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之言倒是不客气,两人找到了玫瑰园的入口,朝着玫瑰园里面走去。

  偌大的玫瑰园中,各色玫瑰争相斗艳,当真是美不胜收,绚丽夺目。

  白之言皱眉,挣开周洺的手,朝着玫瑰园深处走去,待远离了周洺之后,她一身淡蓝色裙子站在阳光下,整个人看起来干净素雅。她的脸上挂着灵动的笑,手指伸出,已有一只蝴蝶飞落在她指尖之上。

  周洺深吸口气,抓起相机迅速捕捉镜头,将这一幕抓拍下来。

  蜜儿在白之言耳边急躁的聒噪起来:“白之言,这里可是你吸取灵力的好地方,可是那个周洺在这里,恐怕不合适啊!”

  “没什么不合适的,我有办法。”白之言狡黠一笑,一弹指,扬眉道:“蜜儿,你帮我,只要这玫瑰园里起了风,周洺就会觉得这不过是巧合的自然现象,就不会多想。”

  “起风,这你可难住我了。”蜜儿翅膀一收,险些从半空跌落,继而赶忙又加快了翅膀的煽动,勉为其难的叹口气道:“好吧!我就勉强答应帮你。”

  白之言满意的点点头,蜜儿已经扑扇着翅膀飞往玫瑰园角落处,躲在一处蔷薇花荫下,落地幻化成人,飞旋的淡黄色裙裾流转出一朵绮丽的木芙蓉。

  白之言俯身,将手指穿梭在玫瑰花之中,两手暗暗结印,一阵白光顺着手边的玫瑰慢慢蔓延整个玫瑰园,常人自然是难以看到。

  蜜儿两手绾花,闭眼结出法印,掌心飞旋一推,隐身于半空之中,印结落下,覆盖了整个玫瑰园。

  )看!,正D版p。章?z节{#上\C酷“k匠9网

  空气中忽的无端起风,随着这一阵风起,满园飞舞着玫瑰花瓣。

  白之言站起身,双臂伸展,隐隐有淡红色灵力顺着她指尖白芒的牵引,往她的体内涌去,一时间,整座玫瑰园漫天花雨纷飞,美的恍如仙境。

  周洺惊异于突然出现这样的奇景,瞠目结舌的望着那个花丛中如同花仙子一样的女孩,拿好相机,以最快的速度不停抓拍。

  白之言只感觉到体内灵力越来越充沛,浑身像是充满了力量,唇角的笑意渐渐展绽开,灿如春花。

  蜜儿已经累的不行,“嘭”的一声又变回了原身,飞旋着近了白之言身侧,说着:“雪昙姐,差不多了,这风也要停了,你赶紧收了吧!”

  “好,我这就收。”白之言手指动了动,原本拥挤的淡红色灵力已经停下,她指尖的白芒也缓慢收起。

  周洺已经拿着相机走近,又是一个近景的抓拍,随后舒口气停在白之言面前,将相机中的照片翻开来看,似乎对于所拍的照片很满意,一直笑眯眯的点着头。

  白之言撇了撇嘴,转身朝着另外一处走去,周洺在后方喊了起来:“之言,你不想看看这些照片吗?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站在玫瑰花雨中,简直就像是花仙子一样。”

  “我说周洺,你想象力也太丰富了些吧!”白之言边走边不屑说着,手边抚着开的绚烂的各色玫瑰。

  周洺停下,手指用了一掐,折下一朵红玫瑰,拿着玫瑰一个箭步冲到白之言面前,很是绅士的低下头,诚恳的说:“白之言小姐,我觉得,你跟这玫瑰很般配,请你手下我送的花。”

  白之言扬了扬眉,望着他手中的花,皮笑肉不笑的说:“周少,这玫瑰,你还是别送了,我呢,不想收。”

  “我没别的意思,你就收下吧!再说了,这花都已经摘下来了,你总不能让我把它扔了吧!”

  “周洺,花也是有灵性的,你摘了也就算了,怎么能随便扔呢?”白之言心里有些不快,环着双臂忿忿盯着周洺。

  周洺唉声叹气的摇了摇头:“我把它摘下来,本来就是为了送给你,你不收,我又不能送给别人,所以只能扔掉了。”

  白之言冷哼了一声,这才不情不愿的接过他手中的玫瑰,扬了扬手说:“花我是收了,不过我是为了杜绝浪费,没有别的意思啊!你不要想多了。”

  “只要你肯收,也算是一个好的开始,不是吗?”

  “死皮赖脸。”白之言嘴角抽了抽。

  旁边的蜜儿鄙夷道:“你对安漠霖,不也是死皮赖脸吗?”

  白之言手掌扬起,又是要去打蜜儿。

  蜜儿长了心眼,这次又是灵巧躲过,可没想到白之言只虚晃的扬了扬手,直接朝着她躲的地方拍去。蜜儿再次毫不留情的撞了上去,直挺挺的跌落在地,眼冒金星的抱怨:“白之言,你好狠的心。”

  白之言讪然一笑,只当什么事也没发生,又转了方向朝着外面走去。

  周洺则深沉一笑,紧跟在她身后出了玫瑰园,随后走原路返回,重新回到木质的别墅小屋。

  林姐正捧着一本时尚杂志翻看,察觉到两人走了过来,这才将杂志放下来,笑意温婉的望向两人说:“周洺,白之言小姐,来坐吧!”

  白之言大大咧咧的在干净的玻璃桌旁坐下,一旁是一颗有些年头的银杏树,翠绿的扇形叶子在微风下轻轻摇动。

  白之言望了眼桌上的杂志,笑眯眯的问:“林姐在看什么书?”

  “也不是什么书,闲着无聊,用来打发时间的杂志,就是《时尚都市》。”

  “《时尚都市》?”白之言重复了一遍,忽然想起微博上的头条新新闻,今天她没有看到记者,一时竟然把这件事给忘了。可是那个朱泽,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刷新闻的机会。

  周洺看白之言忽然愣神起来,皱眉问:“之言,你在想什么?”

  白之言赶忙回过神,客气一笑,站起身道:“林姐,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事要办,要先离开了。有机会,我会再过来你这里玩的。”

  “这才刚坐下,怎么又急着走,好歹喝杯咖啡再走啊!”林姐蹙眉,心下也觉得白之言突然之间的反应有些古怪。

  “多谢林姐,不过,我真的有事要办,就先走了,我们下次再见。”说完,挪开椅子,挥了挥手说再见。

  周洺匆忙站起身急道道:“之言,我送你。”

  “不用了,我就在附近办些事,等会自己打车回去就好。”白之言大声说话间,已经小跑着远离了一段距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