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漠然认真道:“那怎么行,你以后可是要大红大紫的,而且,你靠的是自己的能力,又没有依靠谁。我哥都跟我说了,公司的冯导有意提携你,说你是个可塑性很强的艺人,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所以啊,公司绝对不会埋没了你。”

  “是这样吗?”白之言在脑中理了理关于真正白之言的那些记忆,记忆中,白之言的消费水准,买衣服从来都是不超过两三百。太寒酸,上不了台面;太贵,她也消费不起。

  更何况,家里还需要她接济。

  白之言脑中一恍,真正的白之言还有一个跟她的妈妈离异的赌鬼爸爸,那位爸爸,可是经常找白之言的要钱的讨债鬼。白之言懊丧的垂着头道:“我们,还是去买些便宜的衣服吧!”

  “不行,今天你得听我的,我呢,一定会帮你挑到满意的衣服的。”安漠然粲然一笑,吩咐道:“陈叔,开车,老地方。”

  安漠然所说的老地方,是一般人消费不起的一条高端品牌步行街,容尔街。

  白之言干脆也就不再吱声,只好任由安漠然安排。

  到了容尔街外,司机陈叔找了停车位等候,安漠然打开车门下了车,白之言则从另外一侧下车。

  安漠然不由分说,拉着白之言就往步行街里面走去。

  街道两边的商店都是装潢精致,衣服的标价基本都是四位数甚至朝上,白之言粗略算了一下,合着她那点工资连这里一整套的搭配都买不起,顿时心虚起来,步伐僵硬的随着安漠然进到了一家店子。

  她也不懂什么时尚,只任由着安漠然帮她挑选搭配,她只不停的试来试去,以确定衣服穿在身上的效果。

  晃晃悠悠逛了将近三个小时,白之言和安漠然两人提着大包小包出了最后一家店子,安漠然扬着手中的购物袋轻松伸展双臂,满意一笑:“满载而归,今天这街算是没白逛。”

  白之言心不在焉的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大包小包,撇了撇嘴没做声。

  安漠然边走边疑惑的问:“之言,你不高兴吗?”

  白之言认真看了眼安漠然,叹口气道:“默然,你总是这么帮我,我心里过意不去。”

  “没什么过意不去的,咱们说好做朋友的嘛!”安漠然一只手臂大方的搭在白之言肩膀上,一副哥俩好的姿态。

  白之言歉意道:“可是这样,我不是欠了你太多了吗?”

  “你说这些干什么?”安漠然不满的皱了眉:“我跟你说啊,我可是指望你俘虏我哥那颗冰山心的,我知道,你一定行的。”

  “为什么你觉得我一定行?”白之言纳闷起来,这安漠然哪来的自信认为她一定行的?虽然……她自认也一定有把握俘获安漠霖的心。

  安漠然看看她的眼睛,认真道:“因为这几年来,我哥从来没跟哪个女人亲近过,你就是个例外。”

  “那周漫呢?她不是很喜欢安漠霖吗?”白之言愈发觉得奇怪,既然两家是世交,为什么安漠然会不认可周漫?

  “她啊,跟我们从小就认识,人是不坏,就像一只骄傲的白天鹅。她也一直喜欢我哥,可是很明显,我哥根本一点不喜欢她。你想想,从小就认识,要是喜欢,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那……叶菁呢?”白之言迟疑着,到底还是问了出来。

  "酷FH匠网正版x首/发

  “叶菁的事,你怎么知道的?”安漠然小小吃了一惊,眼看着快走出步行街了,忽然驻足停下。

  “我听周洺说的。”白之言也不避讳,相反的,想清楚的了解安漠霖那些她所未曾踏足过的过去。

  “关于叶菁的事,从我爸去世之后,我哥就再也没有提起过。我哥和叶菁本来已经打算订婚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叶菁突然出国,之后就没了音信,后来听说她嫁给了一个美国人,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安漠然吐口气,郑重嘱咐:“之言,你千万不要在我哥面前提起叶菁,我倒是希望,我哥能彻底忘了叶菁这个人。”

  “她一定很漂亮吧!”白之言撅了撅嘴,暗想叶菁的样貌。

  “也不是,主要是因为他们是大学同学,叶菁虽然也算得上是校花,不过在我看来,还是你好看些。”安漠然没正经起来,咧着嘴冲白之言一笑。

  白之言眼珠转了转,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嬉笑道:“你这是在夸我呢!”

  “对啊,就是夸你。”安漠然认真的说着,扬了扬头道:“走吧!我现在跟你一起去你的住处,你也好有个属于自己的家。”

  白之言一听这话,顿时又焉了,怏怏不乐的跟在安漠然身后出了步行街,然后上车。

  陈叔开着车调转了方向,朝着安氏影业附近的那一片区域行驶。

  白之言支着额靠在窗户上,忽然,车窗外一只小蜜蜂擦着车窗飞行,白之言眼睛一亮,将车窗摇开一条缝,让蜜儿飞了进来。

  安漠然疑惑的忘了白之言一眼,问道:“之言,你在干什么?”

  白之言看向她,忙呵呵一笑“没什么,就是想透口气。”

  安漠然也就没再问,靠在车座背上玩起了手机。

  蜜儿悄然趴在白之言耳朵边,悄声说:“雪昙姐,我都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就是过来通知你一声,也把电话号码给你记了下来,等会到了地方,你发个讯息给那个号码的主人,到时候他们会尽快赶到。”

  白之言不方便说话,于是用腹语道:“你施法,把电话号码渡到我记忆中。”

  蜜儿点了点头,飞到白之言脑后,白光微微闪动,一串淡黄色的数字随着白光流转入白之言脑中。

  白之言眯了眯眼,再睁开眼时,将电话好号码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粲然一笑道:“蜜儿,好样的,干的不错。”

  白之言腹语刚说完,安漠然感觉到车中有嗡嗡声,疑惑着扭头查看,一看之下,立马紧张起来:“呀!之言,你脑袋后面有一只蜜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