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婊,好奇怪的词汇啊!什么意思,你在哪学来的?”蜜儿在白之言耳边聒噪不停,嗡嗡的惹人烦躁。

  白之言手掌抬起推了推蜜儿,嫌弃道:“你离我远点。”

  “我就不走,你赶紧给我解释解释绿茶婊是什么意思?”蜜儿不依不挠,对于这些新鲜词汇很是好奇。

  白之言望着面对面坐着的安漠霖和周漫,解释道:“就是外表看起来天真无辜,心地善良,实际上心机很重,喜欢卖弄的女孩,我理解的就是这样。”

  蜜儿噗哧笑出声,“为什么要这么形容?”“我不清楚啊!我就随便说说。”白之言转了转眼珠,继续盯着下面看。

  蜜儿这才闷闷的”哦“了一声,算是乖乖停下,落在楼梯扶手上。

  安漠霖望向周漫,淡淡说了一句:“要是没什么事,就早点回去休息吧!”

  “漠霖,都已经四年了,你为什么还是这样?她根本就不爱你,你干嘛为了她这么多年对谁都冷冷淡淡的?”周漫像是有一肚子的委屈,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激动。

  安漠霖沉着眉道:“漫漫,我不喜欢你,你没必要在我身上花心思。”

  “就是因为叶菁吗?她都已经背叛你了,你干嘛还惦记着她,真的有那个必要吗?”

  “跟她没关系,我已经把她忘了,但是我不会喜欢你。”安漠霖清冷的眸子里像是有一堆燃烧殆尽的火焰,摇摇晃晃,却又瞬间熄灭。

  周漫缓慢摇头:“你都没有试过,你怎么就知道你一定不会喜欢我?”

  “漫漫,我不想伤害你。”安漠霖微蹙了眉,望着她楚楚可怜的眼神。

  白之言指尖白芒一闪,已经解了隐身术,穿着一身睡衣往楼下走去。

  蜜儿急躁起来,慌张问道:“白之言,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帮帮安漠霖,把绿茶婊赶走。”白之言学着电视里人的妖娆姿态走路,很不自然的拿捏着姿势下了楼梯。

  到了楼下时,周漫的目光很成功的落在白之言身上,本来楚楚可怜的眼神一滞,皱眉带着敌意不客气的问:“她是谁?”

  “漠霖,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她呢?”白之言冲着安漠霖抛了个媚眼,眼神暧昧的朝着安漠霖身侧走,然后大大方方在安漠霖身侧坐下,瞥眼看向周漫时,在她眼神中看到一抹浓烈的火焰。

  此时,张婶已经端了水果放在桌上,章芸心随后跟着走来,一看白之言坐在安漠霖身侧,立刻不满起来,赶忙走到白之言身侧去拉她,不耐的说着:“白之言,你想干什么?你不是病了吗?为什么不老实待着休息?”说话间,使力去拉白之言。

  白之言咧嘴扯出一抹自以为最和善的微笑:“阿姨,我病已经好多了,漠霖在这里招待客人,我总不能就这么不讲礼貌的走了啊!”

  对面的周漫,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僵硬,看向章芸心,问道:“阿姨,这位是……”

  “她啊,是漠霖公司的……”

  章芸心正准备解释,却被安漠霖迅速打断:“妈,你早点回房休息吧!这里有我,你不用担心。”

  “是啊阿姨,有漠霖在,你还会担心待客不周吗?”白之言笑盈盈的拨开章芸心的手,随手两只手自然而然的圈上安漠霖的手臂,说着:“漠霖,你还没告诉我,这位是谁呢?”

  章芸心一脸尴尬,正准备继续说下去,安漠霖再次抢先开了口:“她叫周漫,你叫她漫漫就好。我们两家交情不错,也算是很好的朋友。”

  章芸心面部肌肉瞬间一僵,悻悻叹口气,最终还是无奈的摇摇头,不情不愿的转身上楼。

  周漫脸上原本堆上的笑意渐渐凝结,笑的越来越僵硬,问道:“漠霖,这位是……”

  不等安漠霖回答,白之言已经抢先回答:“我叫白之言,是安漠霖的现任女朋友,咱们今天第一次见面,以后就是朋友了,你叫我之言就好。”

  “原来你就是白之言。”周漫的脸色忽然有些发白,微拧着眉望向安漠霖道:“原来新闻上说的都是真的,漠霖,你真的喜欢她吗?”

  “喜不喜欢不要紧,以后会慢慢喜欢的。”安漠霖平静答着,眼神波澜不兴。

  周漫深吸空去,勉强一笑:“既然是这样,那我祝福你们。”说完,抓起自己的包包,满眼是泪的冲到门口,打开门迅速逃离安家。

  白之言得意洋洋的依靠在安漠霖肩膀处,眯眼微笑。

  “白之言,今天,谢谢你,不过,你该松开手了。”安漠霖蹙眉望了望她的手,挑眉,示意她离开。

  白之言撇嘴道:“别这么小气嘛!我累了,借我靠一会儿。”她眼下又贪恋他身上镇魂珠运转的灵气,靠在他身上,真的好舒服。

  安漠霖素来沉稳平静的眸子顿时惊涛骇浪肆虐,咬牙道:“白之言,你给我松手!”

  白之言听出他语气中隐忍的怒气,连忙举双手投降,嘿呵一笑:“安总,您别生气,我这不是为了配合您演戏吗?”

  +|酷匠网HI永久免,费*看小g说$

  安漠霖平息下怒气,恼火的将衬衫理了理,转身大步往楼上走。

  白之言在后方一直望着他进了书房之后,才舒口气,朝着楼上房间走回。

  蜜儿啧啧不已的跟在她身后感叹:“白之言啊白之言,你的脸皮可真厚。”

  “谁叫他上辈子辜负我的,这辈子我就缠着他。”白之言没皮没脸的说着,人已经进了房间,往舒适的大床上一躺,这会儿确实也累了,不知不觉沉睡过去。

  外面是晴空万里,安氏影业集团八楼,总裁办公室内,却是阴云密布。

  副导演心神忐忑的偷眼望着面色沉静坐在办公桌后方的安漠霖,安漠霖抬眼,眼神冰寒的如同寒潭:“说吧,多久了。”

  副导演干巴巴一笑,吞吞吐吐道:“总裁,您的意思,我没听懂。”

  安漠霖眸子中冷冽之光一闪,紧盯着副导演:“你可以听不懂,不过,你可以走了,我会安排财务,把你在这里的所有薪水一次性结清。以后,你就不要再出现在安氏大楼中,我不想再看见你。”

  “总裁,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改,而且昨天,真的是白之言勾引我的啊!”副导演贼心不死,仍是极力辩解。

  安漠霖着手开始翻阅文件,冷漠道:“按理说,我该把你送到公安局才对,可是这样一来,你这辈子就毁了。我这是给你留了个台阶下,至于走不走这个台阶,就看你自己了。如果你不走,那么,周秘书会尽快打电话报警,你如果觉得是白之言勾引你,自己去跟警察解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