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别跟我提文正,他早就不是我师父了!在我看来,他只有一个徒弟,就是你雪昙。”红玉面上有了愠色,飞身后退了几步。

  蜜儿斜斜瞟了她一眼,撇嘴道:“你是不是眼瞎啊,我也是文正的徒弟啊!”

  “你啊!一只不值一提的小蜜蜂,文正老道有没有你这个徒弟,有区别吗?”红玉嘲弄的挑了挑眉,稍稍往上飞升。

  蜜儿嘴角抽动了一下,恨不得冲上前把红玉给一顿胖揍,可是她的掂量好自己的斤两,她根本不是红玉的对手。

  白之言面色肃然,冷冷道:“既然你知道蛊雕在哪里,也请你转告他,无论如何,他都别想动镇魂珠,除非我死了。”

  “我说雪昙,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呢?那镇魂珠又不是你的,你何必这么费心守着?再说了,安漠霖早已不是当年的三皇子柳慎,柳慎已经死了,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不管他是柳慎还是安漠霖,镇魂珠,我守定了,你们谁也别想取走镇魂珠。”白之言干脆从床上坐起来,朝着窗口处走去,她的手背在身后,眼珠一转,暗暗开始结印。

  G最…新nJ章='节*上…o酷匠P网|`

  她不想跟红玉讲耐那些弃恶从善的大道理,讲再多也都是纯粹扯淡。

  红玉眼神暗了暗,心思一动,也开始暗中结印,准备趁着白之言走近,能够出其不意的下手。

  眼看着白之言离窗口越来越近,红玉掌心一抹红光迅速打出,与此同时,白之言手心白光也迅速打出。两人指尖流转出的灵力强烈冲击,气流翻旋的窗帘烈烈作响。

  蜜儿正忧心两人会打个不停,小声提醒起来:“雪昙姐,这里是安家,千万不能被人给发现了。”

  蜜儿话音刚落,时间到,“嘭”的一声回到原身。

  白之言郑重道:“我知道。”于是另外一只手重新结印,两印交叠。

  白光刺眼,红玉没料到白之言的灵力竟然比她高许多,被白光一冲,两只手臂忽的发麻,飞旋着直直往后退了许多。

  白之言得意扬眉,环着双臂道:“我忘了告诉你,我的法力早就恢复了,所以,刚才对不起咯。”

  红玉恼恨的咬着牙,两手又开始迅速结印,忽然,门口突兀的响起了敲门声:“白小姐,我可以进来么?”

  “可以,进来吧!”白之言大大方方应着,冲着红玉得意的一吐舌,重新钻回被窝中。

  叫门的是张婶,张婶端着托盘,将两样小菜并一碗稀红豆粥放在床头柜处,笑呵呵说着:“白小姐,安总吩咐的,说你病了,所以才让我把饭菜送过来。”

  “谢谢张婶。”白之言笑眯眯说着,眼角余光瞟了眼外面已经气的半死的红玉,继续得意。

  张婶叮嘱道:“那你赶紧趁热吃了,我等会过来收。”

  白之言再次道谢,张婶出了门,正准备关门,白之言急忙开口:“张婶,别关门了,不然等下房间里会有饭菜味散不出去。”

  张婶想想也是,于是点了头,“那好,就不关。”

  红玉气恼的等了白之言一眼,化作一阵红影飘飞离开。

  蜜儿扑棱着翅膀出去看了两眼,飞回来,长出了一口气说:“她真的走了。”

  “她不走,就是找死。她根本不是我的对手。”白之言在床沿坐下,拿了碗筷怡然自得的吃饭,张婶的手艺不错,一道青菜一道菇类,都很可口。

  很快吃饱饭,坐了一会后,白之言才站起身去洗澡,然后浑身香喷喷的躺回床上,开始苦恼了起来,问道:“蜜儿,你有没有办法让我可以继续留在安家啊?”

  “你不是一直都觉得自己很聪明吗?这种问题干嘛问我,我表示无能为力回答你的问题。”蜜儿在床头柜上落下,眼睛盯着白之言的方向。

  白之言忧心忡忡的望着天花板,唉声叹气,怎么事情会变的这么复杂?蛊雕要找安漠霖,想要对安漠霖下手,偏偏安漠霖还赶她走,这可怎么办才好。

  正一筹莫展时,张婶来收东西,楼下想起一道清亮好听的女子说话声。

  白之言纳闷的竖着耳朵,问张婶道:“张婶,下面是有客人来了吗?”

  张婶点点头,说:“也算不上是客人,是安家的世交,周家的小姐周漫。”

  白之言了然点了点头,回想之前章芸心对安漠霖说的一番话:“漫漫挺不错的,要不我安排一下,给你们订婚吧!”

  想必章芸心口中的漫漫,应该指的就是周漫。

  待张婶出门之后,白之言撇了撇嘴,不屑道:“蜜儿,我多了一个情敌诶。”

  “我仿佛嗅到了情敌的气息。”蜜儿吸吸鼻子,语调透着严肃,却听的白之言忍俊不禁。

  白之言憋住笑,站起身朝着门口走去,把门打开了一条缝,朝着楼下看去。

  刚好,安漠霖从书房往这边走来,经过她的门口时,瞥眼看到门开了一条缝,皱了皱眉道:“白之言,生病了就该好好休息。”

  白之言心虚的缩回了头,将门虚掩着,听着安漠霖下楼之后,才重新打开门缝朝外面看去。

  安漠霖下了楼,楼下站着一个身着淡橘色小洋装的漂亮女子,应该就是周漫。

  雪昙施了隐身术,从门里面穿行出来,站在楼梯边观望下方的情形。

  周漫看到安漠霖下了楼,漂亮的脸蛋上漾出温婉笑容,问了起来:“漠霖,我今天请你吃饭,你怎么没去?”

  安漠霖两手别在口袋中,坐下后,平静的说:“我今天公司临时有事,所以没去成。”

  一旁的章芸心忙笑呵呵说着:“是啊,漫漫,今天漠霖确实是有事,所以才没去。”

  周漫笑盈盈道:“没事,这次没去成,我们就明天去也好。”

  “也好。”安漠霖冷淡答着,不咸不淡的语气听到周漫心里,却是一阵一阵的凉。

  章芸心讪讪一笑,很识趣的站起身说:“我去让张婶准备些水果,你们两个先聊着。”

  周漫乖顺的点点头,一眼看去还真是个乖巧懂事的不得了的女孩,惹人怜爱。

  白之言托着腮,嘲弄的轻嗤一声,翻了个白眼:“绿茶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