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就该多历练历练。”冯导舒了口气,招手示意:“白之言,你过来。”

  白之言点了点头,下了台子走到冯导面前,脸上挂着谦和的笑容。

  冯导慎重说道:“我只给你这一次机会啊!你自己好好把握,记住,要让观众记住你,就要有自己的特色。”

  “多谢冯导提点。”白之言礼节性的鞠了个恭,然后又面对梁总鞠了个恭:“多谢梁总提携。”

  那梁总很是满意的点头:“你的底子不错,后面就要看你的演技了,一旦确定下来让你演,你就要跟着剧组离开,可要做好准备啊!”

  “我明白。”白之言笑眯眯应着,梁总已经转过头跟冯导说起话来,谈论的应该是剧本的问题。他们的旁边,还有一个打扮很是随意的女人,应该是编剧之类的。

  舒了一口气,白之言朝着外面走去,刚到了摄影棚外,眼前一道黑影挡了他的视线。

  她正准备骂哪个不长眼的挡了她的道,一抬头,却是嗤笑一声,望着来人:“周少,原来是你啊!”

  周洺邪笑道:“之言,你这样叫我,是不是太生分了?还是直接叫我周洺吧!”

  白之言伸出一根手指,抵着周洺的胸口嫌弃的往后退:“周少,咱俩没那么熟,顶多也就算是一饭之交。”

  `X更%新c最《快上u。酷匠网

  “一饭之交,这个听着有意思。”周洺邪肆一笑,拉住她的手指,扬了扬眉:“我可听说,你现在穷的连饭都吃不起来。”

  “谁……谁说的?”白之言有些心虚,到底是谁告诉周洺她穷的吃不起饭的?她要知道了,定会把那个人给活活撕了。

  周洺紧捏着她的手指,把她逼到墙角,低头睥睨着她一双灵动的眼,哂笑道:“白之言,咱俩做个交易,你让我吻你,我请你吃一个月的饭。”

  “你丫有病啊!你以为我为了一顿饭,要出卖自己的人格吗?”白之言气不打一处来,这周洺,是把她看成什么人了?居然说出这种话。

  “别生气嘛!听我说完。”周洺顿了顿,戏谑道:“漠霖呢,应该是不会喜欢你的,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我跟安漠霖应该也差不了多少,再说了,我对你,可是认真的。”

  “认真?我看你就是个花花公子。”白之言翻了个白眼,往侧面躲了躲。

  周洺英挺的眉宇微微一皱:“白之言,我可从来没有对谁这么认真过,你这样,可是在践踏我的真心啊!”

  “真心是什么东西?我没见过啊!你要是见了,就带我去看看。”

  “真心,当然在这里。”周洺拉着她的手,覆在自己心口之上,眼神带着淡淡忧郁:“之言,我可是真的爱上你了。”

  “神经病,咱俩才认识多大会儿啊!你要是觉得我欠了你饭钱的话,好说,等我拿到公工资,一定第一时间还给你。”白之言把手从他手中抽出来,一弯腰,从他的手臂下方钻了出去。

  周洺却忽然一个用力,制住她的手臂,将她抵在墙上,笑意深沉:“白之言,还没有哪个女人,能逃过我的手掌心的,你也一样逃不过。”

  “你想怎么样?”白之言双目几欲喷火,恨不得直接踹周洺两脚。

  周洺但笑不语,一双薄唇渐渐逼近她,眼神魅惑的像是下了蛊咒一样。

  可她白之言才不吃这一套,就在周洺的唇即将贴上她的唇之前,一只腿迅速抬起,借由膝关节猛地踹向周洺下体。

  剧烈的疼痛瞬间侵入大脑,周洺咬牙痛呼了一声,已经疼得脸色发白,弯下腰恨不得在地上打滚。

  白之言心底偷笑,却还是假惺惺的上前去扶周洺,略带担忧的询问着:“周少,您没事吧!要不要紧。”

  周洺憋屈的看了她一眼,深吸口气,笑的艰难:“白之言,你下手还真狠。”

  “什么下手狠,我做了什么吗?”白之言眨着一双清亮美目,打死不承认是她干的。

  周洺恼火的抬着手指指着白之言,艰难道:“你行,白之言,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自己心甘情愿送上床。”

  “周少这话说的,我有那么犯贱吗?”白之言翻了个白眼,心底还在偷笑。

  周洺再次深吸口气,说道:“我不是说你犯贱,是敢肯定,你一定会爱上我的。”

  “周少这自信哪来了?你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会喜欢你吗?”白之言扶着他站起了身,讪讪扬了扬眉。

  “你……”周洺气结,抬着手指指着白之言,指了半晌才吐出一句:“你给我等着。”说完,转了身,蛋疼的朝着电梯走去。

  白之言笑眯眯的冲着电梯招手:“周少,你自己小心点啊!”

  周洺被气的满肚子积压了火气,可奈何疼痛还没缓过去,也就没心思跟她计较,关了电梯门朝八楼行去。

  白之言看着电梯门关上之后,蹲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蜜儿简直是惊呆了,眨巴眨巴蜜蜂眼道:“白之言,你可真是下腿不留情啊!”

  “我在他身上,闻到的就是一股子脂粉气,一看他这种人就是经常跟女人打交道,绝对的花心大萝卜,我这是给他点颜色看看。”白之言笑了一阵,这才直起身,挑了挑眉一耸肩,随后朝着化妆室走回。

  是该准备收拾收拾,以后估计会有属于她另外的化妆室,再不用跟这些个女人勾心斗角。

  八楼总裁办公室,周洺身体上的疼痛渐渐缓解过来,烦躁不已的坐在安漠霖对面,一直不停的叹气:“你说那个白之言,她怎么就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呢?”

  “怎么就不一样了?”安漠霖奋笔疾书,在文件上做着批注,仍是头也不抬。

  周洺啧啧一声,继而道:“漠霖,你觉得,我长得帅吗?”

  安漠霖抬头瞟了他一眼,唇角牵出一抹淡笑:“你周少在上流社会圈子里的名声,谁会不知道。帅气多金的贵公子,周氏集团的下一任总裁,多少人往你床上送。所以,你现在是自信爆棚了,以为白之言也应该是这样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