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洺龇牙咧嘴揉了揉脸颊,随后抬眼,眼角眉梢又是带着风流的笑意:“我周洺从来不浪费生命,我还就非要摘下你这多带刺的玫瑰,你给我等着。”

  “好啊,等着就等着。”白之言满不在乎的应着,扬着眉,望着周洺气愤的摔门离去。

  化妆室另外两位女同胞瞪大了惊奇的眼望着白之言,其中一名身材高挑的姐妹忍不住忧心的开了口提醒:“白之言,你怎么能得罪周少呢?你不知道,周家在逸州市的地位排名也是在前五,钻石豪门啊!你刚才居然打了他一巴掌,万一他要是记恨,你还怎么在逸州市混下去啊!”

  “我啊,有的是办法混下去。总之,我不会依靠任何人。”白之言认真说着,笑看向那位女同胞:“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跟我说这些。”

  那位女同胞友善的点了点头,吐口气道:“不过你还是得注意点,以后少得罪这些个豪门贵族,他们在逸州市,那可是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

  “我知道的,谢谢你提醒。”白之言笑眯眯点了头。

  另外一名女同胞不屑的翻了个白眼,看向白之言道:“你还真有脸在这里说这种不依靠任何人的话,那你干嘛还会跟总裁扯上那些绯闻?”

  3看正版章#节上$酷If匠网?P

  “有吗?你自己打开手机看看,我倒是真想知道,那微博究竟在哪里?”白之言自得的挑了挑眉,朱泽已经把微博删除,看谁还敢拿微博说事。

  那名女同胞还真就抓起了手机,打开微博来翻看,这一翻之下,脸色瞬间一阵尴尬,拿着手机使劲的翻啊翻,愣是找不到那个头条,反而多出一条致歉的微博,如今下方的评论全部都是咒骂的言辞。

  白之言得意的笑了笑,舒口气道:“看到了吧!人家已经说了新闻是捏造出来的,照片也是合成的。”

  那名女同胞脸色白了白,再也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靠近白之言的那位女同胞倒是挺和气,白之言笑眯眯的问:“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陈瑜。”陈瑜同样笑眯眯说着,看了看手机时间,忙道:“快到中午了,我们等会一起出去吃吧!”

  白之言不好意思的挠挠鬓角说:“我就不去了,带了吃的,随便吃点就好。”

  陈瑜撇了撇嘴道:“你放心,我请客就好了。”

  “不是,我真的带了吃的了,为了杜绝浪费,我就不出去吃了。”白之言笑呵呵辩解着,她们才刚认识,她哪里好意思让人家请客。

  陈瑜失望的叹息一声,点头道:“那好吧!我就一个人去了啊!”

  白之言干巴巴笑着,目送陈瑜出了化妆室。

  另外一位女同胞傲娇的冷哼了一声,觑了白之言一眼,提醒道:“白之言,长点心眼,表面上对你好的人,不一定真的就是在对你好,说不定别人心里再打什么鬼主意呢!”

  “多谢提醒。”白之言故意拉长了音,对于这位女同胞的话显然有些不屑。

  女同胞垂眸,站起身理了理裙摆,道:“我叫许雅君,以后咱们都在一个工作室,从今天起,也算认识了。”说完,扭着腰肢离开了化妆室。

  白之言总算舒了口气,慢悠悠坐在靠椅上,又开始发愁午饭的着落,想来想去,也没个主意。而且,安漠霖说了她下午可以不用上班,等陈叔带着安漠然来公司接她就好,可是不填饱肚子,哪里有心思逛街啊!

  恹恹叹口气,白之言趴在化妆台上,无聊的开始数头发。

  八楼总裁办公室,周悦将叫来的外卖放在安漠霖桌上,恭谨道:“安总,这是您点的餐。”

  安漠霖手中钢笔放下,抬眼望向周悦,面色平静道:“你打个电话,另外点一份餐,送到二楼白之言所在的工作室。”

  “安总,您这是……”周悦有些不理解了,跟在安漠霖身边做秘书也有三年了,安漠霖一可从来没有让她为哪个女人点过餐,这实在是……令她无法理解。

  “她前段时间被人追债,现在身无分文,我作为公司的总裁,总不能看着她饿死在公司。在她结算演绎费之前,你记得每天帮她点餐就好。”

  “好的总裁,我明白了。”周悦点头应下。

  周悦正准备离开,安漠霖又开了口:“等等。”

  周悦疑惑的回了头,问道:“总裁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还是知会一下财务,把白之言的演艺费用先结算一半吧!”

  周悦愈发的不理解了,公司规定,每月结算一次演绎费,可如今离结算日还有二十天,公司也没有压薪水的制度,这结算一半,又怎么结?

  周悦犯了难,迟疑道:“安总,白之言之前受伤,有好几天都没有工作,后面也只接了一个小广告,还有就是几个不入流的角色,算起来,也没多少分成可拿。”

  安漠霖面不改色,平静道:“那就暂时不扣分成,全部结算出来,等到以后她接了片约或是广告,再从里面扣。”

  “是。”周悦答应的很勉强,也有些吃惊,安漠霖居然为了白之言而不顾公司的规章制度,这跟他平日雷厉风行,威严冷傲的作风实在不符。

  她不禁也觉得安漠霖对白之言可能真有了感情,可碍于自己只是下属,也不敢多问,转了身离开总裁办公室。

  出了办公室的门,周悦才舒口气,拨打了电话点餐,随后又打电话到财务,安排六楼财务处,按照安漠霖的吩咐给白之言结算薪水。

  在桌上恹恹趴了一阵,白之言唉声叹气的抚了抚开始打鼓的肚子,抱怨起来:“做人类真的太麻烦了,怎么动不动就会饿呢?”

  她话音刚落,化妆室门外已经站了一名送外卖的清秀小哥,客气的问:“请问,白之言是在这里吗?”

  白之言坐直了身子,打量了小哥一眼,疑惑道:“我就是白之言,你找我有事吗?”

  外卖小哥脸上漾出职业性的微笑,“这是有人为您点的外卖,已经付过钱了,还有这个,也是给您的。”

  外卖小哥另外一只背着的手伸了出来,竟是一朵艳丽的卡罗拉玫瑰,红玫瑰中的极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