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白之言和周悦走远,朱泽才慢慢缓过神来,此时,他的手机正安安静静放置在桌上,他的神识渐渐恢复,摇了摇头皱眉,自言自语:“刚才怎么回事?怎么就剩我一个人了?”

  他抬起头张望着外面,早已不见了周悦和白之言的踪影,忽然觉得有些怪异,心中一寒,赶紧抓起手机结了账,匆忙离开。

  白之言与周悦走了一段距离,停在另外一家餐厅门口,周悦的态度和蔼了很多,微笑望向白之言道:“白之言,今天谢谢你帮忙,不如,我请你吃饭吧!”

  白之言大气一笑道:“你也不该跟我道谢的,毕竟,这件事还是因我而起,按理说,我早就该把这件事解决了的,可是一时之间忘了,这才麻烦你跑这一趟。”

  周悦歉意道:“以前,我总觉得你跟那些演员也没什么差别,就是想红,可是这一次,你竟然肯放弃这么好的爆红机会,是我误会了你,我跟你道歉。”

  “别这样嘛!咱们也算是同事,以后不计较就好了。”白之言摆了摆手,说:“你可以打电话给安漠霖交差了,我呢,也该回去了,咱们明天见。”

  周悦皱眉道:“你不吃饭吗?”

  “我还是先回去吧!”白之言暗暗吐了吐舌,万一要是回去晚了,肯定又会被所锁在安家大门外。

  按理说她离开安家也没所谓,可是红玉说了,蛊雕已经来到这里,她不能让蛊雕对安漠霖下手,而且,她也想守好镇魂珠。

  慌忙跟周悦道别之后,白之言迅速混入下班高峰期滚滚的人流之中。

  蜜儿在一旁说了起来:“白之言,你刚才明明使用的摄魂术,为什么要说是催眠术啊!”

  “你傻啊!我要说是摄魂术,要么没人信,要么把人吓死。我说是催眠术,别人就不会怀疑了啊!”

  “说的也是哦,反正你又不能说实话。”蜜儿点着头,因为人流太拥挤,干脆飞落在白之言肩膀上。

  终于回到安家别墅门外,白之言望着紧闭的大门,深深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蜜儿也同样叹了一口气道:“怪谁呢!人家都给你找好住处了,你还非要赖在这里。”

  白之言的鼻翼忽然动了动,轻嗅起来,皱眉疑惑道:“蜜儿,你有没有闻到什么特别的气味?”

  蜜儿肯定的回答:“我没闻到。”

  白之言却不死心,循着气味转了身往前方走去。

  走了一阵之后,白之言紧了紧掌心,肯定的说:“没错,是很浓重的妖气。”

  蜜儿浑身的蜜蜂毛立刻警惕的竖了起来,忐忑的问:“不会……这么快就找来了吧!”

  “不知道,我们跟去看看。”白之言放轻了步子,走到转角处,把自己隐藏在蔷薇花影处,借着雕花的扶栏望向另外一条路。

  一名身姿挺拔,着了一身宝蓝色西装的男子如鬼魅一般从白之言面前不远处走了过去,白之言的掌心竟然已经冒出冷汗,眼睁睁看着那名男子走开一段距离后,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那男子忽然回过头,本来正常的一张人脸瞬间变成似虎似豹的青面野兽头,尖长的耳朵,绿色的牙齿,俨然就是一只妖魔。

  白之言吓得背脊瘆凉,已经做好了应战的准备,可那男子只是阴恻恻一笑,转了身,继续走他的路。

  白之言使劲的揉了揉眼睛,深深怀疑自己刚才是产生了幻觉,可是毫无疑问,那妖气清晰的存在着,还没散尽,刚才的一切,绝对不是幻觉。

  蜜儿担忧起来,问道:“白之言,蛊雕怎么这么快就找来了?”

  “早晚的事,早找到晚找到,也没什么差别。再说了,红玉本来就知道安漠霖的家在这里,蛊雕会找来,一点不奇怪。”白之言说着,转了身重新走回安家别墅门口。

  蜜儿又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没什么打算,现在师父又不在,我只能先想办法守在安家,也好防范蛊雕会找到安家。”

  蜜儿忧心的点了点头,眼看着天色渐暗,白之言干脆在门口蹲下,只要自己不离开,总该是有人会给她开门的吧!

  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白之言已经饿的肚子直叫唤,眼前一道强光扫过,她赶忙眯着眼抬手遮住光线。

  停在安家门口的是安漠霖的车,司机林叔按了电子门的开关锁,开着车子直接就往园子里去。

  白之言腾的站起身,急急喊了一声:“安漠霖。”

  车窗紧闭,安漠霖听的不太清,白之言急了起来,继续喊着:“安漠霖。”

  车子从她身侧擦过,她这才注意到,周漫也在车上,正漾着恬淡笑意跟安漠霖在说话。

  白之言忽然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本来是打算继续喊下去,可是到了喉头的话,再也喊不出来,只是怔怔站在门口,眼睁睁看着大门再次关了起来。

  林叔刚才闪眼的瞬间,大概是看到了白之言,望了眼外面,深吸口气道:“Boss,我好像看到白小姐了。”

  安漠霖神色冷淡,问了起来:“陈叔没有给她安排好住处吗?”

  林叔点头,答道:“已经安排好了,只是一直没见白小姐人。老陈在公司外等了很久,没等到人,估计现在还在公司门外。”

  “那就不用管她,等会给陈叔打个电话,让他回来,把白之言送到安排的住处去就好。”安漠霖眉心微微一蹙,面色平淡的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看m正@,版章节上!D酷#◎匠网rn

  周漫脸上的笑意渐渐变淡,林叔已经下了车,恭敬的打开车门道:“周小姐,到了。”

  周漫微笑一点头,随后下了车。

  安漠霖也从另一侧下车,两人先进了别墅中,林叔这才开着车去往车库。

  白之言失神的望着周漫挽着安漠霖的手臂进了门,仍然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蜜儿在她面前飞旋了几圈,忧虑道:“白之言,你这是怎么了?”

  白之言苦涩一笑,叹息道:“蜜儿,你说,他是不是真的一点也不喜欢我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