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儿翻了个白眼,无语了半晌,才道:“你有病啊!昨天还厚脸皮的往人家怀里钻,这怎么今天突然变得这么玻璃心了?”

  “可能是因为看到周漫和他在一起,所以觉得心里难受吧!”白之言静静蹲坐在门口一侧,不知何时,眼角有泪划过,竟濡湿在脸颊之上。

  蜜儿哀叹一声:“雪昙姐,你是不是想多了?安漠霖昨天不是说了他不喜欢周漫吗?”

  “谁知道呢!我刚才叫了他几次,他都不回头,说不定昨天是在跟周漫置气呢?”白之言抬手抹了抹眼泪,不争气的抽噎了一声。

  蜜儿不耐的飞旋一圈:“他在车里,有可能是没听到。”

  酷:匠9+网AS永L久U免k}费¤O看!小:X说

  “会是因为没听到?”白之言擦干了眼泪,望向安静的安家园子。

  “很有可能哦。”蜜儿认真说着,继而又道:“我进去帮你看看,看看安漠霖跟那个周漫有没有什么过于亲密的举动,免得你喜欢的人被别人给勾走了。”

  白之言神情恹恹,垂头丧气的趴伏在双膝上,不说话。

  蜜儿也不再理会她,直接朝着园子中飞去,从侧面的窗户缝钻进了室内。

  白之言看着蜜儿刚进了房子内,又是一道两眼的白光出现在白之言眼前,她抬手遮着光线,怔忡望着停在安家别墅门口的轿车。

  陈叔打开门,几步走到白之言面前。

  白之言仰着脸看着陈叔,恹恹道:“陈叔,有事吗?”

  陈叔吐口气说:“Boss给我打了电话,说是你在安家大门外,让我送你回你的住处,白小姐,上车吧!”

  “我哪也不去。”白之言别扭的扭过身,不满的轻哼一声。

  陈叔皱眉,劝慰道:“白小姐,不是我说你,你明知道自己身份地位跟声名显赫的安家配不上,干嘛还要这样为难自己?而且,太太一直希望Boss能找一个和安家门户相当的大家闺秀做儿媳妇,你跟Boss,是不可能的,你还是死心吧!”

  白之言正视着林叔,牵唇冷嗤一声,说:“我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吗?你们都以为我是在高攀安漠霖?”

  陈叔不耐的皱皱眉,说:“难道不是吗?”

  “我承认,我是喜欢安漠霖,可我白之言也不是那种会纠缠不休的人,我之所以还留在安家,是有别的原因。”

  陈叔疑惑问道:“你倒是说说,是什么别的原因?”

  白之言为难道:“这个,我不能告诉任何人,总之,我不会害安漠霖,这点陈叔你也应该明白。”

  陈叔郁闷的叹口气,又问:“这么说,你是不肯回自己的住处了吗?”

  白之言微咬着唇,肯定的点点头。

  陈叔无可奈何,叹口气道:“好吧,我先进去,试着跟Boss说说,看能不能让你继续住在这里。”

  “谢谢陈叔。”白之言眼神中透出一抹神采,眼神又变得清亮。

  陈叔勉为其难的一笑,重新上了车子,打开门进了园子。

  白之言耐着性子,继续蹲坐在一侧,满怀希冀的期待着安漠霖能让她进去。

  蜜儿飞进室内,随后翻飞停在客厅的艺术插花上,注视着客厅的动静。

  安漠霖和周漫面对面坐着,章芸心亲自拿了切好的水果拼盘放在桌上,热情的招呼:“漫漫,吃点水果吧!”

  “谢谢阿姨。”周漫很是知礼的道谢。

  章芸心满意的点着头,随后便离开,客厅只剩安漠霖和周漫两个人。

  周漫微笑望向安漠霖,问道:“过几天,我爸的公司有个聚会,你要不要去?”

  “到时候再说吧!如果有时间,我会去的。”安漠霖眸色平淡,回答的也有些敷衍。

  周漫脸上仍是挂着笑意:“你和白之言之间,是怎么回事?我知道你跟她之间肯定没什么,可是你为什么不跟媒体解释?”

  “这种事,越是解释,越说不清,我觉得,没必要跟媒体纠缠不清。”

  “那白之言呢?你打算怎么处理?难道还要让她继续留在公司吗?”周漫轻抿了唇,像是刻意在提醒安漠霖,白之言不该继续留下。

  安漠霖眉头皱了皱,淡声道:“冯导说过,白之言是哥可塑性很强的艺人,如果因为这些绯闻就毁约,万一她日后在别的公司发展起来,对于公司也是很大一个损失。”

  “可安氏在逸州市的影响力很强,如果你说不准让白之言在逸州发展,还有哪个演艺公司敢要她?”周漫说的急促,完全已经没了顾忌。

  安漠霖怀疑的盯着她说:“漫漫,你怎么变成这样?如果我这么做,白之言这一辈子都不会有出头之日,你觉得,我有必要做的那么绝吗?”

  周漫深吸口气,眼神含了委屈:“漠霖,你不会是对她有感情了吧?”

  “你想多了。”安漠霖不咸不淡说着,又道:“时间不早了,我让林叔送你回去。”

  周漫沉默下来,也不作声。

  这时,门铃响起,张婶赶忙去开门,进门的是陈叔。

  陈叔走到客厅正中,恭敬的低了低头道:“Boss,白小姐一直待在门口,我怎么劝她也不肯走。”

  安漠霖冷淡道:“那就让她在门口待一夜吧!明天再把她送回去。”

  “可是Boss,这虽然是夏天,我们这边的气候,半夜还是会冷的,您看,要不就让她在住一晚,也好过让她睡在路边。”

  “她自己答应过不再住下去的,没必要再让她继续住下去。”安漠霖站起身,看向陈叔道:“既然你过来了,就不用叫林叔了,你帮我把漫漫送回去。”

  陈叔闷声点了头,说:“周小姐,请跟我来吧!”

  周漫望着安漠霖一如既往冷峻的面容,虽然还是舍不得离开,可也没借口继续留在这里,只好转身跟着陈叔出了客厅的门,出了客厅的门,站在门口等林叔开车过来。

  蜜儿看完这边的情形,飞旋着从窗口钻了出去,朝着白之言所在的位置飞回。

  彼时,陈叔已经开了车到周漫面前。

  周漫正准备上车,忽而想到白之言还在门口,于是,踩着高跟鞋小跑着到了大门口,按了里面的电子锁,出了安家园子,。随后停在白之言面前,盛气凌人,居高临下的俯视这蹲坐在地的白之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