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漠霖点了点头,淡声道:“也许,根本一点都不讨厌。”他的气息扑在白之言颈窝中,流转着专属于他的淡香,让本来就意乱神迷的白之言更加的想要靠近。

  白之言不由自主揽上他的颈项,一双眼带着淡淡笑意望进他眼眸深处,低声说:“安漠霖,在这里陪着我好吗?等我睡着,你再回去,可以吗?”

  “好,你睡吧!”安漠霖难得的语气温和。

  白之言这才松开手,闭上眼,靠近外侧的一只手紧抓着安漠霖的手,安心入睡。

  安漠霖难掩倦怠,望着她唇角淡淡的笑意,狭长浓密的羽睫,小巧柔嫩的脸,整颗心都被软化。等到白之言入睡,缓慢俯身在她额际印下一吻,直起身时,竟然惊异于刚才自己的行为,他这次真的是主动吻了她,而且是在她熟睡的时候。

  安漠霖微一蹙眉,站起身,脚步轻缓的出了白之言的房间,缓慢小心的将门关上。

  蜜儿停在窗台上,不由叹了一口气:“这下可好了,安漠霖恐怕是真的对她动心了。”

  蜜儿借着窗口缝隙飞到了外侧的蔷薇花上,窝在花朵中睡觉。

  这一夜,白之言睡的相当安稳,就连梦里都是香甜的气息,惬意安然的睡到一早,清晨阳光斜斜洒进窗子。

  蜜儿打了个旋飞到白之言面前,白之言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想起前一夜自己是被安漠霖抱进来的,眼角眉梢都染上笑意。

  蜜儿吐口气,忧虑道:“雪昙姐,你要再这么下去,恐怕会把自己逼的没有回头路。再说了,你虽然现在用的是人的身体,可你的灵魂到底还是妖,你勉强留在这里,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我现在不想管那么多,反正我现在还是人,过好人的生活就好。”白之言歪着头说完,起身准备去洗漱。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N

  忽听外面有人敲门:“白之言,该起来了。”

  白之言听出是安漠霖的声音,赶忙应声:“我马上就来。”说完,风风火火的冲到卫生间刷牙洗脸梳头,然后翻开衣柜,再次发懵。

  没衣服换啊!好抓狂。

  她懊恼的揉了揉头发,这才将昨天的衣服重新穿上,小心翼翼打开门,腼腆一笑,望着门口站着的安漠霖。

  安漠霖望了眼她身上的衣服,语调稍稍温和了一些,说:“今天下午,漠然会回来,到时候让她带你去挑几件衣服。”

  “可是,我没钱。”白之言的声音细小如蚊蚋,低着头羞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钱的事你不用担心,冯导已经给你安排了女二号的角色,过几天,你就要跟着摄制组离开,要是连换洗衣物都没有的话,别人恐怕会嘲笑安氏影业对公司艺人太吝啬。”安漠霖转了身,冷峻面容仍是没有任何变化,好像前一夜他那般的温柔都只是白之言的错觉。

  白之言愣了一瞬,步伐僵硬的跟在他身后下了楼。

  章芸心正坐在餐桌旁等待安漠霖下来吃早饭,一看到白之言又是从楼上下来,立刻大惊小怪的指着白之言质问起来:“你怎么又在我家?”

  白之言现在学的很是识趣,知道章芸心很是嫌弃她,自然是态度谦和,温婉一笑道:“阿姨好。”

  章芸心气鼓鼓的盯着她,咬牙道:“我跟你说啊!你昨晚住在这里,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今天,你必须要离开,必须要离开!听明白没有。”

  “阿姨,我……”白之言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毕竟自己在安家赖了那么多天了,要是再说什么自己有危险不能住在这里的话,恐怕章芸心和安漠霖也不会相信,于是眼珠一转,微笑道:“好,我今天就走。”

  章芸心这才稍稍放了心,转头看向安漠霖温和笑着:“漠霖,你和漫漫的事,怎么样了?”

  “妈,我现在还不想谈感情的事,您以后还是别管了。”安漠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牛奶,心情有些烦躁。

  章芸心脸上的笑意瞬间有些僵,勉强笑着道:“你也年纪不小了,还是早些考虑结婚的事吧!”

  安漠霖默不作声,只是面色平淡的吃着面前的早餐,随后站起身准备离开。

  餐桌两旁只剩白之言和章芸心两人,气氛瞬间显得不和谐起来。

  白之言仍是摆着笑脸,这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嘛!她只要足够客气,章芸心也不好多说什么。

  章芸心深吸口气,将餐具放下,冷着脸看向白之言,郑重道:“白之言,你给我听着,你别妄想你能进得了安家的门,只要有我在的一天,我绝对不会同意你和漠霖在一起的。我安家要娶,也得娶漫漫那样家世好的女孩,至于你,哪里配得上我们安家?”

  “阿姨,您这话,为什么不直接跟安漠霖说呢?”白之言也已经吃的差不多,抬眼时,眼眸中笑意淡淡,态度不卑不亢,随后又说:“我是出身不好,可我的出身不能牵制我的努力,您放心,我会努力去做一个配得上安漠霖的女人,到时候,自然就不算是我高攀了。”

  “就你那样的出身,怎么可能呢?”章芸心嗤笑一声,站起身,傲娇的转了身离开餐桌。

  白之言深吸口气,也拿了包包出门而去。

  安氏影业八楼,总裁办公室。

  安漠霖刚刚坐下,门外已经响起了叩门声,安漠霖靠着椅背斜坐着,淡声道:“请进。”

  秘书周悦拿着一份文件,踩着细高跟走近安漠霖面前。

  她将文件并一张支票一起放在办公桌上,舒口气道:“安总,时尚都市记者的那件事,已经解决了,而且,他并没有收支票。”

  安漠霖望了眼支票,蹙眉道:“是觉得钱少了吗?”

  “他的确是觉得钱少了,不过,他张口就要一千万,多少有些过份。”周悦回想起朱泽的漫天要价,仍是觉得心里不舒服,朱泽的行为和敲诈勒索还有什么区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