姐,这是你房间的钥匙,一栋四单元九楼,906号,里面所有一切都已经打理好,你尽管放心住就是。”

  “有劳陈叔。”白之言客气道谢,收起了钥匙,笑盈盈看向安漠然道:“安漠然,跟我一起进去吧!”

  “那是当然,我怎么着也要知道你住在哪里啊!”安漠然大大咧咧说着,拉着白之言就朝一栋四单元走去。

  白之言故意往后落了几步,腾出手来拿出手机,迅速将地址打出来,按照蜜儿告诉她的那个号码发送出去。

  安漠然见白之言没跟上,催促起来:“之言,快点,电梯门要开了。”

  “我来了。”白之言急跑了几步,电梯门刚好打开,两人进了电梯按了九楼。

  电梯停在九楼,两人朝着906室走去,白之言取了钥匙打开门,探着头细看里面的布置,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不算高贵的装潢,可是清新素雅,干净整洁,让人一看边可放松心情。

  安漠然推开白之言先一步走了进去,满意的点着头:“嗯,还不错嘛!看来陈叔还挺会找房子的。”

  白之言随后进了房间,虽然她对这房子也很满意吧!可是,她已经打定主意不住在这里,因此也没表现出任何热情,只是象征性的随意看了看,就走回沙发处坐下。

  安漠然则走到冰箱处,打开冰箱取了两瓶矿泉水走回沙发处坐下,递了一瓶在白之言面前,舒口气道:“喝水吧!”

  白之言连拧开水的心思都没有,望了望矿泉水,一心期盼着蜜儿安排的那些人能够尽快来,好配合她在安漠然面前演一场戏。

  w酷匠网Fv永久免vt费看$小.I说

  为了扯开话题,白之言又问了起来:“漠然,你哥和叶菁,在一起了多久?”

  “大概有四年吧!”安漠然回想着,这么多年过去,对于以前的事,记忆都有些模糊了。

  “那么久啊!”白之言心里五味杂陈,在安漠霖和叶菁在一起的那几年,她白之言与安漠霖来说,根本就是个路人甲。

  安漠然似乎看出她的心情不大痛快,于是嬉皮笑脸的说:“之言,叶菁对我哥来说,只是过去式,即使她回来了,在我哥心里的位置也早就没有了。你就不同了,你可是有很大机会的哦。”

  白之言努了努嘴,心不在焉的点了头,有些急躁起来,怎么那些人还不来?

  正着急间,房间里的门铃叮铃铃响了起来,白之言腾的站起身,问也不问就去开门。

  安漠然慌忙提醒:“之言,先看看是谁再开啊!”

  白之言哪里肯听,已经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是几个小混混打扮的男子,白之言看到那几个人,顿时懵了,艰难扯出一丝笑意道:“我欠你们的钱,不是已经还清了吗?”

  原来,这几人还是当初她在医院时遇到的那几个人,没想到蜜儿那么没远见,居然好巧不巧的请到这几个人。

  刺青男望了望室内的装潢,还有正在朝着白之言走来的安漠然,上下打量了白之言一眼,托着下颌深沉一笑道:“哟,这么些时日不见,你倒是越活越光鲜了啊!”

  白之言深吸口气,打起了暗语,问道:“你们认识蜜儿吗?”

  刺青男眼神中浮过一抹轻蔑的笑:“认识。”

  白之言于是再次深吸口气,“你们想干嘛?”

  后方的安漠然一听白之言这句话,立刻警惕的停在原地,翻出手机准备拨打报警电话。

  白之言暗暗冲刺青男使了个眼色,刺青男会意,一把将白之言推到在地,骂骂咧咧起来:“特么的,老子是来要账的,你们居然敢打电话报警,是不是活腻歪了?”

  说话间,他身后一个兄弟一起冲进了房内,刺青男一扬手,有两个人已经上前左右两侧抓住安漠然的手臂去抢手机。

  安漠然哪里受过这种惊吓,立刻惊慌的呼喊起来:“你们这些流氓,赶紧放开我,你们知道我哥是谁吗?谁要是敢动我,我哥绝对不会放过他!”

  刺青男冷笑着捏住安漠然的颌骨,说:“哟呵,怎么又是威胁,难不成你哥还能是公安局长?”

  安漠然下颌被捏的生疼,满眼都是泪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白之言迅速爬起来,使劲浑身解数将刺青男以及那两个男人推开,伸着双臂咬牙护在安漠然面前,厉声道:“你们别动她,有什么事冲着我来!”

  “我本来就是找你讨债的,你今天要是不还钱,我就把你家给砸了!”刺青男阴狠说着,嘿嘿冷笑:“白之言,我劝你还是赶紧换钱的好。”

  “我早就不欠你们了,你们这是在敲诈!”白之言忽然有些心虚,不会真的还有什么钱没还的吧!

  刺青男冷哼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承认,给我砸!”

  刺青男猛然一扬手,他的几个手下已经开始在整个房间走动,但凡看到能砸的东西都往地上摔,哗啦啦的器物碎裂声不停在房间内回荡。

  安漠然吓得胆战心惊,连着打了好几个冷颤,紧张的拉住白之言的手,小声急问:“之言,你到底欠他们多少钱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