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瑶山——位于神界与人界的通道之处,山中多住妖魔鬼怪,有一心修道的好妖,也有吃人不吐骨头的恶妖。

  不过,介于神界帝君的界令,上万年来,三界维持着平稳,青瑶山的妖也不敢冒犯人间领土,成为人界通往神界不可攀越的障碍,也同时稳定了神界的祥和平稳。

  此时,青瑶山之巅,断仙崖。和风细细,蔓草葱郁。

  正中的一块空地上,雪昙正拿着狗尾巴草蹲着,用狗尾巴草扫着地面数数:“一只,两只,三只……一百零五只,一百零六只……不对,又数错了。”

  雪昙烦躁的把地上的蚂蚁扫到一边,重新开始数。

  侧面大石上,一名身着黄衫的灵巧少女满头黑线的盯着雪昙,无奈道:“雪昙姐,你是有多无聊啊!雷劫将至,你就不能用心等等吗?”

  “等毛线,师父不是说我六根未断,这次估计过不了吗?”雪昙甩着手指中夹着的狗尾巴草,满不在意的说着。

  身为一只修炼一千多年的昙花妖,雪昙在青瑶山已经住了五百多年,今天,是她修炼成人满一千年的大日子,她要在断仙崖历天雷之劫,只要捱过雷劫,她就可以登临地仙,离神界又近了一步。

  可是她的师父文正道长对此很忧桑,说她尘缘未了,很有可能过不了,这让它本来就心虚的心更加没了信心。

  归根结底的原因,只有他们师徒三人知道。

  五百多年前,她和师父还有眼前的师妹小蜜蜂精——蜜儿,还住在青瑶山外的竹楼中。

  后来,雪昙遇上了一个人,当时雪昙为了救那个人,冒险偷盗青瑶山蛊雕凶兽的镇魂珠,因此跟那只上古凶兽结下了不小的梁子。要不是因为有文正的道法做庇护,估计蛊雕兽早就把雪昙给挫骨扬灰了。

  雪昙所救的那人伤势好了之后,在竹楼住了有些日子,两人日久生情,彼此倾心。

  可惜,人妖殊途,那个人更是帝王命格,文正为了避免雪昙酿出人妖两界的大祸,把她打昏后,带着她从青瑶山外搬到了青瑶山内,这事才算翻篇。

  至于那个人后来有没有去找过她,她已经不敢去想。

  不过,情根终归是情根,她不说,不代表她就忘了,天生乐观,古灵精怪的她,只是不想让师父觉得她没出息。

  仰天长叹一口气,头顶的天空忽然雷声滚滚,雪昙站起身,望着浓云密布的天空,吐槽起来:“卧槽,这是什么情况,看这天色,这雷不得把我劈死啊!”

  “雪昙姐,你赶紧的,别再吊儿郎当了成不。”蜜儿走近前,推着她到了正中的地方,同情的望着她道:“雪昙姐,你就安心的去吧!咱俩永远是一体的啊!你可一定得坚强的撑过去啊!”

  “我怎么听你这话说的我快死了一样?”雪昙不满的撇了撇嘴,随后用手遮着光线看向天雷滚滚的天空。

  轰隆隆的雷声从远天渐渐朝着这边清晰起来,本来微风习习的断仙崖顿时狂风大作。

  更新|r最快上V#酷◇B匠P网

  蜜儿道行低,只能幻化成人十分钟,被这狂风一吹,瞬间站不住脚,也瞬间被狂风吹得恢复了蜜蜂本体。她赶忙趴在石头背面,以免被风给吹的找不着北。

  雪昙深吸口气,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态度,两手灵巧的施法结印,周身白芒瞬间爆裂。

  与此同时,天空中一道惊雷噼啪啪打了下来,剧烈的雷击击在雪昙后背上,把她的痛的骨头都差点散架,忍不住再次吐槽:“上面那位,你是在公报私仇么?我跟你有仇么?”

  她话音刚落,身形还没稳住,又是一道惊雷轰隆隆打了下来,雪昙给击的猛吐了一口老血,眼前忽明忽暗的闪着星星,咬牙忍着疼继续接受雷击。

  可是此时,她脚下的地面忽然出现一个深黑不见底的漩涡,狂风肆虐,裹着枯枝腐叶一起带到了旋涡中。

  强劲的吸力让雪昙心头霍地一沉,望向蜜儿,扯着嗓子急问:“蜜儿,这什么情况,这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吧!”

  “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啊!”蜜儿也被漩涡给吸的站不住脚,嘤嘤嘤的哭了起来:“雪昙姐,我这次可要被你给连累死了啊!”

  “啊!救命啊!”雪昙足尖已经被吸进了旋涡中,她吓的尖叫起来,指头紧抠着外侧的泥土荒草不肯撒手。

  漩涡的吸力还在加大,雪昙惊恐的哭了起来:“师父啊!你倒是来救我啊!”

  “啊!”又是一声凄厉惨呼后,雪昙眼前猛一黑,被撕扯着吸进了旋涡,陷进无止境的黑暗中。

  蜜儿轻巧的本体也瞬间抓不住,漩涡猛力一收,将她也给连带着吸了进去。

  就在她被吸进去的最后一瞬,看到山顶上孤零零一株昙花,裹着花苞耷拉着叶子,竟然——是雪昙的本体。

  另外一侧,一名红衣女子从山石后方悄然走出,望着漩涡,眼神划过一抹阴毒,手指尖灵力旋动,化作一道红光,纵身跳入黑色的旋涡中。

  瓢泼般的大雨哗啦啦击打在山石上,漩涡迅猛一缩,在偌大的断仙崖消失的无影无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