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倒是没指望她这样,只不过,她也太狠了,不讨好我我也可以理解,可是竟然还敢踢我,你说她是怎么想的?”周洺手指支着下颌,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安漠霖轻笑出声:“你是说,她踢了你,踢了你哪里?”

  “呃……这个……”周洺面色有些尴尬,烦躁的摆了摆手道:“算了,不提了。”

  安漠霖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笑的更是止不住,戏谑问了一句:“不会是,踢了你那里吧!”

  周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俨然成了变色龙,不自在的别过头道:“别提这个了,就当翻篇了。我上来找你,是因为漫漫想让我帮她问些事。”

  安漠霖垂了眸子,吐口气说:“周洺,我不喜欢她,她应该明白。”

  周洺不耐烦起来:“话是这么说,可是你说自己忘了叶菁的,还说自己不喜欢白之言的,为什么昨天晚上漫漫去的时候,白之言还住在安家?还跟你那么亲密?”

  “昨晚,白之言出了点意外,我也是没办法,所以才带她回我家。”安漠霖想起前一晚发生的事,还是心有余悸。如果他再晚去那么一会儿,白之言就会出事,忽然就觉得揪心的疼。

  周洺慌忙问了起来:“她出了什么意外?”

  “为了她的声誉,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总之她最后安然无恙,不是挺好吗?”

  “漠霖,你真的,一点也不喜欢白之言吗?”周洺皱了眉,说不上来的,总觉得白之言和安漠霖之间应该不只是上司和员工那样的关系。

  “以后,我再跟你说。“安漠霖不愿多提,站起身道:“中午了,该吃饭了,我们出去吃吧!”

  “难得你舍得出去吃饭,我当然要奉陪。”周洺也站了起来,走到安漠霖身侧搭上他的肩,两人一同出了办公室的门。

  已经是到了中午,所有人都忙着出去吃饭,另有叫了外卖的,也在外面找了地方坐着吃饭。

  白之言饿的肚子咕噜咕噜叫,坐在安全通道的楼梯上,托着腮恹恹道:“蜜儿,我好饿啊!”

  “现在后悔了吧!早知道,你还不如让那个周少亲一下,一个月的饭都有着落了,现在可好了,你只能饿肚子了。”蜜儿故意戏谑说着,在白之言面前不停的扑扇翅膀。

  白之言扬手就要去拍她,蜜儿这次有了防备,轻易的躲了过去,望着她气呼呼的模样,笑了起来:“雪昙姐,我觉得你现在真的是混的很差劲啊!”

  “还不都是咱们那无良师父害的,简直是,太可恨了。”白之言咬了咬牙,拿出手机时,灵机一动,翻开通话记录,拨通了安漠霖的手机。

  此时的安漠霖,正跟周洺在一家西餐厅坐下,刚刚点完餐,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安漠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却是白之言的号码,迟疑了一阵,还是按了接通,听筒中传出白之言略带着委屈的说话声:“安漠霖,我好饿。”

  “你没钱吃饭吗?”安漠霖平静问着,心底隐隐有所触动,是不是,自己真的动了心,才会觉得心疼?

  “我没钱啊!我要是有钱,至于被别人追着要债吗?而且,昨天的饭也是周少请我的,我还欠着他呢!这次,不想再麻烦他了。”

  安漠霖深吸口气,冷笑一声:“不想麻烦他,就想麻烦我吗?”

  白之言哑然失声,片刻后,振振有词的说:“因为你是公司的总裁,我是公司的艺人,我要是在公司饿死了,别人肯定会说安氏影业待遇差,连艺人都能给饿死。”

  “你怎么那么多歪理?”安漠霖皱了皱眉,忽然之间,觉得白之言的确如周洺所说,似乎很有趣。

  《J更☆新$最(快}@上酷68匠网S

  “不管是不是歪理吧!总之,我现在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你要是不管,我就饿死算了。”

  安漠霖默了一阵,才道:“我在宣雅西餐厅,你过来吧!”随后直接按了挂断。

  周洺喝了一口柠檬水,望着安漠霖问:“刚才,是谁的电话?”

  “白之言的,她说没钱吃饭,很饿。”

  “我早就知道,她没钱吃饭,肯定要想办法解决,只是没想到,竟然又是找你解决。”周洺手指叩击在桌上,认真的说:“漠霖,你要是不喜欢她,就表个态,咱俩可是好哥们,不能因为女人闹翻了脸啊!”

  “她等会儿会来,你自己把握机会。”安漠霖也不明着说,只是觉得,自己不想说真的一点也不喜欢白之言,总觉得那样的话很违心。

  打完电话,白之言高兴的跳了起来:“蜜儿,他说让我过去诶!”

  蜜儿不屑的觑了她一眼,说:“不就请你吃顿饭吗?至于这么高兴?”

  “我就是这么高兴。”白之言调皮的吐了吐舌,迈开步子就往楼下跑。

  蜜儿紧跟在后方,一起出了安氏影业大楼。

  服务生已经开始上菜,白之言不顾形象的冲进西餐厅时,四下张望,这才在角落的位置看到安漠霖正面色冷峻的坐着。他的对面,很明显还有一个人。

  白之言缓慢走近前,这才看清安漠霖对面的人竟然是周洺,她发扬自己的厚脸皮精神,冲着周洺呵呵一笑:“周少,原来你也在啊!”

  周洺也不跟她计较,温和一笑道:“之言,请坐吧!”

  白之言望了望两人左右两侧的位置,琢磨着究竟该坐那一边,最后心一横,干脆在安漠霖身侧坐下。

  安漠霖略带嫌弃的往里侧挪了挪,神情一如往常的冷淡。

  周洺脸上浮起一抹不自在的笑,赶忙叫了服务生,贴心的为白之言点餐。

  白之言偷眼瞧着安漠霖的侧脸,他很安静的拿着刀叉用餐,就像那句话说的:一枚安静的美男子。

  白之言不由看的有些发愣,周洺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催促安漠霖:“漠霖,你不是还有很多工作要忙吗?”

  安漠霖已经吃的差不多,拿起侧面的餐巾擦了擦嘴,点头道:“等会你来结账就好,我先回公司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