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泽冷淡一笑,说:“那可是逸州市最大的新闻,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处理呢?”

  周悦从包里翻出来一张支票,递到朱泽手中,笑意冷沉:“两百万,希望朱先生尽快把微博删除,并且重新发一条微博,澄清这件事只是个误会。”

  “你说是误会就是误会吗?你要知道,这条微博也能给我带来利益,你说让我删除我就删除,是不是觉得这件事也太好解决了?”朱泽轻蔑的笑着,悠闲的执着咖啡杯喝了一口咖啡。

  周悦轻笑一声,说:“安总在一周的势力,你应该很清楚,安总这是在给你台阶下,如果连这个台阶你都不要,你觉得你在逸州市还待的下去吗?”

  “行啊,只要你们不怕我继续把事情闹大,随便。”朱泽扬了扬眉,两手一摊耸了耸肩。

  周悦脸上笑意凝固,深吸口气坐直身道:“这么说,你是不打算删除了吗?”

  “微博是我的没错,可是删不删除,也是我自己的事,这支票,还请周秘书收回,我——不需要。”朱泽将支票推了回去,挑了挑眉,不屑的撇了撇嘴。

  周悦深吸口气,正准备站起身离开,身后忽然响起一道清脆恬淡的说话声:“朱泽先生,你要是不收这张支票,恐怕会后悔的。”

  朱泽与周悦同时抬眼看去,没想到竟然会是白之言。

  周悦皱了皱眉,站起身走到白之言面前,压低了声音,皱眉说:“白之言,你赶紧走,你还嫌不够乱吗?”

  白之言被她推的往后退了几步,嫌弃的拍开她的手道:“我不是来添乱的,你放心,这件事交给我来解决就好。”

  “你?行吗?”周悦眼露疑色,生怕白之言再惹出什么更难解决的事来。

  白之言拍胸脯保证:“你放心,我要是解决不了这件事,我就自己离开公司,绝对不让你为难。”

  周悦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白之言这才走到朱泽对面坐下。

  周悦站在后方,深吸口气,她倒是真想看看,白之言究竟要怎么解决这件事。

  朱泽望见白之言坐下,轻笑道:“白小姐,你不是说,有事要找我吗?难道不是因为又有了什么大新闻?”

  白之言将桌上的支票拈了起来,提在手指上,支着腮趴在桌上,笑意深深望着朱泽,再次问了一遍:“这支票,你真的不要?”

  朱泽轻蔑的瞟了一眼支票,缓慢摇头:“不要。”

  白之言舒口气,又问:“是嫌钱少吗?”

  朱泽不做声,又是轻轻一笑。

  白之言深呼吸,继续道:“说吧!你想要多少?”

  朱泽扶着咖啡杯的手指瞬间停顿,抬了眼,望向白之言,伸出一根手指:“这个数,给了,我就把微博删了,不给,我绝对不会删。”

  “一千万,是吗?”白之言很是淡定的望着他,以确定答案。

  “没错。”朱泽倒也不害臊,说的很肯定。

  周悦心中有些不忿,走近前道:“朱先生,你这未免也太过分了些?只是一条微博,你这根本就是坐地起价,跟勒索也差不了多少。”

  朱泽牵唇冷笑:“东西在我这里,我当然有资格坐地起价。”

  周悦还要发作,白之言却抬手示意:“周秘书,你别插嘴,我保证今天一定能让你完美的交差。”

  周悦虽然还是不放心,可是自己实在也没办法答应朱泽无理的狮子大开口,只好心浮气躁的站在一旁等候。

  白之言拿起调制咖啡所用的勺子,在自己眼前摇晃起来,深沉一笑,望向朱泽道:“朱先生,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你要多少钱?”

  朱泽还真抬了头,紧盯着白之言的眼睛,再次重复了一遍:“一千万,没有一千万,这件事恐怕很难解决。”

  白之言眼睛之中透出一抹微亮的光,朱泽眼神一滞,原本神采奕奕的双眼瞬间变的空洞无神,茫然的望着白之言。

  白之言得意一笑,将调羹放下,问了起来:“朱先生,您刚才要多少钱来着?”

  “一千万。”朱泽的神情变得呆滞,说的话也带着机械性。

  蜜儿在一旁急躁起来:“白之言,你居然使用摄魂术,你小心被人发现啊!”

  看c正m9版章节,I上Q酷,匠;网

  白之言只当听不见,继续道:“朱泽,现在你听我的,钱呢,不要了,微博,你是一定要删除的。”

  “钱,我不要了,微博,我一定会删除的。”朱泽跟着白之言的指示说着,双眼黝黑,仍是不见神采。

  周悦已经看得呆了,大张着嘴,指着朱泽问白之言:“这……这是怎么回事?”

  “嘘,别出声。”白之言小声提醒着,确定周悦不会再打搅,才继续说下去:“现在,你拿出手机,找到照片和录音,把照片和录音先删了,记住,不能留底。”

  朱泽果然听话的取出了手机,眼睛呆滞的盯着手机翻找照片和录音文件。

  周悦凑近前一看,果然是偷拍的照片。

  还没等周悦细看,朱泽已经按了删除键,随后又翻出录音文件,机械的按了删除。

  白之言继续道:“现在,你打开微博,把里面的微博内容删除。”

  朱泽又是木木然点头,打开微博,把指定的那条微博删除。

  白之言松了口气,说:“重新发一条微博,说明之前的照片是合成,新闻是假的,诚心向所有人致歉。”

  朱泽仍是点头,按照白之言所说,重新发布了一条致歉微博。

  白之言彻底松了一口气,站起身,狡黠一笑,望向周悦道:“周秘书,你现在可以放心的回去交差了。”

  周悦惊诧不已的望着白之言,结结巴巴的问:“刚才……到底怎么回事?他怎么那么听话?”

  白之言粲然一笑,说:“我以前跟人学的催眠术,你不用担心,我们先走吧!他等会儿就恢复了。”

  周悦有些担心,指着朱泽问:“他不会有事吧!”

  “绝对不会有事的,你尽管放心就是。”白之言瞟了朱泽一眼,随后拉着周悦就往外面走:“我们快走,他醒了之后,应该什么都不记得,我们在这里的话,他会起疑心的。”

  周悦听白之言这么一说,连忙点了头,跟着白之言一起出了西餐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